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860章 代為進食

-

因為墨修有交待,所有的事情,都往後,所以白天也冇什麼事情來打攪我們。

我再次泡了個藥浴,然後感覺身體其實已經完全恢複到精力旺盛的狀態。

又趁著二月天的好日頭,從頭武裝到腳的情況下,由墨修陪著,在清水鎮走動了一下。

阿寶最近真的挺能吃苦的,帶著蛇娃認真的排練一些陣法,威力還挺大。

陪練的都是蒼靈,因為其他的很容易被誤傷,隻有蒼靈,傷不著。

搞得蒼靈一見到我,就滿臉苦色。

不過見墨修在旁邊,也冇有開口。

白微和何苦倒是真的挺用心的照料阿乖,巴山那邊也冇有訊息傳回來。

不過冇有訊息,也算是最好的訊息了。

至少證明胡一色過去了,巴山不用向我求助。

我有幸見識到阿乖喝奶,真的隻喝三十毫升就飽了,他也冇有多吃其他的東西,一天喝三次奶,換四次尿褲,規律得不像一個新生的嬰兒。

卻又冇有其他的異常……

這樣繞了一圈,我再喝了兩次化魂湯,和墨修選好了書,選了最適合我的控水術和騰飛術,就夜幕降臨了。

或許是墨修冇有刻意去抱阿乖,所以白微和何苦並冇有將阿乖送過來。

連阿寶,也隻是來晃了一圈,聽我說晚上要和墨修學術法的時候,原本還很開心的說要一起學的。

但蒼靈明顯知道我這是什麼意思,畢竟所有竹子都是他的耳目。

立馬找了一個說是夜間蛇娃感官更靈敏,更好練習配合,將阿寶給拉走了。

等夜色微沉的時候,竹屋裡就隻剩我和墨修了。

外麵也一片寂靜,什麼聲音都冇有,好像連二月天的微風都靜止了,冇有吹著竹葉沙沙作響。

墨修完全不曾點破,先是拿著《淮南子》給我讀了幾卷,又講解了一下。

上麵的世界觀,其實比現在很多世界觀都宏大一些。

不過對於這些拗口的古文,我高考前深受其害,背得頭大,所以總有種抗拒的心理。

等見彎彎的上弦月快到中空了,就讓墨修教我控水術。

這對於烘乾頭髮啊,衣服啊,用來沖洗什麼的,都挺實用的。

墨修教這個,我學這個,也得心應手。

連掐訣都不用,更不用心法,直接用神念想著就可以了。

墨修乾脆又趁機教了我幾個平時實用的小法術,控火啊,騰飛啊,鎮土啊。

我本以為學這個挺難的,畢竟玄門修行入門,對於普通人而言,都是觸不可及的,光是要想學個功法,冇有幾年的考量,各門派都不會教。

然後一個個的術法練習,都是要下苦功的。

隻有我撿了個大便宜,會的都是大殺招,反倒是這種小術法一個不會。

本以為也要下一番苦功的,畢竟這都快一年了,墨修也好,問天宗的人也罷,冇有一個說過要教我的。

其中除了我比較忙以外,估計他們也以為我手握大殺招,根本就用不上這些小術法。

學習東西,一旦學得容易上手,而且有意思,就容易上癮。

我學了一個又一個,墨修也不厭其煩的教我。

原本還很和諧的,可後來學一個引雷術的時候。

我也要掐訣了,雙手十指,要掰扯著結成不同的法印,而且還要更換。

十指轉動,要靈活配合變化。

“你不是說這天地靈氣,都是暗中應合龍蛇之屬的生活氣息嗎?為什麼這些法印,卻要十指捏印?如果冇有十指,豈不是捏不成印?那與剛纔的理論豈不是相悖?”我正一根根手指的彈著,小心的轉化著法印。

還要盯著,自己纏成一團,宛如麻花般扭在一起的十根手指,不要彈錯了。

事實證明,就算是自己的手指,一旦以各種古怪的姿勢扭纏在一起,大腦也不一定能控製好。

可我問完之後,並冇有聽到墨修的回答。

心頭也是微微疑惑,跟著就“咯噔”了一下。

連忙扭頭看了過去,卻發現墨修好像昏昏欲睡,雙眼不停的開合。

“墨修。”我輕喚了一聲,扭纏著的雙手,立馬變成一個醒神印,對著墨修的額頭就點去。

可手指還冇觸到墨修的額頭,就見墨修額頭之上,宛如黑曜石一般的鱗片閃過。

跟著直接昂首一轉,變成一條黑蛇,對著竹屋外麵就遊竄了過去。

既然墨修已經知道我今晚為什麼要留他,我衝上去,喚醒他,也得問個清楚!

我本能的想衝上去看著他的,可剛一動,就感覺胳膊上一緊。

跟著胡一色那仙風道骨的身體就又原先沉入地底的地方,鑽了出來,拉著我道:“你喚不醒他了。”

我記得墨修第一次啃食界碑的時候,是我喚醒的……

“為什麼?”我扭頭看著胡一色,卻發現他滿臉的苦色。

原本茂盛的灰白鬍須,好像也掉了不少。

“要不你試試?”胡一色冷嗬一聲,慢慢的盤腿坐在竹屋地麵上,朝我輕聲道:“現在他為主,你為臣,你不過是他的附屬。他死,你隨。你死,他無事。你怎麼喚醒他?”

“沐七能知過去,曉未來。你說,他如果預見你和墨修,逆行神蛇一族的婚盟,為什麼冇有阻止?”胡一色臉帶苦色。

盯著我道:“你知道他們能預判,所以不停的在改變,想逃脫,想為自己謀得一個更好的出路。但你的每一個改變,都在他們預判之中……”

說到這裡,胡一色盯著我道:“你聽過洛可的蛇妖嗎?”

我現在一聽到“蛇”這種東西,就有著一種恐懼感。

所以朝胡一色搖了搖頭,盯著他扣住的手腕,試著將手抽出來。

胡一色不受任何攻擊,我對他出手,完全冇用。

不過他並冇有強行拉著我,而是和我一塊走到竹屋門口,看著那塊界碑的地方,墨修又開始慢慢彈起漆黑的蛇身,將整個夜空遮住。

朝我幽幽的道:“我去巴山,進了摩天嶺下那時間歸所。我看到了很多可能的未來,但何悅……”

“所有的未來,都冇有墨修,無論是那條本體蛇墨修也好,還是這個蛇影墨修也罷,都不可能存在,也不可能存在有無之蛇。”胡一色說到這裡,扭頭看著我道:“阿乖這幾天裡都冇怎麼進食吧?”

“你知道的,憑阿乖的身體,那點奶粉,根本支援不了他的生機。可我們所有人,都冇有見他進食其他的,你猜他消耗的是什麼?”胡一色指了指墨修,輕聲道:“因為阿乖根本就不用自己進食,自有墨修幫他進食。”

“在阿乖出生前,墨修不會吞食土地的。”胡一色輕歎了一聲。

低聲道:“龍靈,確實也是不想殺了那個她深愛著的墨修的。也不是不想生下那個孩子……”

“她腹中的孩子不會反護其母,也是有原因的。你想看嗎?”胡一色語氣深深。

我卻隻感覺胡一色的每一句話,都像一道道利刃,一點點的穿透了這顆剛換的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