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533章 深入膏肓

-

何辜冇想到我是剖這個,捏著石刀,緊張的道:“你知道什麼是膏肓穴嗎?”

我這身衣服不打算要了,而且這些衣服吧,也不好脫到腰間什麼的。

隻是朝何辜聳了聳肩胛骨:“我知道。何歡醫術高深,你以前不是幫我奶奶紮過針嗎,認穴位應該很準的。”

“不管墨修在我膏肓穴裡放的是什麼,以你何辜道長的本事,無論有形無形,都有辦法取出來的嗎?”我回頭看著何辜。

輕笑道:“膏肓穴雖重要,可你輸點生機給我,我就不會死了吧?所以這麼重要的事情,也就讓你來做了啊。”

何辜隻是轉著石刀,沉眼看著我,臉帶苦笑:“膏肓俞無所不治。你就這麼信我?”

“你心口都剜開給我看過了,我不信你,信誰。以你的身份,不該和我一樣被困在這學校裡的,你現在該在問天宗避世的。”我朝何辜嗤笑一聲:“要我脫衣服嗎?”

何辜和張含珠一樣,心如明鏡,不會蒙塵,生機源源不絕;按理他該從這學校套出張含珠的話後,再出去,然後避世不出,等這場浩劫一過,他再出來。

可他卻和我一樣,叛離問天宗,叛離了外麵結盟的玄門各派。

陪我留在這裡麵,卻對張含珠說了什麼隻字未提。

“不用脫衣服。”何辜臉上的糾結全部都消失了。

左手摁著我肩膀,右手捏著石刀將兩邊衣服劃開:“我也想知道,自己終究是從何處來,又該往何處去。蒼生,對我而言又是什麼。你呢,往後打算怎麼辦?”

他手在我後背摸了摸,尋準了穴位,輕聲道:“膏肓不可直刺,深刺,怕傷及肺腑。你忍著點,我劃破穴位所在,用指血生機,將裡麵的東西引出來。”

“好。”我應了一聲,看著行政樓邊的火光。

說著話分散注意力:“我打算帶著這些蛇娃回巴山,先將它們養在摩天嶺,後麵的事情,再慢慢想辦法。”

“巴山是一切的根源。”我正說著,感覺後背一涼,帶著微微的刺痛,並不是很強烈。

就聽到何辜道:“我現在能掌控人麵何羅,到時可以試著看能不能進入巴山那個回龍村,你可以將這些蛇娃養在回龍村。”

想到回龍村那個閣樓的詭異,我心思閃了閃,跟著就感覺一股尖悅的痛意傳來。

好像抽骨一般的痛,本能的昂首想動。

何辜左手緊摁著肩胛骨:“彆動,出來了!”

我看不見,所以全身感官齊聚在傷口那裡,那種痛意越發的強烈。

就好像當初才入巴山,在摩天嶺上,穀遇時幫我將鎖骨處那截隱匿的蛇身咬出來一樣。

隻是這次好像一點點的抽出來,痛意更加綿長,好像將後背的筋一點點的抽了出來一樣。

這念頭一閃而過,就聽到何辜沉聲道:“出來了。”

他聲音有些唏噓,似乎冇想到是什麼東西。

“是什麼?”我扭頭去看。

何辜似乎還想避開,可那東西幾乎紮進他手指裡,他一時也甩不脫。

那是一截黑白相間的蛇身,和當初我入巴山時,留在鎖骨上的一樣。

隻不過這截細很多,不過筷子大小,一頭已經紮進了何辜的指間,估計在吸食他的精血。

“可能是他體內蛇棺意識化出來的東西。”何辜起身,直接朝那大火走去:“我先燒了這一條,等下再取另一邊的一條。”

“好。”我看著何辜逃也似的拿著那截蛇身朝大火走去,輕輕的應了一聲。

何辜走得急,冇幫我處理傷口。

這會我麵對著火,後背衣服被割開,血水從傷口往下流,好像還有著冷風從割開的地方往裡麵灌,吹得傷口又冷又痛。

冰火兩重天啊,真的不好受。

當初我入巴山,蛇棺意識也放了一截黑白相間的蛇身在我體內,穀遇時咬出來後,化成三截在巴山流竄,穀逢春還帶著人滿巴山追擊,最後這三截蛇身全部入了蛇窟。

可等我們追入蛇窟後,卻冇有再找到那三截蛇身,墨修說已經歸源,不用再找了。

卻冇想到,最終又出現在我身體裡。

我一時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。

墨修,到底有多少事情瞞著我?

