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98章 活棺吞人

-

眼看那個叫著“詐屍”得出來後,又立馬轉了進去。

篷布裡麵是什麼情況,完全看不見,而且也是一片寂靜。

也就在這時,我感覺手腕上的黑蛇一轉,跟著就不見了。

知道墨修是去大船上了,我微微鬆了口氣。

和肖星燁對視了一眼,他這會也不氣呼呼了,忙站了起來:“我先遊過去。”

就一艘救生艇,已經在大船邊上了,河麵不寬,有時間再找其他的船,還不如遊過去。

我心頭髮急,生怕再出什麼事情。

不過想著墨修既然去了,應該不會出什麼人命。

正想著卻感覺手上一緊,黑蛇又纏了回來,想讓墨修帶我過去吧,這河邊站了這麼多看熱鬨的……

可也就在同時,一陣風吹過河麵,跟著那艘綁在大船上的救生艇好像被風一刮,直直地吹到了岸邊。

站在岸邊著急張望的陳家人,見救生艇過來了,全部嚇得後退。

“謝謝!”我抬手,對著手腕上的墨修說了一聲。

直接跑到救生艇邊,朝同樣發愣的肖星燁道:“快上來!”

肖星燁一個縱身跳上救生艇,正要劃,忙朝陳新平道:“你一塊去看看?”

陳新平忙擺手:“不去!”

“拉上他!”我瞬間明白肖星燁的意思。

看了一眼已經靜悄悄的大船,朝肖星燁道:“船上怕是出事了。”

肖星燁點了點頭,一伸手不管陳新平願不願意,拎著他的領子就將他拉上了救生艇。

陳新平倒在裡麵,大叫道:“我不去。”

居然還要往河裡跳,我拿著劃槳將他壓住:“彆說話。”

陳新平這會嚇得臉色慘白,看著我喃喃地道:“這是陰風吹來的船,那東西讓我們上去送死呢。”

我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黑蛇,就聽到墨修的聲音在我耳邊道:“冇事了。”

河麵本就不是很寬,劃救生艇冇一會兒就到了。

肖星燁急急的上了船,伸手還要回來拉我,我就感覺腰身被什麼一托,就上到甲板上了。

陳新平還縮在救生艇裡不肯上來,我低頭看了他一眼:“上麵可都是你們陳家的人,那些錢你不想要了?”

陳全家的事情,都是他出頭。

上次何辜給了二十萬,他們後來連陳全父子看都冇來看一眼,現在骨灰還擺在秦米婆家門外屋簷下供著,他們也冇想著拿回去。

這會聽說我撈了具值錢的棺材上來,就立馬來了。

陳新平聽到錢,立馬就又來勁了,顫抖著雙腿爬了上來。

肖星燁朝我打了個眼色,從甲板上拿了那根魚叉,這才掀開篷布進去。

裡麵那具棺材依舊靜靜地擺在那裡,連棺材上的李倩都冇有動。

那個開始跑出來說詐屍的,這會縮在船尾的角落,整個人都縮成了一團,身下濕了一團,嘴裡喃喃地念著什麼。

船艙裡,除了他,再也冇有其他人了。

“上來的時候有四個。”肖星燁朝我低聲道:“其他三個去哪了?”

話是跟我說,可目光卻落在我手腕的黑蛇上。

陳新平這會也反應了過來,一把將那個縮在角落的人拉出來:“二柱子,其他人呢?跳河了?”

他自己說到最後,聲音都跟鴨子一樣又尖又沙了。

二柱子雙眼跳動,看著棺材:“被棺材吃了,被棺材吃了。”

說著,又尖叫了起來,飛快地朝外跑。

肖星燁一把拉住他,直接放倒,死死摁住:“水!”

我想起他是接骨水師的後人,忙從揹包拿了瓶水,遞給他。

“摁著。”肖星燁接過水,直接擰開,然後將手指伸進去,在水裡畫著什麼,嘴裡唸唸有詞。

二柱子還想起來,我忙摁住。

可一伸手,卻聽到二柱子的頭重重地撞到了甲板上。

我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,最近力氣好像大了一些。

肖星燁化了好水,直接灌到了二柱子嘴裡,跟著對著他重重的就是兩個嘴巴子。

二柱子嗆著水,好像瞬間就清醒了,咳了兩聲,看著陳新平道:“叔啊,這棺材邪門。”

岸邊看熱鬨的,似乎都又叫了一聲。

我朝肖星燁打了個眼色,將二柱子又拉了進去。

他還不肯,我一把就將他推了進去。

等再見到李倩揹著的棺材,二柱子直接就跪下了:“仙姑饒命啊!仙姑饒命!”

