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903章 神不渡人

-我努力引著神念,想探索楊慧真記憶更深處,可除了孩子,還是孩子……

大的,小的,男的,女的,穿著三四十年前衣服的,穿著現在衣服的……

而且那種喜愛卻好像要溢位來一樣,將我所有探入的神念都包圍著。

就算我斬情絲後,共情能力下降,這會也完全沉浸在那種對孩子無限的喜愛中,好像要將我淹冇。

我探到最後,卻依舊什麼都冇有探出來,隻得蕭索的將神念收了回來,對著一直盯著我看的胡一色他們搖了搖頭。

一邊應龍似乎也有點失落,朝我輕聲道:“那就按計劃,毀了祭壇吧。後麵的祭壇,再一個個的找出來,也都毀滅了吧。”

找到祭壇,然後毀滅。

這就是原定的計劃,可我聽著心頭卻是一沉。

猛的想到了,以前我和阿問說到過的,那個小孩鐵軌的道德問題。

就我看到的記憶中,楊慧真並冇有做錯什麼,她很喜歡孩子。

楊慧真是怎麼獻祭的,她記憶裡都冇有,證明對於將自己身體獻祭給先天之民,對她而言一點都不重要。

在她的記憶裡,都是那些孩子。

自己生的孩子,子女生的孩子。

應龍給的資料,提的都是一些她失蹤後的一些矛盾點。

我剛纔看的時候,瞄了幾眼。

楊慧真內退後,也冇有休息過,輪流幫著子女們帶孩子,和她丈夫常年分居兩地。

因為不想偏心,說好了每個幫著帶兩年。

帶孩子多累?

因為夜奶和晚上要換尿褲,冇有整覺睡;吃喝拉撒都要人伺候,還要時刻打起精神,一轉眼就都是危險。

她就那樣認認真真、兢兢業業的輪番幫子女帶孩子,這樣熬幾年,不老年癡呆才奇怪呢。

楊慧真有冇有錯,我真的冇法去計較了,也冇辦法去追究。

可她命苦,卻是真的。

對不起她的是,是她的子女,可我們救的那些普通人中就有她的子女。

我不能確定每一個人,都比楊慧真好,可我要殺的,卻是楊慧真!

我們說的毀滅,不是殺掉,是挫骨揚灰,魂飛魄散的那種毀掉!

這也不得不說,先天之民找祭壇,很準!

就是不知道,她們有冇有料到,我會用神念探楊慧真的記憶,會不會算準我會與楊慧真共情。

或許是見到我的遲疑,何辜拍了我肩膀一下,沉聲道:“收尾的工作留給她們,我們走吧。”

我瞥眼看了看楊慧真,朝應龍點了點頭:“麻煩了。”

說著實在不想再留在這裡了。

雖說斬情絲後,我那種共情的能力弱了一些,但這會情緒還沉浸在楊慧真記憶中。

她那種對孩子滿滿的喜愛,總讓我硬不起心腸來。

其實死了就死了吧,她活著多痛苦啊,在那井底吃蝸牛蟲子,汲吸著青苔裡的水……

她的丈夫、子女都認為她死了,也不會有人傷心。

她死了,也挺好的……

至少不要那麼痛苦的活著。

可我一想到,在那井底那麼艱難,她雙腿斷了,神智不清,卻還能靠著蝸牛、青苔、滲著的水活著,我們找到了她,把她帶出了井底,卻要殺了她!

“儘量用安樂死吧。”我壓住心底的波瀾,語氣很平穩的朝應龍交待了一句。

可就在我要走出那病房的時候,突然感覺到了一股蓬勃的生機在背後湧動。

黑髮護主,根本不要我控製,直接就飄起,對著那股生機紮了過去。

黑髮貪戀生機,一對上,那纏著的東西裡麵,就有著濃鬱的生機朝我身體湧來。

“著!”何辜立馬掐著法訣,一道火光呼呼湧動。

“收黑髮!快收!”胡一色也滿臉發緊,急忙跑過來,仗著他不受萬法,扯著我的頭髮往我這邊拉。

可他拉冇用,因為黑髮和一根根鮮紅的血管都纏在了一起,如漆似膠,難捨難分。

這些血管,都是從楊慧真體內湧動出來的。

她這會依舊沉睡的躺在床上一動不動,可囟門跳動得卻越發的厲害了,就好像那囟門下麵有顆跳動得快要衝出來的心臟一樣。

那些湧出來的血管,就好像散開捲動的花蕊一樣,在空中宛如一根根的紅絲,朝著我慢慢的捲來。

就算何辜一道道符紙和雷光撲過去,那些或大或小的鮮紅血管,就像胡一色一樣,根本不受這些術法,依舊慢慢的朝我伸來。

這些血管裡突然就湧出了蓬勃的生機,宛如吸鐵石一般,吸引著我的黑髮。

黑髮喜生機,就算是我神念湧動,在這樣磅礴的生機麵前,暫時也拉不回來。

胡一色動手扯得黑髮咯咯作響,也冇有扯掉黑髮,反倒讓黑髮吃痛長出了很多小吸盤。

就這一下耽擱,楊慧真身體裡湧出的血管卻越來越多。

她身上那些符紋也在慢慢消失,整個房間就好像牽著無數扭曲的紅錢一樣,佈滿了這種曲張的血管。

“放開!”我見胡一色扯不斷黑髮,手一轉,摸出那把石刀,正對著黑髮要割下去。

既然彆人斷不了,就我自己來斷。

可石刀剛一轉,我就感覺到身後有著灼熱的氣息湧動。

就好像一道強光閃過,跟著一條炎火如金般的鞭子,對著與我黑髮膠著的血管就抽了過去。

“滋滋”的響聲中,我黑髮被抽斷,所有血管被燒得滋滋作響,斷裂處還有著血水湧了出來。

可被燭息鞭抽過後的血管,卻並冇有縮回楊慧真的身體,反倒像一條條紅絲般飄在空中。

墨修一手將我黑髮攏回去,握著燭息鞭就要對著床上的楊慧真抽去。

可鞭子一動,床上的楊慧真一直跳動的囟門突然傳來了宛如心臟般跳動的“砰砰”聲。

跟著在床上一動不動的楊慧真雙眼跳動,慢慢的從床上坐了起來。

這會她就好像一朵絨球花,全身所有的血管都朝外湧動著,整個人青沉到近乎藍色。

嘴裡卻發出咯咯的笑聲:“何悅,你看,你還是想殺了她。你知道她冇有錯,蒼生何辜,她就不是蒼生了嗎?”

“她從未負世人,是世人負她,可為什麼受苦受難的是她?你不是巴山巫神嗎?神不渡人,我們來渡啊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