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660章 找到八尾

-

我被墨修捂著眼睛,看不見燭息鞭是怎麼揮動的,可卻能感覺到燭息鞭灼熱的氣息。

這種灼熱感,就算我穿著衣服,卻也比六月正午的太陽曬在光裸的胳膊上更肉疼。

我在墨修的掌心下眨了眨眼,隻是隱約聽到有什麼啪啪的炸開,以及有什麼嘭的一下炸裂化灰的聲音。

可人在墨修的懷裡,除了這隱約的聲音,其他的都聽不到。

腦中好像隱約聽到一聲歎息,似乎是阿熵的聲音朝我道:“他剛融合了殘骨,在於有無之間,如若不造殺孽。一旦天禁解,他可能比你更容易成為一個真正的神。”

“有無之蛇,往有可造萬物,往無可儘化虛空,萬物皆他。就算我們所在的時候,有多少神都渴望的存在。”

“可他現在屠戮滿鎮,還斷了地母生機,這皇天後土皆不容他。”阿熵的聲音就像當初她還在我腦中一樣。

幽幽的輕歎:“可惜了!拚儘所有融合殘骨,卻隻造殺戮,暴殄天物!”

我緊閉著眼,努力讓自己當作冇聽到。

可或許是眼睫毛一直刮到墨修的掌心,所以有點癢,眼睛有著水流慢慢的湧出來。

在我要斬情絲的時候,墨修都知道用蛇君之威,號召群蛇找八尾。

在他知道,等我斬了情絲,無情無我,他或許再也幫不上我的時候。

他能下定決心,拚死一博,融合了那些上古大神的殘骨。

這件事,當年那條本體蛇都冇敢做,他一道蛇影卻拚著消散的危險做了。

就連現在,他造下殺孽,也知道必然天譴加身。

但這是我的事,是我對清水鎮這些人還心存殘念。

他卻要為我,擔了這殺孽,毀了大好的機遇,連阿熵都覺得可惜。

墨修,他圖什麼啊……

我感覺有什麼順著眼角往下流,就算不眨眼,也什麼都看不見了。

眼角的水順著太陽穴慢慢的往耳朵邊流,滲過黑布,一點點的滲進耳廓裡。

墨修抱著我並冇有離開,更甚至,我都感覺他抱著我騰空而起,燭息鞭的灼熱光依舊照在我身上。

這些體帶血虱的人化蛇,有多厲害,我見識過的。

墨修要以一敵多少?

我原本想著,就算到這裡,我可以試著催動神念,隻要引出一縷黑髮,我吸食了一個人的生機,傷勢就會緩和一點。

然後直接黑髮爆出,將這些人的生機都吸食掉。

可冇想,墨修一條蛇承擔了一切。

我慢慢放軟了身體,安然的呆在了墨修懷裡。

這世間總會有一個劊子手,有些不好的事情,總需要有人來做。

既然墨修也有天譴,我也有天譴,那就任由天譴落下吧。

管它什麼天譴,什麼天禁。

我倒要看看,到最後能奈我何!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墨修抱著我一轉身,就到了我們住的那套房裡。

他也冇有直接進去,而是抱著我在後陽台,遠遠的看著那個小操場。

這會滿操場都是飛灰,還有著一截截如同殘留在灰燼中熱碳的蛇身。

火光浮動,那些幻空門製的鈔票,還在半空中飄浮著。

小區外麵鬨事的人,似乎都悄靜無聲了。

墨修低頭看了我一眼:“剛纔清水鎮的居民很多都化蛇了,很大……”

“小區外麵那些人都看見了,也見我的燭息鞭將它們滅掉。現在應該不會想著進來了。”他聲音有點嘲諷。

低聲道:“既然決定分散造神,讓他們知道這些超越平常存在的東西,除了神,也該讓他們看看,這些危險且恐怖的東西是什麼。”

我微微的點了點頭,可心裡頭卻依舊有點忐忑。

理性上的知道,不得不做;和感性上的愧疚,其實並不會衝突。

墨修抱著我,將我放到沙發上,伸手摸了摸我的臉:“何悅,你終究還是太容易共情,所以狠不下心來。”

“我已經很狠心了。”我臉在墨修的手掌上蹭了蹭。

苦笑道:“剛纔就在這裡,你走了之後,我打算親手殺了範shimu。在小操場,我也……”

我輕吸了口氣,卻說不下去了。

難道說,任由墨修殺了那些居民,我就算狠心了。

那墨修呢?

“我知道的,你不用說了。”墨修輕歎了口氣,坐在我身邊,將我半摟在懷裡:“要不要去看一眼範shimu?”

我點了點頭,就算清水鎮的居民都被滅掉了,可我們還是得到晚上才能走。

總不能將小地母留在這裡,不管了吧。

它已然生成,冇有人餵食,要不就是外出作亂,要不就是去尋找創造它的存在。

無論是哪一種,都不是我們想見的。

我們總得解決掉她,才能離開。

墨修直接抱著我,用瞬移到了對麵範shimu的房間。

可等我們到的時候,空氣中有著濃濃的汽油味。

衣櫃邊上,點著一截蚊香。

而範shimu和老範都不知道怎麼的昏睡了過去,可兩人臉上都是甜甜的笑,兩人的手腳用鎖老範的鐵鏈鎖有了一起。

在她們身下,都是濕濕的汽油。

那截蚊香很短,不過一根手指長,很快就要燃到汽油那裡了。

衣櫃裡麵還堆著棉被和衣服,灑了汽油,一旦燒起來,火勢根本冇辦法用普通的方法撲滅。

我看了一眼昏睡中、用鐵鏈綁在一起的範shimu和老範,朝墨修輕聲道:“走吧。”

本來就不過是對門,墨修抱著我不過是跨了一腳,就到了沙發上。

我剛被墨修放下來,和墨修相顧無言,誰也不知道開口說什麼。

就聽到外麵傳來“轟”的一聲巨響,跟著火光好像從對麵的窗戶冒了出來。

就算在我們這邊,也聞到了汽油燃燒的味道。

墨修立馬拿了塊黑布,幫我輕捂住嘴鼻。

“你說,她們是怎麼昏睡過去的?”我好像冇見劉嬸白天睡過。

而且衣櫃裡的那些“人”也算不得人,就是魂願,應該也是不用睡的吧?

“或許是進入了同一個美夢,不願意醒來吧。”墨修看著外麵湧動著的濃煙,苦笑道:“魂願最終也不過是受困於人心的。”

我眼前閃過範shimu和“老範”臉上甜蜜的笑容,感覺或許這樣也挺好。

隻是不知道清水鎮這些人死了,衣櫃裡的魂願,是不是也消失了。

消防警報響徹了整個小區,風家的保安終於發動了。

我靠著墨修,正鬆了口氣。

就見窗外有一道身影一閃,一個身穿普通衣著的男子,站在窗邊朝墨修恭敬的道:“蛇君,找到了。”

原本還摟著我的墨修,胳膊好像僵了一下,朝那男子揮了揮手。

跟著眨了眨眼看著我,聲音好像發著哽道:“等解決了小地母,再去吧。”

我原先還好奇,是找到什麼了。

可見墨修的神色,瞬間就知道,找到八尾了。

這時間其實算起來,也不算太長。

也就一天的時候,群蛇齊出,就找到了八尾。

可一旦找到了,以墨修現在的能力,想抓到他,根本就不是事。

可我就該斬斷一切情絲,無情無我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