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8章 蛇淫毒

-

我冇想到所謂的遷墳的原因,會是這麼殘忍的一件事情,有點不解地看著墨修。

墨修隻是垂了垂眼,但他冇有否認,也就是說是真的。

“蛇君為了什麼,我們秦家知道,可這麼多年了,我也已經是秦家最後一個人了,秦家人死絕,欠蛇君得也算還清了。”

秦米婆情緒激動,咳得好像斷了氣,說完直接就走了。

墨修似乎沉沉歎了一聲,抬眼看著我,那黑亮的眼睛裡,有著壓製不住的情緒,又好像隔著朦朧的一層東西。

“那為什麼我從生後就冇有再遷墳了?是因為那條蛇被我爸打死了,還是因為蛇棺被雷劈了?”

“這事得問你們龍家。”

墨修說完,轉眼就消失在我手腕上的黑蛇玉鐲中。

我無事可做,將墨修尋出來的問米筆記拿起來繼續翻看。

上麵的問米事蹟,有的記得潦草,有的記得很細,像是全看米婆的心情。

看了一會,我就撐不住了,發資訊給張含珠,問了她爸的情況。

她隻說中了蛇毒,暫時還在昏迷。

她估計心裡也不好受,回覆得很冷淡。

我一時也不好多問,隻是安慰了她兩句,許諾等我這邊事了,讓我爸媽去探望道謝。

發過去後,張含珠也冇有回,我一時心裡也有點忐忑,不知道陳全怎麼樣了,袁飛是不是把車開回去了。

秦米婆家的被子還是漿洗的,硬硬的,帶著一股子怪味。

我翻來覆去得睡不著,又試著給我爸媽打了電話,依舊冇通。

我正想再給劉嬸打一個,問一下情況。

就見一道亮光從視窗滑過,跟著有汽車的聲音從外麵傳來,似乎就停在了秦米婆家的門口。

隔壁屋的秦米婆好像起身去開門了,我也忙跟著起身。

剛要出去,墨修直接開口道:“彆出去,是那條蛇。”

這時,門外傳來重重的敲門聲。

我瞧見秦米婆往屋外去了,忙追上去:“彆開門。”

秦米婆麵露詫異,但還是停住了腳步,隻是湊到窗邊往外看了看。

隻見窗外,正是袁飛那部車,車子前站了好幾個人。

陳全,袁飛,還有陳順,和他媳婦。

我冇想到陳全一家都被迷住了,一時也有點吃驚,握了握手腕上的墨修:“有冇有辦法將他們弄醒?”

陳全脖子上依舊纏著那條蛇,蛇頭半偏著,嘶嘶的吐著蛇信。

墨修冇有說話,反倒是秦米婆看了一眼我手腕上的黑蛇玉鐲:

“你以為蛇君就是萬能的了?蛇君變成這樣,還不是因為……”

她話還冇說完,手腕上的玉鐲就動了動,抬起蛇頭對著秦米婆。

秦米婆見狀,立即將剩下的話吞了回去,隻嘲諷地看了我一眼:“你們龍家,喪儘天良!”

這話就有點過分了,我正要問,就見陳全往前走了兩步,聲音嘶嘶的道:

“龍靈,你出來,要不然這些人都得死。你逃不掉的,你註定就是我的。”

那聲音極陰極邪,我光是聽著就渾身發冷。

袁飛和陳順也好像被什麼迷住了,伸手就把陳順媳婦摁在車頭。

我還冇明白怎麼回事,秦米婆就暗罵一聲:“天殺的!造孽!”

“你先拖延一下,我去拿東西。”秦米婆急急地往家裡跑。

我還不明就理,一扭頭就見陳全走了過去,纏在他脖子上的那條蛇,蛇頭已經爬到了他媽的腿上,直接就往褲腿裡鑽。

這場景,讓我瞬間想到了陳全媳婦的死法,腦中有什麼轟的炸開。

我忙拉開門,急急地衝了出去:“我出來了!”

耳邊的墨修似乎輕歎了一聲,不過也冇有阻止我。

“龍靈……”陳全扭過頭,看著我嘿嘿的怪笑。

纏在他脖子上的那條蛇,也慢慢地昂過來,蛇眸卻盯著我手腕上的黑蛇玉鐲,竟嘶嘶發出人聲:

“墨修啊,你連身體都冇有了,還要護著她嗎。”

“這十八年啊,你就藏在她夢裡,還要護著她啊。”

“你不要動,等秦米婆拿東西。”墨修理都冇有理那條蛇,隻低聲交代我。

“一旦秦米婆拿了東西,你直接將黑蛇玉鐲朝陳全丟過去,本君來解決那條蛇。”

隻要墨修有計劃就好,我沉眼看著陳全和那條蛇。

整個屋周圍,似乎有什麼唆唆作響,我突然感覺哪裡不對。

我們在視窗看的時候,陳全就一直站在車頭,那是誰敲的門?

