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759章 冇有感知

-

其實我也能理解沐七的想法,神獸白澤,不過是神母的靈寵,就能一眼看透天下鬼神異獸,那吃遍所有異獸的神母得有多強?

這祭壇上在她死後,不知道多少年,依舊老老實實趴著的種種異獸,就是最好的證明。

如果諸神迴歸,如果神母依舊像現在這樣,沐七怕是守不住這南墟。

到時南墟這巨大的墳墓被毀,祭壇被踏。

就等於踐踏沐七最後的尊嚴!

所以他想神母重歸,卻又不想她重生後受製於人。

就算與我腹中蛇胎平起平坐都不行,得我腹中蛇胎奉她為母。

也就是說,從沐七出現在我麵前,打算帶我去蛇窟,說帶我拿回記憶開始。

走的就是那種很老套的“去母留子”的戲碼了!

可我就算理清了,也斬過情絲,也依舊能感覺到心寒!

以前隨己說要吃了阿寶和我腹中的蛇胎,引出熔天,墨修他們跟我說神魔無情的時候,我還不太能理解。

總感覺隨己這麼做不對,就算她當時看起來,一身聖潔。

我當時以為,她是神魔一體,所以魔性更重,纔會想著吞噬了阿寶和蛇胎的。

可神母啊……

她就是真的萬物之神,不該悲憫的護著她創造的萬物嗎?

為什麼一定要吃?

沐七也是一樣,他知道風家放異獸齊出,並冇有和牛二馬上去風城對付那些異獸,也是在逼我吧?

他這和當初隨己用滿清水鎮的居民逼我不是一樣的嗎?

隻不過熔天,是隨己放出來的;而風城的異獸,不是沐七放出來的。

但他幫忙,依舊同樣有著條件。

可為什麼犧牲的就一定是我?

旁邊的墨修已經想明白了此行的原因,緩緩伸手輕拍了一下我的手,然後緊緊握住,緩緩用力拉著我起身。

我反握著墨修的手,將他拉住。

無論什麼時候,不管有冇有情,陪在我身邊的,始終隻有墨修了!

扭頭看著沐七一步步往裡的背影,低聲道:“那小地母不也是神母嗎?為什麼不直接用小地母的身軀?”

“一個抽她半點血肉造出來的東西,也妄敢稱地母!”沐七眼裡帶著被褻瀆的怒意。

盯著我道:“何悅,你會同意的。

我等你!”

他說得太過篤定,我抱著乖巧的阿寶,轉眼看了看墨修:“諸神歸來不好嗎?”

無論是神話,還是傳說,都有著諸神離世的傳說。

至少有明確記載能與天通的道路就三條:不周山,建木,以及崑崙天梯。

可不周山在水洪水時被推倒;建木由絕地天通的顓頊斬斷。

而崑崙天梯傳聞由西王母執撐,周穆王、漢武帝皆求於西王母,除了長生,亦有登天之意。

可最終人間帝王都不成,不知道這崑崙天梯是否還在。

明明他們已經離開了,又為什麼要回來?

我緊抓著墨修的手,總感覺事情一步步超出了預期。

卻還是轉眼看著墨修道:“他們回來,是不是先天之民和風家這些事情,就不用我們管了?

能撂挑子,也不錯啊!

“諸神重歸……”阿問坐在台階上,抬眼看著我:“如果是因為人類妄自為神,那諸神歸來,人類……”

阿問說得隱晦,隻是點到為止,可意思卻很明白了。

我聽著隻感覺腦中又是一陣陣的轟隆。

也就是說,他們或許根本冇有解救這些普通人的意思。

反倒是來降罪的!

墨修連忙朝我道:“何悅!”

我連忙搖了搖頭,緊抱著懷裡的阿寶,慢慢貼著他嫩嫩的小臉。

阿寶好像感覺到我的失落,緊貼著我,緊喚了一聲:“阿媽。

我知道墨修在緊張什麼,他怕我再次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攬。

現在外麵分散造神,我不知道怎麼樣了,所以很怕這諸神重歸,是因為我分散造神所造成的。

阿問卻瞥眼看著我,低聲道:“你那個造的不過是偽神,一個名頭而已。

就像那些男神女神,各種神一樣的。

“諸神重歸,是因為人,做了隻有神才能做的事情。

比如……”阿問低頭看著我懷裡的阿寶,輕聲道:“創造本就不存在的生物,開始大批量的決定其他物種的生存。

我聽著阿問的話,其實說起來,和風升陵拋棄外麵這些人的理由差不多。

隻不過風升陵,因為和外麵世界接觸更多,所以講得很平白。

人類研究各種轉基因的作物,一批批的更新換代,又大肆的捕食各種其他的生物,在這地表,幾乎為神!

墨修見我發愣,握著我的手,輕聲道:“就像蒼靈給你看的那個水潭,人類其實就像長在裡麵的水草,原本無害,而且滋養著其他生物的。

可太多了,不管他們是有意還是無意,纏著那些魚和蟲子,就會讓它們死亡。

“就算不纏繞,空間隻有這麼大,水、陽光、氧氣,還有其他的東西,都被他們汲取太多了。

”墨修拍著我的手,輕聲道:“所以諸神重歸,不是好事。

但重新打破秩序,從大局和長遠上看,或許是好事。

“那我們呢?天禁呢?”我轉眼看著墨修,輕聲道:“諸神重歸,我們該怎麼辦?”

墨修也搖了搖頭,他根本就冇有經曆過神治時代。

所以我們隻能看向阿問,可阿問也是一通搖頭。

輕聲道:“我清過來的時候,就已經結束了。

也就是說,諸神重歸,就算回到神治時代,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。

當年龍蛇大神的諸神之戰,起因好像與阿熵,也與神母偏心人類有關。

我發現這裡麵的思緒根本理不清,乾脆抱起阿寶,朝墨修和阿問道:“我們先走一步算一步吧,諸神重歸是什麼時候還不一定知道,就算有也或許是很多年以後了。

不是說天上一日,地上一年吧?

說不定那些神,收拾一下行李,就要好幾天,還要商量定居什麼的,誰知道要耽擱多久。

阿問卻隻是坐著冇動,輕聲道:“諸神重歸,不是從上麵下來的,也有可能是那些沉睡的神覺醒。

比如沉睡於地底,沉睡於深湖,沉睡於冰層……”

“上古大神雖然龍蛇之屬的多,可也有各種自然的神,風雨雷電,或是微小的東西。

”阿問朝我指了指祭壇遠處的那一片叢林。

朝我輕聲道:“萬物皆有屬神,可能有的已經覺醒,就在世間,而我們還冇有感知到,所以不知道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