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670章 敬神之心

-

我冇想到墨修終究還是想著感情的。

或許是前麵兩任前輩,在感情上占儘了便宜。

到了柳龍霆和墨修這裡,吃儘了虧。

墨修還好點,柳龍霆是真的虧。

我垂眼看著墨修與我相貼的唇,正要點頭。

墨修卻猛的扭頭,朝洗物池裡看了一眼。

連忙摟著我,往裡麵去。

我剛進洗物池,就聽到於古月還在嗚嗚念著daogao經文的聲音。

可她半個身子,都已經被一團泥色觸手給吞進去了。

就算看不到於古月的頭,我依舊可見那泥色觸手上的吸盤紮到了於古月的背上,吸著血肉。

於古月背上的衣服,都已經邋遢下去了。

我瞬間嚇得魂飛魄散,連忙拉著於古月的腿,想將她拉出來。

朝還飄在黑布上閉著眼的小地母道:“不能吃!不能吃……”

“吐出來……”整顆心都感覺嚇麻了。

我感覺自己舌頭都不利落了,好像在嘴裡發著僵。

腦中隻有一個想法,不要真被吃了……

希望冇事。

可小地母的力氣,哪是我能拉得動的啊。

於古月被我壓著,居然還不知好歹的蹬我,似乎就是要給小地母吃了纔好。

我一時急得,一邊湧動神念,與熟睡的小地母感應。

為了以防萬一,直接就拿石刀,萬一還要往裡吞,就要破開那些泥色觸手。

可石刀一出,卻聽到嘩的一聲,墨修已經將黑布引了上來。

小地母還趴在黑布上睡得很沉,那些泥色觸手,似乎在出於本能的吞食著於古月。

墨修也不知道這情況是,怎麼回事,卻還是對著小地母額頭一點。

小地母麻溜的跳了起來,見我扯於古月的腿。

黑溜溜的眼睛,在泥水中轉了轉。

然後疑惑的看著我道:“你吃?”

目光隨之落在我小腹處,立馬點了點頭道:“吃!”

跟著那些吸食著於古月的泥色觸手,直接就收了回去。

或許是為了表示誠意,那些觸手還在吸食過血肉的地方,撫了撫。

原本一個個吸食出來的孔洞,瞬間就又恢複了原狀。

小地母還引著那些泥色觸手,將於古月捲起來,遞到我麵前。

更有一條觸手,拍了拍於古月的頭。

把於古月拍得啪啪作響,朝我點頭道:“吃,好吃!”

這樣子,活脫脫的像一個和好朋友分享零食的小孩。

她或許是真的感覺於古月好吃,要讓我吃了,這樣腹中的蛇胎就能吃到了。

於古月這憨貨,現在居然還一臉虔誠,看著我,然後直接跪在我腳下。

也冇有用和小地母那些古樸的daogao經文,而是直接大白話道:“神母說讓你吃了我,何家主你就吃了我吧。我心性虔誠,血肉純淨,又是神族,比其他凡種好吃多了。”

“嗯!”小地母還很鄭重的朝我點頭,再次確認於古月是真的好吃。

我看著於古月還要說什麼,對上她滿眼的虔誠,恨不得自己鑽我嘴裡的眼神。

瞬間想到我用神念引著河蝦時,那些河嚇也是直接遊進我籃子裡的情形。

突然明白,這種敬神之心,越是虔誠,就越冇辦法解釋。

乾脆直接伸手捂著她的嘴,朝墨修點了點頭,示意把小地母交給他,然後強行拖著於古月就往外走。

突然很瞭解,上次我們救於古月出了湯穀,於心眉見到她,上前就是兩巴掌的心情了。

現在這會,我恨不得,也給於古月這憨貨,來兩巴掌。

這得虔誠成什麼樣啊,居然自動送上去給小地母吃?

小地母說給我吃,她還解釋自己多好吃?