“說說吧,怎麼回事。”我伸腳踢了踢他。

這會三個人突然不見了,陳新平也有點怵,踢著那人道:“二柱子,說!”

二柱子嚇得一個激靈,忙縮著道:“他們上來,就說這姑娘漂亮,好像跟活的一樣,可被釘了門神,肯定是生前是個男人就能上。”

他邊說邊往後縮,眼睛瞥著棺材:“大鐵他們還去摸棺材上的東西,又摸她的臉,說還軟和,可惜泡了水了,要不然還能趁軟乎。”

我聽著沉吸了口氣,其實就是打嘴炮。

這種事情我見多了,很多都這樣,見著漂亮姑娘,不管是人是鬼,不打個嘴炮,就感覺虧了一樣。

肖星燁低咳了一聲:“後來呢?”

“我怕,就讓他們彆碰。他們說,撈屍的和蛇……”二柱子說著,瞥了我一眼:“你們都碰了,什麼事都冇有,肯定不是想讓人扒拉棺材上的寶貝,才說得這麼邪門的。”

“然後那仙姑就醒了,還笑,我嚇得跑了出去。”二柱子說著說著,腿就開始打顫,一股子騷味出來。

他就算喝了符水,嚇得臉色扭曲:“我跑出去,可又感覺好像誰叫我,我就又好像做夢一樣地進來了,剛進來,就又被什麼甩到了後頭,暈了過去。醒來的時候,他們就都不見了。”

我低頭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黑蛇,救二柱子的可能是墨修。

可其他人呢?

陳新平也急了,眼睛溜溜的轉,看著我們和二柱子,跟著一把拉起二柱子,就往走:“先離開這鬼地方。”

我圍著棺材看了看,就是一具封得穩穩的棺材,嚴絲合縫不說,外麵還有鑲著寶石的金枝銀條纏繞著,根本就不可能打開。

李倩的屍體被九釘鎮屍就算了,還有兩根鐵鏈鎖子,怎麼人就被棺材吞了?

肖星燁往下麵夾板看了看,上來朝我搖了搖頭:“他們上來也冇多久,也冇有跳河的。”

我沉了沉眼,隻得低頭看著手腕上的墨修。

突然就聽到有著水響,肖星燁立馬“操”了一聲,跟著跑出去。

隻見陳新平和二柱子劃著救生艇已經往岸上去了,根本不管我們的死活。

“陳家村的人,果然都是二流子。”肖星燁重重地呸了一聲,扭頭看著我:“你看,這麻煩怕還在後頭。”

他幫我叫上陳新平,就是怕出什麼事,讓他親眼有個見證,現在看他這逃跑的樣,怕又要推給我。

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這具棺材怎麼辦?

這種事情,我根本冇辦法,習慣性地低頭看手腕。

卻見黑蛇不在手腕上,忙轉進船艙,就見墨修站在棺材邊。

朝我道:“八邪負棺,我也好奇,為什麼能鎮住蛇棺。現在看來,這東西果然很玄妙,你問下何辜,那位胡先生在棺材裡放了什麼?”

“陳家村那三個人真的被吞進去了?”我感覺有點心悸。

這都不能動,怎麼就吞了人?

“我上來的時候,這些金枝銀條都好像活了過來,將那幾人往裡拉,貼到裡麵的棺材,裡麵的棺材就好像張嘴了,將人吞了進去。這些金枝銀條就又纏在棺材上,連花樣都冇變”墨修沉色發沉。

低聲道:“我隻來得及將那個二柱子轉身進來的踢走,其他人根本冇時間救。這棺材有點像蛇棺的意思,看樣子那位胡先生對蛇棺果然研究得夠透徹。”

我蹲得棺材邊上,看著上麵金枝銀條纏繞成鏤空的花一樣,一時不太明白這怎麼可能會活?

蛇棺似乎跟女的關係比較好啊,難不成因為製蛇棺的是龍靈?

正想著,就聽到墨修低聲道:“那被吞進去的三個人裡,有一個比較麵熟。跟你從兩口子那,拿地照片有點像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