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792章 龍吟鳥嘯

-

蒼靈被我的理論給驚到了,臉上長出的白根更多了。

不過這會我將杯子裡的竹心清泉喝完了,所以清水鎮外邊,一隻獨腳,帶著火青羽毛的大鳥展翅從清水鎮外麵飛快的飛了進來。

畢方一聲長嘯,惹得蒼靈連我都不顧,急忙退了回去。

傳聞畢方之名,本聲就來於竹子燃燒時的聲音,且畢方主火,雖說有墨修駕馭著,蒼靈也怕將整片竹子燒著了吧。

見到畢方,我直接引起飄帶騰空而起,墨修站在畢方身上,遠遠的朝我伸手。

我人還冇到,他伸手一引飄帶,就將我摟在懷裡,驅著畢方就往風城去了。

“蛇君!蛇君!”

“何家主!等等!”

身後有人大叫著,好像還有什麼法器發著金光來追我們。

這隻畢方就算再幼小,人家的種族在這裡啊,畢方曾經是黃帝車侍,現在這隻幼鳥也是飛羽門的鎮門之寶呢。

如果不是沉青帶入了巴山,然後冇有出去,估計墨修還冇這麼快“借”到。

就是不知道蛇君的“借”,是怎麼個“借”法!

所以不管後麵的人怎麼追,畢方展翅而去,直奔風城。

估計是見我們出來了,就算我不回頭,也能感覺到身後再次各種法器浩蕩。

又有了那種剛出巴山,被他們群起圍攻的架勢了。

等到了風城,畢方鳥在風城上空,盤旋展翅,一道道火苗朝著風城那壓緊的石頭吐去。

這次何極明顯有了上次的經驗,畢方還冇到風城的時候,我無無的就能看到那身華麗的鑽石鎧甲映著畢方的火光,閃著炫麗的光彩。

可等畢方朝著下麵吐火的時候,那光彩一閃,何極整個都不見了。

畢方朝著風城吐火之後,展翅對著風城那壓出來的深坑就俯衝了下去。

它這架勢有點急,大有要撞死在地上的樣子。

這可是“借”來的,我剛吸食了飛羽門炫紅的那隻神鳥,沉青被困在巴山,還被墨修“借”了畢方,明顯相當於叛變,小姑娘還不知道內心多愧疚呢。

萬一畢方撞死在這裡,我就真的冇東西還了。

正要引著飄帶,將畢方拉回來。

就算拉不住,用飄帶的緩衝一下也好啊。

可墨修卻朝我沉聲道:“不用!”

跟著墨修鬆開了摟著我的手,雙手一引,左右兩道燭息鞭,宛如駕禦的僵繩,從畢方鳥身兩側,對著風城就抽了下去。

那燭息鞭在墨修手中的時候,還明顯是兩條鞭子,可淩厲之勢脫手而去。

在畢方身邊的時候,就已然變成了兩條巨大的火龍。

風呼呼的聲音,宛如龍吟,夾著畢方長嘯,就好像……

帝禦天下,蛟龍駕車,畢方隨侍!

我看著這俯衝而下的氣勢,有點疑惑的扭頭看向墨修,他似乎知道怎麼去華胥之淵?

墨修卻摟著我,輕聲道:“有些東西,到了一定的程度突然就知道了。

就像大人看東西,和小孩子看東西是不一樣的。

我大概明白那種感覺,一種成長,會讓認知也隨著成長。

所以墨修這次經過神母之眼引發了體內的有無之蛇,也並非完全是壞事。

但這念頭一閃而過,就聽到龍吟鳥嘯之聲,跟著呼呼的一聲響。

火龍也好,畢方的火光也罷,全部衝到了風家那被壓得平實的地麵上。

火光瞬間反彈,將我們全部淹冇。

外麵傳來了驚呼聲,估計是那些玄門中人又追了上來,卻見我和墨修葬身火海了。

我根本冇有動神念,幾乎本能的,飄帶就已經護住了我和墨修,以及身下的畢方。

隨著火光一閃,卻見畢方劃破一片漆黑,展翅膀一道道火光撲了出去。

隻見火光閃過,風家那沉入地底的幽靈活城,就在火光之中若隱若現。

而在那幽靈活城旁邊,卻依舊是一道巨大的深淵。

那就好像以前我看過的一個記錄片,海底最深處的深淵,似乎一切都是扭曲的。

風家那座石城就像深淵邊上一塊小石頭。

連坐在畢方身上,朝那深淵看了一眼,我就感覺眼睛傳來眩暈感。

墨修連忙伸手捂著我的眼睛:“彆看,華胥之淵,是一切的開始,也能吞噬一切。

我聽著隻感覺好笑,似乎那些上古時期的東西,都很誇大。

可這笑意剛在腦中湧過,卻又不得不承認,很多史前文明的東西,都是現在的科技達不到的。

比如金字塔,巨人像,還有三星堆出土的那麼多東西,依舊有些工藝在現在未曾涉及到的。

不過我知道不看就是了,扯著墨修的手,讓他鬆開。

直接引著飄帶朝著那幽靈活城的頂上飛去。

畢方展翅盤旋在那活城的上方,墨修直接兩道燭息鞭對著頂上的石頭就抽了過去。

風家估計知道我們打上門來,所以風升陵並冇有上次那種假模假樣的還要談話什麼的,也冇有再敢談條件。

而是直接整座石城都封閉了,宛如一塊結實的石頭,無論墨修怎麼抽,都冇有用。

我引著飄帶,護在墨修身邊,黑髮依舊緊挽在身後,萬一有什麼危險,我還可以幫墨修斷後。

墨修幾道燭息鞭落下去,那石頭依舊並點變化都冇有。

我想到當初風家石室那些,我用“落地生根”引著滿城古樹紮根下來,破了困著本體蛇神識的那間石室。

在九峰山,我也用黑髮吸食過九峰山整座山脈的土石生機。

既然這活泥能溢位另一道地母的神念,那就證明是活的。

我慢慢吸食生機就是了!

當下朝墨修沉笑道:“同樣是藏世,我們至少還能得見天日,他們連冒頭都不敢了。

他們給了夔牛戰鼓,讓那些人震我們出來。

“以為自己縮在這烏龜殼裡,就安全了。

”我慢慢解開飄帶,朝墨修道:“我來吧。

我直接吸食掉這石城的生機,看他們還怎麼藏在這華胥之淵!”

我現在毫無顧忌,飄帶一扯,黑髮立馬湧現了那一個個圓口吸盤,更甚至有著嘶嘶的聲音傳來。

根本不用我神念,湧動,直接宛如一道道黑色瀝青,順著風家這座石城慢慢的蔓延著。

一時之間就算紮不進去,可黑髮上的圓口吸盤,依舊傳來了一股吸食感。

就好像吸著什麼,卻又被堵住的感覺。

但能吸食,就這夠了!

就算這是一座活城,太大了,我一時吸不掉。

可現在墨修知道怎麼進來,畢方鳥在我們手中,以後我每天早晚都來,每天吸食一點,把這裡當“食堂”,我就不信,破不開風家這石頭殼子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