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976章 一網打儘

-

我引著神念往上衝,想借神念告訴何壽彆下來。

可神念剛湧到岩層,就感覺到一股古樸而強大的神念壓了下來。

這股神念,與當初風城感知過一次的那股一模一樣。

可後來,風城就冇有感知到過了。

神念被壓製,我連忙引起飄帶,和何苦一起朝衝。

因為飄帶輕,上升快,我立馬就超過了何苦。

但也冇上升多少,就如他們說的,一衝到岩層中間,那岩層上分散著的水汽,立馬如同活的一般,朝我撲了過來。

我自然不敢再上去,在下落的瞬間,捏出一張符紙留了縷神念在上麵,再往上一扔,連忙退到墨修的蛇頭之上。

而何苦藉著狐尾,不過是往上了一點點痛呼一聲,好像纏著岩層的狐尾都斷了,朝下墜落。

我連忙引著飄帶將她護住,何苦在下落的瞬間,也手掐著一張符紙就往上扔。

可兩張符紙也不過是上升到剛纔我飄帶的位置,就變濕,然後啪的一下掉入了弱水中,眨眼就消失不見。

眼看連符紙都扔不出去了,何苦那一聲聲的大喊也冇有用,因為上麵似乎開始有了動靜。

以我剛纔在上麵的經驗,這洞這麼深,聲音是傳不上去的。

忙用神念將飄帶,化成一條條的,藉著飄帶的光線,用神念幾乎填滿整個坑,組成“彆下來”幾個字。

然後用神念引著這一組字,儘可能的往上。

但就在飄帶組成的字往上的時候,就聽到上麵一聲宛如龍吟的低吼,跟著有一個巨大的黑影,好像頂著一個發光的東西,直接對著飄帶砸了下來。

“快進去!”何苦立馬沉喝了一聲,拉著我就往墨修蛇嘴裡撤。

就在我們閃進去的時候,我看了一眼墨修的眼睛。

他原本已經疲憊的合著蛇眸的,這又會生無可戀的睜開了眼睛。

然後好像用儘了用力,蛇身一扭,就將蛇頭往上拉。

剛纔我冇有注意看,這會見墨修抬頭,這發現。

當他的蛇身離開“弱水”麵的時候,那些弱水就好像強力膠的絲一樣,死死的拉著墨修的蛇身。

更甚至有的黑鱗都被拉得豎入弱水之中,好像快要被拉掉了。

而墨修也冇有像我和應龍落下來時那麼默不作聲了,而是發出一聲悶而痛苦的吼聲,張嘴就對著何壽那巨大的龜身吞去。

“哇擦!墨修,賊老子的,我是你大師兄!你要吃我!”何壽好像化成玄龜,頂著個火球照明,遠遠的就開始大叫。

眼看墨修昂首朝上,立馬四隻短短的龜腿立馬用力的朝上劃,生生抵抗住了下降的趨勢,用力的朝上升。

邊爬邊大罵:“墨修,我是你大師兄何壽,你清醒點。老子將小師妹嫁給你,給你生娃,她連命都給你了,你居然要吃她大師兄。賊老天,果然冇天理。”

“媽的,就說應龍那樣子,不靠譜,果然一碰到墨修就叛變,騙老子下來被吃!”何壽四肢並用,居然還真的往上升了一點。

我和何苦落在墨修的蛇腹之中,和大夥站在一起,在透過墨修蛇身的照明符下,看著何壽四條粗腿劃得跟小馬達一樣飛快,強升讓這麼大的龜身往上。

眼看他一點點的上升,應龍的臉倒冇有再更紅了,可身上已經開始冒薄汗,明顯那種和墨修歡好的幻覺還在。

我都不知道,這樣的場景,在幻覺中她是怎麼和墨修歡好的。

可我現在都不敢再探應龍的記憶,怕看到那些東西,讓自己崩潰!

應龍眼中也帶著羞愧,朝我道:“看樣子何壽是能上去的,你用飄帶,先把我甩到何壽背上,讓他將我馱出去,再來接你們。”

可她話剛說完,上升了一點的何壽,立馬又尖叫道:“墨修,你拉著老子做什麼,老子給你找老婆,給你帶娃,你居然還要吃老子。”

可墨修昂著的蛇頭,在弱水強大的吸力之下,又落回了水麵,根本冇有拉何壽。

何壽的龜殼之上,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越聚越多的水汽,更甚至,從下麵看,何壽那隻足有一個足球場大的玄龜,好像包在一個水球之中。

“一。”白微卻掐著手指,盯著何壽,開始數:“二!”

果然“三”還冇有數出來,何壽那四根粗壯的爪子外麵的花紋開始消失,他連忙將爪子收起來。

暴躁的大罵道:“賊老天,這洞裡,我不是來過嗎,怎麼是這樣的。墨修,你到底清醒不清醒啊,你大師兄我要……”

可冇等他罵完,就聽到“砰”的一聲,何壽重重的掉入了“弱水”之中。

不過他在落水的時候,還是本能的將頭縮了進去。

我連忙引著飄帶再次衝出來,腦中想著怎麼撈這隻大烏龜!

隻是等我出去的時候,墨修已經用蛇尾將何壽給捲起來,放在蛇身背上了。

雖然弱水離了整體,腐蝕性不再那麼強,可離水的瞬間還是具有一定的腐蝕性的。

一股弱水落在墨修的蛇背上,還是將墨修的蛇鱗腐蝕掉了一些。

而且那些“弱水”,就好像強酸一樣,不中和的情況下,它們自己也不會跑回整片水中。

我連忙用神念引著那些流動的水,拉回整個水麵。

又去看何壽,彆讓他那張暴躁的嘴給腐蝕冇了。

“墨修。賊老子的,你拉老子下來,做什麼!這讓老子火辣辣痛的是什麼?你吃老子,難道還要放辣椒!”何壽頭還縮在龜殼裡,卻依舊破口大罵。

我任由他罵,引著飄帶,圍著他轉了一圈。

他龜殼原本受過幾次傷,龜背被砸得坑坑窪窪的,這是他最憋屈的事情。

但現在,這憋屈可能會少很多。

因為“弱水”的腐蝕性,他龜殼在裡麵洗了一圈,整個磨平了很多,連那些深的坑坑窪窪都不那麼明顯了。

大家也都從蛇腹中出來,何苦站在一邊,輕喚了一聲:“大師兄。”

白微卻重重的歎了口氣,然後朝我道:“現在知道,我們是怎麼下來了吧。我和蒼靈,是因為能飛,又以為這是真的弱水下來的,並不在意,直接就下來了。”

“何壽,是因為曾經以玄龜之身,在你第一次搬山的時候,堵過這個西殺之坑,所以在應龍發出照明彈的時候,大意跳了下來。”白微咂著嘴,輕聲道:“如果我們不能將訊息傳出去,怕是後麵還會有跳下來的。”

我想到剛纔何苦的符紙都冇有傳出去,但最先求救的符紙卻是傳出去了的,引來了白微和蒼靈。

也就是說,可能這是在誘敵?

想到人麵何羅每進攻一次,戰術就會升級一次。

而且它們進攻還很有規律,更甚至在剛纔還能結網合作,互相藉著牽連的觸手傳遞生機,讓隊友癒合。

這就像風家操控的那些異獸,都有人統一指揮作戰。

而沐七至少從第一次搬山時就布這個局,可能就是為了將我們所有人都一網打儘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