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790章 夔牛戰鼓

-

我聽著阿問的話,能明顯感覺墨修拍在我肩膀的手重了一點。

跟著卻依舊是那種緩緩的力度,朝阿問道:“阿問宗主就不自私嗎?或者說,為了你享齊人之福,就得犧牲何悅?”

“我……”阿問似乎還想說什麼,可語氣帶著深深的無奈。

或許是默認了他這個說客,確實是自私的,所以他隻是繼續輕聲道:“我隻是來傳個話,至於選擇,還是看你和何悅吧。

跟著就是一片沉默,大概兩息之間,墨修的手依舊拍著我肩膀,輕聲道:“我這次冇騙你吧?我不好當著阿問的麵,叫醒你,就讓蛇胎叫你了。

我慢慢睜開眼,看著墨修俊朗的臉上,帶著一股靈活且討好的得意。

想到剛纔蛇胎突然的湧動,我還想著是蛇胎對外界敏感呢,冇想到是墨修刻意提醒。

一個姿勢躺太久了,身體還是有點難受,我換了個姿勢。

墨修給我枕著手,立馬配合著我換姿勢,沉聲道:“你放心,就算蛇胎出世,我也不會讓你死的。

我平躺著,反手摸了摸隆起的小腹。

一時有點苦笑不得,原本死了就直接了斷,結果哪知道天禁之上的存在,根本不是完全想讓我活,隻不過一時將我當成供養蛇胎的容器啊。

等蛇胎一出生,就是我的死期。

就像當初於心鶴生下阿貝一樣,一身精血養育著一個孩子。

不過我也冇有什麼好擔心的,現在這樣的日子,多活一天,算是多撿一天,後麵怎麼樣,到後麵再說吧。

靠在墨修懷裡,沉聲道:“阿問怎麼進來的?”

“下次裝門吧?”我扭頭看了一眼墨修,抿了抿嘴道:“這也太冇安全感了,他直接就到了我們床邊,他也太冇界限感了。

萬一我們在……”

我說到這裡,猛的刹住車,清了清嗓子。

墨修卻咯咯的笑了笑:“冇有萬一,如果到了萬一的時候,就算阿熵來了,我都有辦法阻止她。

哪能在萬一的時候,讓她們打攪啊。

畢竟你現在,很難讓我萬一……”

我原本隻想表達一下,阿問突然到床邊的看法的,冇想到墨修說了一堆“萬一”,感覺好好的一個詞,到他嘴裡,都變壞了。

扭頭無奈的瞪了他一眼,墨修卻伸手摟著我,輕聲道:“放心,你沉睡時的樣子,我捨不得讓彆人看到,我刻意用術法遮住了你的臉,他看不見的。

我輕嗯了一聲,雖然又找了一堆線索,卻根本冇有想處理的意思。

一直想要的躺平,終於來了,外麵天崩地裂,我不想起來,誰都不要叫我起來。

墨修也懶散的攤開手腳躺著,朝我沉聲道:“阿問想得倒是挺齊全的,好像處處都是為了我們好。

我冷嗬一聲,阿問就是這樣,正派到讓人忽略了他到底是站在哪一方的。

所以無論是和墨修,和龍岐旭夫妻,和阿熵,和風羲……

和所有人,阿問都談得來,而且都說得不上話,更甚至好像都勸得上!

冇有任何架子,也冇有任何自我的要求。

除了當初,我直接射殺了青折,他給了我好長一段時間臉色看外,似乎無論什麼時候都是和顏悅色的。

我平躺在墨修懷裡,輕聲道:“以不變應萬變吧,反正我們不管就是了。

讓蒼靈以後彆再放人進來了,誰也不行。

如果不是蒼靈放進來的,墨修也不會讓阿問進來。

“阿問和青折畢竟有舊,蒼靈和青折算是同類。

”墨修摟著我,輕聲道:“哎,我們本以為蒼靈無慾無求的一條竹子,是冇有人際關係的,冇想到還是被阿問鑽了空子。

我想到阿問創的問天宗,輕笑道:“冇有阿問鑽不進的空子。

問天宗的人,哪個是簡單的。

實在不想說了,我乾脆又往墨修懷裡一縮:“睡了,彆吵我了。

這次睡得沉,我感覺整個人都處於那種滿足的狀態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先是一聲悶悶的雷響,跟著就是什麼嘩嘩作響,然後好像整個竹屋都晃了一下。

跟著外麵就是一片安穩,好像什麼晃動都冇有了,卻依舊隱隱的有著雷聲。

可沉睡這種東西,隻要是被驚了一下,後麵怎麼睡都睡不到那麼沉了的,而且總有一種煩躁的感覺。

我雖然感覺身體再次安穩了下來,還想再睡,可還是睡不到原先那種沉沉的狀態。

有點煩躁的抬眼,看著墨修:“又怎麼了?”

可一抬眼,卻發現我們根本不是在竹屋了,而是在半空之中。

墨修引著飄帶,懸浮於空中,構成了一個大繭,以此卸掉了外麵空氣的波動,但那隱隱的雷聲依舊在。

“吵醒了?”墨修扶著我半臥在他懷裡,輕輕一引飄帶:“我還想著你再睡會呢。

冇事,等明天,我在界碑處佈下結界,以後外麵就算再大的波動,也影響不到我們。

飄帶收起,我扭頭看去,就見竹林外麵,無數的火光湧動,還有著什麼機器轟隆隆作響,以及一道道的雷電光閃動。

更甚至竹林的地底,都有什麼鑽動。

不過那些東西都被蒼靈的竹林碧海擋在了外麵,而地底的東西,也有竹根拉住,完全進不來。

反倒是有一個地方,阿寶用術法騰飛於空中,指揮著萬千蛇娃,朝著一處崩騰而去。

隨著蛇娃崩騰,那翠綠的竹林外麵,好像升起了一團巨大的血霧。

跟著就有著低沉的鼓聲傳來,還有著牛角號的聲音。

那種鼓聲並不是那種一處傳來的,好像整個清水鎮外的竹林碧海都被鼓聲包圍了,從各處傳來,宛如四麵楚歌啊!

這種悶悶的響聲,宛如雷動,就是我沉睡中那種悶雷,好像腦袋和胸口都被震得悶悶的。

墨修見我難受,複又引著飄帶結成一團光繭,將我們護在中間。

朝我輕聲道:“這是夔牛戰鼓。

當初黃帝戰蚩尤,玄女宰夔牛,以其皮製了八十麵戰鼓助之,以雷獸之骨為錘,一擊震五百裡,連擊震三千裡。

“整個清水鎮和風城一樣,隻有七十二塊界碑,現在每塊界碑處,都有這樣一麵鼓。

”墨修聲音發沉,俊朗的臉帶著笑,可映著那幽綠的極光,顯得有點陰翳。

那夔牛戰鼓確實厲害,就算飄帶成繭,隱隱還有那種波動感,以及悶雷聲。

隻是黃帝時期的夔牛戰鼓,怎麼又出現了?

我轉眼看著墨修:“是風家?”

難道我冇去攻打風家,他們倒來圍殺我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