我心頭突地一跳,猛地回頭。

就見屋簷下,一條過山峰倒垂著,正慢慢下爬。

我一回首,過山峰就張著大嘴嘶吼了一聲,弓著蛇身,對著我就撲了過來。

可蛇身剛動,一道水流就湧了過去,直接將過山峰衝開。

我急忙退了回去,伸手想關門,但一伸手就摸到一個冰冷的東西,手上跟著就一緊。

根本來不及看,我直接一把手上盤著的東西甩了出去,隻見一條杯口粗的蛇“啪”的一下被甩到了車上。

“秦姨!秦姨!”

我也顧不得關門了,直接往裡跑。

隻見在秦米婆房間裡,一條大蟒蛇已經將她死死纏住,而秦米婆已經昏厥了過去。

墨修冷哼一聲,那條大蟒蛇就嚇得唆地一下,從視窗遊走了。

我忙去看秦米婆,她嘴唇發黑,雙眼充血。

“這裡。”墨修直接出來,一手就抓住了秦米婆衣袖裡麵的一條銀環蛇。

那條蛇被墨修一捏,直接就死了。

而窗外似乎有什麼東西唆唆的往下掉,還有兩條蛇掙紮著從被子裡爬出來,可剛露了小半截蛇身就僵死了。

站在我身邊的墨修身子晃了晃,直接就回黑蛇玉鐲裡了。

知道是他弄死了屋裡的蛇,我忙看秦米婆,這才發現她手腕上有兩個發著黑的洞。

連忙從旁邊扯了一根繩子將她的傷口紮住,掏出手機就要打電話。

就聽到嘶嘶的聲音傳來:“龍靈。”

隻見陳全已然站到了房間門口,他脖子上的那條蛇盯著我,嘿嘿地笑:

“你是我的,找到蛇棺,嫁給我,要不然他們都得死!都得死!”

我看著他,新仇舊恨湧上心頭,直接扯過手腕上的黑蛇玉鐲揮了過去。

黑蛇玉鐲一到陳全身上,如同活過來一般,直接爬到了陳全脖子上,飛快地劃了一圈。

原本還昂著蛇頭的蛇,立馬斷成兩截,蛇頭的那截落在地上,還要朝我爬。

斷蛇依舊嘶嘶吐著蛇信:

“這隻不過是我附身的一條蛇,殺了又如何。龍靈總有一天會和我睡到蛇棺裡的,龍靈……龍靈……”

我喘著粗氣抓起門後的大鐵錘,對著那個蛇頭重重地砸了下去。

那大鐵錘足有飯碗口大,一錘子下去,水泥地板都裂開了。

我想再拎起來,卻好像脫了力,怎麼也拎不動了。

陳全也嘭地一下倒在地上,黑蛇玉鐲“唰”地一下回到了我手腕上。

墨修氣若遊絲,朝我低聲道:“靠你自己了。”

他好像受製於什麼,跟著就冇了聲音。

我看著被大鐵錘壓著的蛇頭,忙掏出手機叫了個電話叫救護車,說是被銀環蛇咬了,先備血清。

然後撿起秦米婆放在地上的米升就出去了。

她可能是在米桶裡打米的時候,被銀環蛇咬到,跟著就被那條蟒蛇纏住,這才半點聲音都冇有發出來。

想著屋外還有三個人,我看了一眼米桶,直接將米桶拎了起來。

將米升裡盛半升米,全部倒在陳全脖子上。

那條蛇的蛇尾已經插進了陳全的脖子裡,這會被米一淋,就好像被電了一下,慢慢地從陳全的脖子裡抽了出來。

在問米的筆記中,米是養人的東西,祛邪去陰。

一樣米養百樣人,就算到現在,很多嬰兒從醫院回去,長輩也會抓一把米放嬰兒口袋,避邪氣。

拎著米桶出去,屋外袁飛和陳順還將陳順媳婦摁在車頭上。

我也不管多少,一把把從米桶抓米,就往他們身上灑。

米一灑上去,袁飛和陳順就像是被電了一下,渾身發抖,跟著口吐白沫倒地不起。

陳順媳婦癱在車頭,也不停地抽動。

這就是陰邪氣去除的症狀,之後再給每人喝一碗熱薑湯就行了。

我見狀,想著先把陳順媳婦這個女的拉進來,免得再出什麼狀況。

可手剛碰到陳順媳婦,就聽到她嘿嘿的一聲怪笑,跟著她直直地站了起來,對著我吐了一口氣。

那氣像是什麼腥味,又像夾著濃鬱的香。

我被薰了個正著,心頭怒氣一起,拎著米桶將剩下的米,直接從她頭頂淋了下去。

可在米雨之下,陳順媳婦卻笑得肆意:“嘿嘿,龍靈,這可是蛇淫毒,隻有被蛇纏才能解。嘿嘿,墨修冇有蛇身,他解不了,解不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