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919章 時間往複

-

[]

我不知道應龍為什麼突然又來了清水鎮,可墨修看她的目光很……意味不明。

可原先,他見到應龍,都要強行將頭扭開的。

這會九尾以身相比,他知道自己看的是什麼了,反倒目不轉睛?

應龍表麵上翻著書,可墨修這麼明顯的目光,不可能冇有感覺的。

卻還是自顧的翻著書,那雙桃花眼卻越來越眯了。

眯成那樣,也不知道她還能不能看清書上的字。

白微一手抱著阿乖,一手抱著阿貝,一直站在旁邊盯著墨修和應龍,估計是監視他們。

見我回來,摟著兩個孩子,朝我道:“孩子冇事,我先避一避。狗血到辣眼睛!”

何苦低咳了一聲,拍著我肩膀道:“我去看一下孩子,有事你到那邊來找我。白微雖然單純,可三觀還是挺正的。”

有何苦這一咳,墨修纔將那意味不明的目光收回來。

慢慢站起來:“先洗洗,我給你做飯。”

意思是,任由應龍在這竹屋裡亂晃?

我突然有點不太理解墨修的腦迴路了,但我有過被龍靈那條情絲蛇纏繞的經驗,知道有時候感情也不一定是真的。

而且一旦被操控,就不是自己能控製的。

壓製住情緒,從應龍旁邊的門進入竹屋:“怎麼來了?霓裳門的事情解決得怎麼樣了?”

我打了一架,身上還沾著一些灰啊,還著焦味,尤其是黑髮,又長了很多。

身體惡露雖然冇有前幾天厲害,可剛纔動作太大,還是有著血流如注的感覺。

一邊問著話,一邊往屋裡拿要換洗的衣服,以及護理用品。

“要一個餌才能引出一個祭壇,哪有這麼快。不過何辜和胡先生能力確實很強,已經有了更完善的辦法了。”應龍將書翻得唰唰作響。

聲音沉朗的道:“我挺忙的,是墨修直接將我拉過來的。”

我冇想到是這樣,拿著東西轉身,看著應龍道:“他找你有事?”

這還是主動找人家過來的?

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應龍翻著書,成熟的臉上帶著不解:“他直接用瞬移將我帶到了這裡,然後丟了一堆書給我,讓我自己看。”

“就像你剛纔看到的那樣,我看書,他就坐在旁邊看我,一句話也不說,嚇人得很。”應龍咂了咂舌頭。

桃花眼中卻閃了閃異樣的光芒:“雖然我看到他的時候,腦中好像總閃過什麼記憶,就好像……”

“前世見過墨修。”我抱著衣服,靠著竹牆:“看到了什麼?”

“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,而且很親密。”應龍卻朝我搖了搖頭:“這種就不要再討論了。但我想,墨修肯定也有相同的感覺。我能感覺到他看我的眼神變化,所以這點是能肯定的。”

“而且我們相處的時候越久,那種感覺就越強。”應龍嗤笑一聲,將手裡的書放下來:“估計他也是因為這個,纔將我帶回來的。”

“不過他終究是條蛇啊,剛纔那樣看著我,就好像我是他的獵物一樣。我真的很怕他把我給吞了!”應龍拍了拍腰間。

將腿一伸,拍了拍大腿側:“我連東西都準備好了。”

我隻是低笑一聲,掃過墨修丟給她的書:“我先去洗洗,你慢慢看。”

那些書都是墨修清理出來給我看的,簡體古籍。

當初我腦中覺醒了那條本體蛇和龍靈相處的記憶,總是聽到那條本體蛇的耳語,看書的時候,那種感覺更明顯。

墨修估計是想用這個辦法,讓應龍想起來什麼。

可我用神念探嚮應龍的時候,她確實是個普通人,英姿颯爽的那種。

如果應龍真的和她的代號一樣,是什麼天帝太一之妃,那她就不可能落入什麼龍組,早就被風家給帶走了。

畢竟風家不可能將一個這麼厲害的人物,放在普通人中間。

墨修確實也隻是一道蛇影,不可能有前世……

但那混亂的情感和記憶,到底是怎麼來的?

而且聽九尾的意思,她也能看到。

估計這又是她們設下的一個局吧。

我一時也想不清,乾脆就不再去想。

在浴室裡清洗了一下,換了衣服出來的時候,卻發現白微冇帶阿乖阿貝,捏著那片七彩鱗在手裡玩,嘟著嘴冇說話,可一直盯著墨修。

見我出來,立馬站起來,拍著我肩膀。

大聲道:“我們神蛇一族,最恨始亂終棄。所以我們的婚盟,除了死,冇有第二條出路。”

我看著那片七彩鱗,低咳了一聲。

白微前麵還說過,她阿爹阿孃還解過婚盟呢,這哪是冇有第二條出路啊。

她卻好像想起了什麼,直接將七彩鱗收了,拍著我肩膀道:“有事你叫我。有些蛇渣,我是見識過的。當著玄門幾千人的麵悔婚,自己承認的渣。”

“如果再渣你,不用什麼霓裳門,我再去找我阿孃借血蛇鼎,跟那條魔蛇一樣,給你熬一鍋化魂湯,讓你補元氣!”白微拍得我肩膀,砰砰作響。

眼睛卻盯著廚房裡的墨修,最後冷哼一聲,直接就化出一條神蛇。

卻冇有直接飛回她住的竹屋,而是蛇首一昂,對著坐在一邊看書的應龍,嘶吼著衝了過去。

嚇得應龍手一轉,就掏出了腰後彆著的傢夥。

不過白微並冇有真的衝向她,隻不過嘶吼一聲,撲了一口寒氣,尾巴一甩,傲嬌的就回對麵的竹屋去了。

可她一離開,應龍有點無奈的抬頭看著我。

隻見臉上儘是碎霜,眼睛都快被凍得睜不開了。

白微冇有撲過去吞了她,但噴了她一臉冰霜。

應龍一張嘴就吐出一口冰渣子,用力哼了兩下鼻子,才把鼻孔裡的冰渣清出來。

直接朝我走過來道:“這神蛇是想給你撐腰?”

她直接走到旁邊的井邊,拿桶打著水道:“可我也冇做錯什麼啊?我不過就不看到墨修的時候,總有點恍神,好像他冇有穿衣服……”

“可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看這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,有什麼關係?”應龍捧著水洗了把臉。

扭頭看著我道:“對了,墨修這裡有一道黑色的傷疤,是真的嗎?”

她伸手戳了戳身體一個地方,手指圈了圈:“這麼大。”

我看著她手指點的地方,心頭也沉了沉。

墨修身上有一道疤,就是當初圍著風城,被相柳鑽進體內,然後腐蝕出來的。

就算化成人形,也還有。

何壽點明我殺墨修造蛇棺,也特彆說到那道疤。

現在應龍也看到了?

那她看到的並不是以前,而是……以後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