這腦袋真的是,在那兩條伴生蛇被奪的時候,連智商都奪走了。

或許是感覺自己應該被我吃了,於古月一路都任由我拖著。

我到了廚房那裡,冇有見到於心眉,連忙昂首,用神念召喚著於心眉。

從見到阿熵,也知曉這摩天嶺是什麼樣的存在後,我神念好像又強大了一點,至少在摩天嶺是的。

果然很多事情,都是因為身份的不同,而心境發生變化,連想法都會有變化的。

我神念一呼,摩天嶺外的藤蔓和樹沙晃動,似乎都是傳呼的聲音:“於心眉……於心眉……”

這聲音一出,我原本還隻是氣著了,想著神念喚人,快一點。

可這會,樹葉沙沙,藤蔓微晃,這喚名的聲音,像極了以前夢中,那個喚“龍靈”的聲音。

我不由的傾耳聽了一下,還冇想明白。

就聽到於心眉有點不耐煩的道:“你這真的是叫魂呢?還真是成神啊,用神念叫我。你知道這是什麼情況下怎麼用嗎?現在整個巴山,都知道你在找我了,懂不?”

於心眉抱著阿貝,直接走進來。

見我還捂著於古月的手,臉帶疑惑,卻還是道:“怎麼了?不會是她在廚房偷吃什麼了吧?”

“我說何悅,你用得著嗎?你知道我將最近的情況,和這些巴山人說清楚,又安定他們的情緒,費了多少口水嗎?”於心眉將阿貝隨意的放在石桌上。

自己走過去勺了瓢水:“我水都還冇來得及喝上一口。她好歹也是我們操蛇於家的家主,吃你點東西怎麼了?你要這麼捂著她的嘴?”

我見識過於心眉的厲害,看了看於古月。

她朝我眨巴著眼,好像真的等我吃她,也冇有要跑的意思。

這才鬆了手,見於心眉喝水,冇空說話。

纔有機會開口道:“她冇有吃什麼,就是差點被吃了。”

“在巴山,什麼東西,敢吃她?操蛇之神,雖然不如巴山巫神,可阿月也有神於兒血脈,半神之軀,誰敢吃她!她不吃彆人,就不錯了!”於心眉滿臉的不相信,更甚至有些自豪操蛇於家的血脈。

我轉眼看著於心眉,皺了皺眉。

也就是說,於心眉並冇有感覺到小地母進入了巴山。

可於古月卻感覺到了,而且很虔誠的膜拜,更甚至要把自己給小地母吃了進補。

這就是血脈的強大嗎?

正疑惑著,就感覺身邊有什麼一動。

一轉眼,就見於古月將阿貝抱起朝外跑。

我先是一愣,跟著猛的想起來是怎麼回事。

連忙引著飄帶就纏了過去,直接將於古月和阿貝都纏緊,一把就拉了回來。

“哎,你用得著嗎!你小心著點,彆摔著阿貝!”於心眉立馬湊了過來。

朝我道:“你這是風家的東西嗎?怎麼到你手裡了?”

跟著好像生怕勒著於古月,忙伸手示意我解開。

朝我冷哼道:“你不在的時候,我要洗衣做飯,都是阿月都我帶阿貝的,不會有事。”

“以前也冇見你對阿貝上心,怎麼?現在要開戰了,知道神於兒的重要性了,要阿貝時不時幫你搬著摩天嶺到處跑了,就生怕阿貝出事?”於心眉真的是對我怨氣極重。

我想了想,鬆了飄帶。

於古月現在心裡完全冇有於心眉,抱起阿貝就朝洗物池跑。

她這跑得太快,都用上了術法,整個人都發著幽幽的藍光了。

真的是厲害啊,當初於心鶴用了兩次這種光,手都差點廢了。

於古月為了把阿貝獻祭給小地母吃,跑得全身都發光了。

“這是怎麼了?”於心眉看著跑得飛快的於古月,尤其是見到她身上的藍光,滿臉震驚的道:“這是神力回身了?”

“我帶你看看她做什麼?”我帶著於心眉,也不敢耽擱,飄帶一引,纏轉在我們倆身上,飛快的朝洗物池去。

到的時候正好,就見於古月一邊念著daogao經文,一邊很直接了斷的把阿貝,往滿是泥色觸手的洗物池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