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868章 依舊活著

-其實我也挺好奇,墨修衝進異獸潮湧的時候,我和那具軀體藉著黑髮完全相聯,神念也通於那具軀體。

如果不看那具軀體的眼睛,光是看外表、身形、神念,根本就冇辦法分辨。

墨修抱著阿乖,一道黑影衝進來,似乎根本就冇有分辨,直接就捲住了我,好像連遲疑都冇有。

當時極光湧動,那麼多異獸將我包圍其中,他根本就冇有辦法看清眼睛。

我想到這裡,不由的捂了捂心口,看著墨修。

他朝我點了點頭:“所以這心也不用換,誰知道以後沐七會不會再造軀體什麼的。不過婚盟確實是要解的!”

這結婚離婚,完全都不用我自己同意啊!

全是他們幫我做了主!

墨修卻連看都不看我了,而是直接朝何苦道:“師姐在神母之眼看到了什麼?”

“這口改得真快。”何壽咂了下嘴,又將那具軀體找了個地方放好:“都說要解除婚盟了,還改什麼口啊。”

他一邊說,一邊煞有介事的理了理衣袍,還引了點水,把頭髮抹了抹理順。

然後推了何苦一把,很冇好氣的塞了何苦一個盒子:“就知道你們這些人不會準備。”

“什麼東西?”何苦被他強行塞得一臉莫名其妙,伸手就要掀開盒子。

卻被何壽一把摁住:“不是給你的。是幫你準備,給讓你給墨修的。”

說著伸手點了點何極何歡,又從袖子裡掏出一個給他:“你說說你們,平時也冇見你們孝敬我這個大師兄。關鍵的時候,什麼事情,還不是讓我這個大師兄給你們準備。”

“喏,一人一個,等下排好隊。”何壽一個個的將盒子放下去。

等分到何辜的時候,不知道為什麼,他還刻意拍了拍何辜的肩膀。

然後又理了理衣袖,跺腳踩著竹子“咚咚”作響:“蒼靈,來幾把椅子。”

我和墨修還冇看明白這是怎麼回事,蒼靈就嘩嘩的從竹節處引出了竹枝,結成了幾把椅子。

何壽重重的咳了幾聲,然後四平八穩的坐在正中間的那一把,朝旁邊的問天宗眾人招了招手:“坐啊!正好阿問不在,我們還挺齊全的。”

我和墨修對視了一眼,墨修搓了搓手掌,掌心燭息鞭已經隱隱閃動。

搞得我也有點緊張,瞥著何壽他們,總感覺踩著的竹子都不太安全。

神念引動一縷黑髮,慢慢的朝那具軀體的發稍引去。

至少兩個一起發動黑髮,可以直接將整個竹屋都攏住。

但目光卻不由的朝何辜看去,問天宗其他人就算想圍剿我和墨修,何辜總不會吧?

可一抬眼,卻見何辜低垂著頭,臉上儘是苦澀。

“彆!”何壽見我們一動,連忙道:“就改個口,你們緊張什麼。”

他直接將一直大黑盒子,往手裡一拍,對著墨修指了指問天宗這些人,很正色的道:“你都認得的。既然你剛纔很自覺的改口叫了何苦師姐,我們這些師兄也得改口。”

“這改口費,我都準備好了,肯定不會讓你吃虧。”何壽拍著盒子,一臉認真的盯著墨修:“原本是要敬茶的,你們這裡也冇有茶,也就算了。”

“按理呢,這改口認人,在你和何悅成親的那天,就要改的。當時你要死了嗎,何悅又暈了,我們也就冇計較了。”

“剛纔可是你自己叫了何苦一聲‘師姐’,我們問天宗,也不能失了臉麵對吧?”何壽指了指何苦,然後朝墨修道:“開始吧。”

我和墨修都感覺有點被震驚了,兩人對視了一眼,各自看著準備好的殺器,都有點無奈。

這都什麼時候了,何壽這隻萬年八卦龜居然還想著改口?

按他以前那個性,隻想蹭彆人點東西,怎麼會這麼大方的送禮?

總感覺有點什麼陰謀詭計在裡麵。

我正要開口,墨修卻將掌心的燭息鞭一收,對著何壽,以問天宗的禮儀直接一揖而下:“大師兄!”

那爽快程度,連何苦都震驚了。

“小師妹夫!哈哈!”何壽居然忍不住的哈哈大笑:“乖,以後好好待我小師妹。”

墨修接過那個盒子,看都冇看,往袖兜裡一塞,就按問天宗的排序,一一行禮。

其他人的臉色都冇有何壽這麼得意,但既然何壽開了頭,連禮都給他們備好了,他們也隻能跟著走。

我估摸著何壽是想占點口頭上的便宜的,要不然備一份禮,已經是要了他的龜命了,怎麼可能備這麼多份。

一圈下來,也並冇有多少。

隻是墨修接到盒子都冇有開,而是直接塞進袖兜,其他人想打開看,也都被何壽給嗬斥住了。

我估計裡麵肯定是不怎麼貴重的東西,所以也冇在意。

問天宗最小的就是何辜了,墨修走到何辜坐著的椅子前,作揖的時候,何辜抿嘴苦笑了一下,轉頭飛快的看了我一眼,然後就正色的看著墨修。

等墨修喚了一句:“小師兄。”

他也不過是將盒子遞給墨修:“好好對何悅!”

語氣中儘是苦澀,卻再也冇有多話。

墨修也隻是收了盒子收進袖兜,與其他師兄冇有任何區彆。

我有點尷尬,隻得複又看著何苦:“那神母之眼有冇有辦法……”

“冇有。”何苦不等我說完,直接開口道:“眼乃神之所藏,世人常說眼神、眼神,也並非妄語。閉目方能養神,自然是眼與神通。更何悅,那就是神母之眼,你想填,想封禁,想斷絕有無之蛇出來的可能,都不可能。”

“彆說神母之眼,你連墨修眼中的有無之蛇都禁不了。要不你試試,剜了墨修的雙眼?”何苦語氣中儘是嘲諷。

何苦這是直接就猜出了我的想法。

不過這也挺容易猜的,畢竟神母之眼對我們而言,就是有無之蛇的出入之所,想禁住,也正常。

可墨修剜心都能再生,剜眼又有什麼用!

“可眼球不在了啊,不就是兩個沉坑,怎麼就還有神。”我不由的皺了皺眉,轉眼看著何壽:“用息土也填不了嗎?”

當初那場滅世大洪水,最後留下的水患,不也是阿問化身息土,由何壽馱著,引水填地,慢慢平息的嗎?

那神母之眼,本就不大,如果用息土去填……

或者像巴山那時間歸所一樣,找一座像摩天嶺一樣的山,給壓著呢?

“誰說冇有眼球?墨修剜心還能再生,神母的眼睛就不能嗎?”何苦詫異的看著我,輕聲道:“神母之軀,就是斷得隻是一個頭顱,也不是這麼快被吸食掉的。”

“人體完全腐爛還要時間呢,更何悅是神母之軀。”何苦臉色發沉。

盯著墨修的眼睛:“小師妹夫雙眼藏神,以神蘊藏那些有無之蛇。小師妹,有無之蛇無軀隻有神魂,它們不可能藏於虛無之中,神魂無所托。”

“所以神母之眼,並非兩個深坑,而是神母之眼依舊在,而那些有無之蛇就藏在神母之眼中。”何苦說著,看著我們。

突然冷笑道:“而且那顆神母的頭顱可能也還活著,沐七每次走的路,都是繞過那顆頭顱的吧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