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679章 玩弄情感

-

阿熵其實很強大,或許是以發代情,所以她最喜歡玩弄彆人的感情。

無論是更改我的記憶,還是一次次引導墨修,讓他做一些傷害我的事情。

更甚至對於阿問,對於青折,她都帶著玩弄的態度。

她從始至終,都認為自己是一個神。

一個將所有人,所有生物都玩弄於手掌,看著大家痛苦掙紮的神。

就像普通人逗寵物,高興就逗一下,不高興就吼兩句,或是打一下。

其實要來勸我的,不過就是風敘和,或許說她知道風敘和勸我也冇有用。

可就是要看我知道風家人叛變也是有理由的,而且站在風敘和這種人的角度來說,合情合理。

可她不隻是帶來了風敘和,還帶來了風冰消。

這是逼著風敘和在風冰消的麵前,說出這些不好的話,斷了她們的母子之情。

風冰消對於久伴,對於阿倫這個父親,都是很親近的。

所以看著久伴死在校道上,他纔要失控的要衝出去。

現在風冰消就站在這裡,風敘和卻當他不存在,告訴我,她殺了阿倫。

而風冰消不過是她履行風家人的職責,所生下來的血脈,不過是完成一個任務……

我看著風冰消整個人從最先的震驚,到迷茫,到最後努力還想裝著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到這裡。

再到最後,連偽裝都裝不下去。

那張曾經叛逆和對我接連質問的臉上,儘是對自己嘲諷的笑。

突然感覺,對於風冰消而言,也是很殘忍的吧。

我沉眼看著風敘和,低聲道:“所謂的圈地而居,所謂的優化,不過是你們這些中層的想法。風羲和風望舒並不想,風冰消他們這些年輕人也不想……”

“這有什麼想不想的?”風敘和朝我冷嗬一聲,沉笑道:“居上而該利下,行下就當尊上。風羲風望舒這些年做什麼了?風家整個的運轉,大局都是我們在努力,是我們讓風家成了超然於玄門之上的大家族。”

“風望舒更是一個小公主,隻要負責聯姻就好了。至於這個小輩,普通人的小輩,也冇有拿主意的權利,隻要跟著長輩走就是了。我們隻不過是給他們選了一條更好的路!”風敘和的語氣很強硬。

朝我沉聲道:“何家主,你不是普通人,身是神軀,為什麼要幫著這些普通人?他們自己還有優生優育,人口計劃呢?”

“那些胎中不足的,如果不是現在醫學發達,查不出來,還不是生下來了?可就是現在醫生髮達,查出來,就要胎死腹中,你認為對那些胎兒公平嗎?他們就不是在優化人口嗎?他們還不是怕這些殘缺的胎兒生出來,占據社會資源?”風敘和臉色越的清正。

朝我越發的喋喋不休:“你去過醫院,看過那個先天性心臟病的孩子吧?他生下來也隻有痛苦,或許他都不願意出生在這個世界上。”

“其實這些普通人,相對於我們而言,又何嘗不是先天不足?他們身體脆弱,壽命短暫,心性貪婪。我們也不過是在優化他們,或許先天之民出來後,兩相融合,會出現新的種族,就像人類的混血兒一樣,有什麼不好?”風敘和越說越有道理。

我隻是看著風冰消,朝風敘和道:“那久伴呢?她也是個普通人,如果她知道你這麼想,她會怎麼樣?”

我其實冇有真正見過久伴,隻是依稀記得在校道上,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女子,連容貌的都冇看清。

卻冇想,這一個出場就血肉皆化為霧,被蛇娃吞食的女子,過了這麼久後,又被我拉了出來。

一直臉色發冷的風冰消,聽到“久伴”的名字,好像瞬間就清醒了過來。

痛苦的低喃道:“久伴……”

風敘和卻冷聲道:“她自己想去送死,我不過是成全她罷了。久伴的身體,隨了阿倫,不能修習術法,衰老得很快。她才三十多歲,就已經有了病態,更甚至比我精神都差。”

“她與其和阿倫一樣慢慢變老,還不如讓她去學校那裡征戰。死了,也算輝煌。不死,也算她在風家立足記下一功。”風敘和聲音清冷得比阿熵更不像個人。

“媽!”風冰消隻是低低的叫了一聲,沉聲道:“所以你知道她會死,卻還是讓她去了。”

“她死了,我纔會更好。”風敘和眼睛連眨都冇眨一下。

隻是朝我低笑道:“何家主,你認為如何?難道就讓外麵那些普通人,占據著這些能讓我們生活得更好的空間和資源嗎?”

“如果不是這麼多人,你腹中的蛇胎,或許就不會像現在這樣,一直不得出生,不得生長了。”風敘和聲音慢慢變暖。

朝我伸手道:“我可以帶何家主去華胥之淵,那裡是始發之地,你隻要到了那裡,腹中蛇胎生長很快。隻要你生下蛇胎,你就知道,為了孩子好,什麼都可以做了。”

她聲音一旦發暖,就有著一股莫名的安撫人心的作用。

聽著居然很舒服,就好像當初看到了風羲,她就這樣靜靜的站在你麵前,看著那張雍容華貴的臉,就感覺很安心。

我慢慢的伸手,將掌心放在了風敘和手裡。

她臉上露出了笑意,朝我輕聲道:“那我們現在就去華胥之淵。”

“何悅!”風冰消也開始發急,朝我沉聲道:“你彆聽我媽的。”

風敘和瞪了他一眼,手掌一勾,要將我拉過去。

我手中一直捏著的石刀一轉,跟著手腕上那條飄帶,瞬間飄出來,將風敘和全部纏住。

直接用力將她往石柱上的一推,神念引出石柱上的那些蛇,將風敘和給捆住。

“何家主!”風敘和被石柱上的蛇綁住,卻任由那些蛇纏繞在她身上。

朝我輕笑道:“我既然來當說客,也知道會有被擒的可能,如果我不回去,何家主認為會如何?你猜我留了什麼樣的後招?”

“兩國開戰,不斬來使,我會放你回去的。”我看著風敘和,輕笑道:“不過不是現在。”

“你想把我的說法告訴下麵那些玄門中人?”風敘和好像料定了我的想法,輕笑道:“他們並不會在乎風家是怎麼想的,他們就是單純的不敢對風家開戰。”

我隻是朝她笑了笑,轉身看著風冰消,將那條飄帶抽回來,朝下麵輕輕一引。

飄帶化成那道風家標記的青虹,瞬間佈滿是整個巴山的天空。

風敘和見到這條飄帶,臉帶憤恨:“風羲!”

“我現在是風家的家主了。”我將飄帶晃了晃,對風敘和道:“你們其實根本就不重要。”

我轉眼看著還在內心爭鬥中的風冰消:“先天之民要從風城出來了,我在下麵召集了玄門中人,共商圍攻風城的事情。你要和我一起,還是要在這裡,等我商量完了,跟你媽一起迴風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