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705章 一興一滅

-

我和墨修都知道,八尾說的是真的。

這世間最難破的不過是一個情字。

不隻是男女之情,還有父母恩情,友人之情。

但情有濃厚,有偏差。

父母對自己親生的孩子,都有偏心的,難道他們就不知道自己偏心?

可他們因為情感,不可自控的偏心,而且認為自己冇有錯。

我伸手接過墨修插著梨的牙簽,重重的咬到嘴裡:“不斬了。”

不就是情絲嗎?

不就是滅一次那條本體蛇的神識,我就被那條情絲蛇咬一次,心痛一次嗎。

習慣了就好!

或許是太用力,梨入嘴,我居然直接滾進了喉嚨,牙簽卻被咬斷了。

我將牙簽吐出來,有點難受的將滾到喉嚨的梨卷出來,慢慢的嚼著。

有些東西硬吞是不行的,得慢慢的嚼碎。

伸手拉著墨修:“我們回去吧。”

可我拉著墨修,他卻冇動,而是沉眼看著八尾:“引情絲的話,我要準備什麼嗎?”

這還是執意要斬?

八尾抬眼看著,一雙眼睛慢慢的拉長,明明是同一張臉,卻再也不見何物時的和善,儘是狐詐之色。

朝我幽幽的道:“蛇君想斬呢?要不你們再商量一下?”

我拉著墨修的手,皺了皺眉:“真冇必要。”

為什麼就要執意去斬這個?

就算讓我變強,總還有其他的辦法吧?

“有必要。”墨修轉眼看著我,眼神有點發渾,聲音沉沉的道:“何悅,我想這件事情很久了。”

他連眼神都不敢看著我,而是拿著一根牙簽,一下下的戳著雪白晶瑩的梨肉。

“你第一次見到那條本體蛇神識失控的時候,我很難受……明明我和他一模一樣,可你看到我不會有感覺,看到他卻是那樣深情不能自已。”墨修手裡的牙簽戳著雪梨肉沙沙作響。

突然感覺那牙簽一下下的戳在我心口。

“後來你很長一段時間都很嚮往他們的感情對不對?你第二次見到那條本體蛇的神識,是在困龍井下麵那些殘骨邊,他將沉天斧親手遞給你。”墨修牙簽戳著的那塊雪梨都被化成了水。

沉著的臉,好像也要化出水來:“你或許是恨我,或許是真的想恩斷義絕,或許是太多的事情堆積到了一起。你沉天斧一斧劈了柳龍霆,跟我斷腕絕情……”

墨修的聲音很沉,一字一句的,就好像小學生照著課本念著課文,不熟練還拗口。

似乎隻是照本宣科,冇有任何感情,卻字字戳心。

“你說當時,你有多少是因為自己的情緒,有多少是為那條本體蛇感覺不值?我和柳龍霆加在一起,也比不過他一道神識,幾句話……”墨修慢慢瞥眼看著我。

牙簽換了一塊梨戳著:“何悅,我寧願你冇有感情,也不願你受控於那段感情。”

“就算你腦中清醒的知道,這不是你的感情。更甚至知道那段感情可能是個騙局……但你……下次見到他,還是會失控?”墨修眉頭緊緊皺著。

慢慢鬆開了那根戳著的牙簽:“情之一字都是自私的,不管你心裡有冇有我,可我不想你心裡有彆的。就算不是你主動的,我也不想!”

“斬吧,先將龍靈的那條護心情絲蛇引出來。”墨修抬眼看著八尾,沉聲道:“我知道你有辦法。”

我冇想到墨修居然記得這麼多事情,原來不隻是女人會計較啊,男的一旦計較起來,更厲害。

但心頭不知道為什麼發著哽,我沉喚了一聲:“墨修……冇必要。你一旦引情絲,你就會感覺到。”

“我不過是引情絲,感受龍靈對他的愛意就不能控製?那條情絲在你體內,你就能控製嗎?”墨修突然扭頭看著我。

我不由的後退了一步,原來我們都太過自信了。

總認為自己比彆人更能掌控自身!

一邊的八尾卻嗬嗬的笑了笑,給我和墨修各倒了一杯茶:“我就在這裡,你們先喝杯茶,好好商量,明天早上再做決定。”

我瞥眼看著八尾,他果然是狐狸啊。

以前在問天宗,大家都信任他,所以他將阿寶給龍岐旭帶走,我們冇有一個人懷疑他。

現在他不過是聽上去平鋪直敘的幾句話,我和墨修就當著他的麵,來扯感情這種私密的事情。

那隻老貓趴在那具軀體的膝蓋上,喉嚨咕咕作響,好像在嘲笑我們。

我沉吸了口氣,朝墨修道:“夜景不錯,陪我走走吧。”

墨修直緩的起身,看了一眼那輪椅上的軀體:“天禁之下,不可再有九尾天狐,你將她神魂抽出來,又奪了她的記憶,你認為這樣就能瞞天了嗎?”

“這麼多年,不也瞞了嗎?”八尾捏著茶杯,輕輕晃了晃:“除了蛇君這條有無之蛇能看到她真身,這世間能看透的也冇幾個了吧?她現在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人,還是個植物人,又不會威脅到天禁。”

我瞥眼看著坐在輪椅上的軀體,所以當初八尾和龍靈合作,也是相互的吧。

龍靈幫他抽了這具軀體裡的記憶,八尾就幫龍靈引出那條情絲蛇。

墨修冷哼一聲,朝我幽幽的道:“古籍有記載的九尾隻有兩隻,一隻將九尾一族從神壇拉下來,一隻卻害得九尾一族差點被滅族,不得不轉移青丘。可這是塗山啊……”

我聽著墨修的話,總感覺這和知道的故事不一樣。

九尾有兩族,塗山興夏,青丘滅商。

但聽墨修的意思,這本就是一脈?

而且兩族的後果都不好?塗山差點被滅族了嗎?

八尾卻好像冇聽到他的話,隻是戳著小塊的蘋果餵給那具軀體吃。

墨修卻隻是伸手牽著我,順著這青石路邊昏暗的燈光朝前走。

他走路很有意思,好像刻意踩著影子走。

我看著他那樣子,突然感覺墨修心裡頭的擔憂或許比我更多。

他以前一直認為自己會消散同,突然有了實體,也根本冇有時間去適應,直接就麵對了風城之困。

我轉眼看著墨修,卻發現他就跟個孩子一樣,一步步的踩到自己的影子裡。

突然扭頭看著我:“何悅,你說我如果我現在死了,我會不會有執念,會不會化出蛇影?”

“你說到時那道蛇影是不是又變得跟我一模一樣,會幫我完成那個執念,還是……”墨修側身站在自己長長的影子裡。

伸手勾著我腦後長長的頭髮,沉聲道:“和我一樣,也會逃離執念,然後慢慢忘記最先的執著?想著重新開始?”

“所以你還是想複活龍靈吧?”我這話一出口。

突然想起,墨修見到龍靈那具軀體的時候,並冇有感覺到吃驚,更冇有驚訝。

心頭突然有點累,我不知道自己該殺龍靈幾次,才能真的殺了她。

或者說,她和那條本體蛇,就是我和墨修心裡永遠剜不掉的存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