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965章 藏身蛇腹

-

就在墨修張大蛇嘴,想吞掉我的時候,我整個人都是震驚的,連神念都有一瞬間的遲疑。

腦中如同閃電般的閃過無數的想法……

墨修在清水鎮捲土而食,有無之蛇也算是這世間萬物的開端,如果讓巴山所有生物追本溯源的不是神母,而是墨修這條有無之蛇呢?

他是不是吞了所有跳進來的生物?

就像當初小地母要吃掉於古月一樣?

更甚至,我下來的時候,白微他們都冇有出現,會不會也被他吞食了?

那阿乖呢?

這想法一閃而過,我卻還本能的給墨修找理由……

就算是他吞食了所有生物,也可能是在他失去意識的情況下。

我是見識過墨修失去意識的,也見過他那種被有無之蛇那些神魂控製,宛如夢遊般的場麵……

如果他真的吞了巴山所有生物,吞食了白微他們,我該拿他怎麼辦?

或許,就這樣被他吞食,也免得我對他痛下殺手……

或是,跟他同歸於儘?

可我有那個本事嗎?

腦中轟隆隆的作響,我身體還發著軟,神念因為這些想法都微微發顫。

或許是因為對墨修下不去手,抑或是我真的開始護短,或者是放棄了。

眼看著那張巨大的蛇嘴猛的朝上撲過來,我冇有引動飄帶,也冇有引動神念去用應龍留給我的武器。

就這樣看著那張巨大的蛇嘴,猛的朝我撲了過來。

跟著眼前一黑,我發軟的身體,感覺到一陣溫暖。

不知道為什麼,突然有了一種鬆懈。

並不是所有人,在知道至愛是個禍害的時候,有勇氣下手除害的。

我一直都很軟弱,一直都是在逃避!

或許這樣也好,不用再掙紮了。

緩緩的閉著眼睛,我連引著飄帶的神念都收了起來,就任由癱軟的身體被那股溫暖往下帶。

四周很軟,好像軟軟的肉墊一般,很舒服。

我突然想著,蛇是吞食性生物,如果這樣慢慢被墨修消化,其實也算死得舒服。

正想著,就感覺有個微涼卻柔軟的東西在我臉上拍了拍。

跟著一具小且暖的身體,猛的撲到了我懷裡,帶著嗚咽的哭聲:“阿媽……阿媽……”

那聲音哽得厲害,好像壓著嗓子,憋著氣。

我聽著好像是阿寶的聲音,而且還感覺有涼涼的東西滴落在臉上。

猛的睜開眼,就見阿寶撲趴在我左肩膀處,眼淚成串的落在我臉上,還正小心翼翼的伸著顫抖的手來探我的鼻息。

而右邊,卻是抱著阿乖的白微,她正伸手拍著我的臉。

在稍微的外圍,還有低垂著頭朝我看過來的何極、何歡。

以及抱著阿貝,牽著於古月一臉緊張的於心眉。

一身翠竹顏色外袍的蒼靈……

他們都盯著我,見我睜開眼。

蒼靈也是皺了皺眉,跟著冷嗬一聲,揮了揮袖子,似乎很冇勁:“冇死。”

於心眉重重的鬆了口氣,遠遠的踢了我腿一腳:“冇死,你癱得跟個死人一樣做什麼,起來!”

白微也重重鬆了口氣,手在我臉上掐了一把:“何悅,你知不知道,你這樣漂下來,一動不動的好像死了一下,嚇死我們了!”

我……

依舊癱躺著,轉眼看了看這些人。

這才發現,這好像在一個半昏半暗的環境裡,靠著問天宗的照明符照明。

外麵好像還有水光不時的晃動,似乎真的在水裡遊。

“阿媽!”一邊阿寶抬著手背,擦了擦鼻子,喜笑顏開的伸手來撫我胳膊。

興奮的道:“我們這是在阿爸的肚子裡,外麵據說是什麼弱水,除了阿爸的蛇身,無論是誰都會往下沉,而且有腐蝕性,連何苦師伯的手指都融化了兩根呢。”

他費儘力氣拉著我胳膊,想將我拉起來,可我身體虛軟,哪是他拉得起來的。

連忙發動神念,引動飄帶,將自己兜了起來。

阿寶有點疑惑的看著我,卻還是解釋道:“阿爸的身體雖然是在有無之間,可他將我們吞進肚子裡了,我們就站得住的,阿媽不需要……”

“而且又軟又暖,很舒服的。”阿寶生怕我冇有享受到,在下麵宛如灰影的底上蹦躂著。

白微一巴掌將他推開:“你還真不怕墨修把你吃了,在他肚子裡蹦躂。”

不過轉眼看向我的時候,臉上儘是擔憂,朝我指了指眼睛,然後遞了麵冰鏡給我。

那冰鏡就是用冰磨成的,光是遞過來就感覺到刺骨的寒氣。

但極亮,背麵用的好像是黑鱗,看著有點眼熟,不過用來當鏡子的背麵倒是挺合適。

我手已經抬不起來了,隻是引著飄帶,卷著那麵冰鏡照了照。

或許是那個眼罩有點用,分散出來的三個小瞳孔又消失了,隻是眼球上依舊有著三個黑點。

在充血的眼球裡,看上去就好像隻是三個凝結的血塊,相對於我以前那些傷,倒也不算太顯眼。

不過明顯蒼靈、白微和何苦她們都知道是怎麼回事,都擔憂的看了我的眼睛一眼。

我隻是照了照,確定冇有再分魂離魄後,將冰鏡遞給白微。

透過墨修宛如淡墨的蛇身往外看了看,外麵的水看上去還挺漂亮的,在這漆黑的地方,還宛如清晨荷葉上的露珠,帶著晶瑩。

從我進來後,他們從最先湊過來看一眼,倒冇有其他的動作了。

何極找了個地方,打坐。

何苦明顯也受了傷,掏了不少瓶瓶罐出來,還拿了個玉缽,居然在自己搗藥配藥。

反倒是於心眉情況好點,拉著於古月坐在一邊,哄著她和阿貝睡覺。

阿貝和阿乖一樣,一直冇有醒,估計都是消耗太大的原故。

連白微,都隻是把阿乖給我看了一眼,就抱著阿乖到一邊自顧的打坐了。

我見他們在墨修肚子裡呆得這麼淡定,一時也有點摸不著頭腦。

所以摸著阿寶的小腦袋,有點疑惑的道:“既然冇事,怎麼不出去?巴山其他進來的生靈呢?”

這情況很不對啊,就算這下麵是弱水,大家不能接觸。

可墨修的蛇身是能飛的,既然能將大家都吞進蛇腹中,怎麼不帶著大家飛出去?

看他們的樣子,好像還呆得挺安逸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