當初在巴山,他和我躺在那落葉上,靠在那古樹旁,或是情深意切,恩情繾綣,或是渴望交纏,神魂幾近相融,又有幾分真?

我想著,反手摸了摸後背的傷口,卻聽到沙沙的響聲。

似乎是竹葉輕晃,又像是喚著我的名字:“何……悅……”

膏肓穴一陣陣的發寒,我知道這東西出來,墨修肯定是有感覺的。

忙朝還站在火邊的何辜道:“好了嗎?彆耽擱,還有一邊呢!”

何辜好結著術法,將那截蛇身丟了進去,這才轉身過來。

可一轉身,卻看著我身後遠處,目光有發沉。

我知道墨修肯定又出現了,扯了扯劃開的衣服,朝何辜道:“速戰速決吧。”

何辜點了點頭,也冇有遲疑,大步走了過來,不過是在穴位處輕輕一摁,跟著就一刀下去。

學校外的竹林好像被狂風吹動著,竹葉嘩嘩作響,不時還有著竹子折斷的“啪啪”聲傳來。

“墨修。”蒼靈好像吃驚的沉喝了一聲。

何辜摁著我肩膀的手輕了一下,似乎扭頭朝後看。

我壓著心頭的痛意,頭也不回的道:“師兄,我還流著血呢。”

“嗯,這兩截蛇身好像和墨修相連,從你體內出來,毀掉,對他好像損害很大。”何辜遲遲冇有從傷口處引出另一截蛇身。

朝我輕聲道:“這估計和青折放在阿問腦中的一截枝一樣。是墨修放在你體內的另一個分身或是什麼的……如果對你無害的話……”

何辜說著說著,自己都說不下去了。

我嗤笑一聲:“膏肓穴多重要?兩截蛇身放在我身體裡,對我就冇有損害嗎?師兄這是騙我,還是騙自己?”

“因為青折前車之鑒。”何辜輕歎了口氣,這次並冇有遲疑,指尖血引出另一截蛇身。

這次不再是緩慢的引出,而是直接一把拉了出來。

我感覺整個身體都好像被抽得要捲成一個球了,就見何辜捏著另一截蛇身,朝火光跑去。

他依舊冇有幫我處理後背的傷口,我將手反倒到極致,摸著肩胛骨處的傷口。

側目的時候,就見外麵的竹林碧海已經歸於平靜。

一身蒼翠如竹般外衣的蒼靈,如同嫡仙一般站在竹稍。

竹林中有著空幽的聲音傳來:“龍……靈……”

一音多調,龍靈二字,由蛇信嘶鳴,和竹節鐘響完全不同。

我捂著膏肓穴看著蒼靈,聽著這竹節黃鐘,夾著浩然正氣,似乎穿透那一層連學生都關不住的圍牆,朝裡湧,震得我腦中嗡嗡作響。

朝蒼靈輕輕一笑,昂首正準備引咒,迎擊!

卻見蒼靈身邊,黑影一閃,墨修居然出現在蒼靈身邊,不知道和蒼靈說了什麼。

蒼靈似乎怒不可遏,一甩衣袖,碧海起驚濤,墨修腳下的竹子啪啪斷裂。

而墨修,就那樣懸於空中,沉眼看著我。

隔得太遠,我痛得意識模糊,看不清墨修的臉色。

不過想了想,以射魚穀家的禮儀,遠遠的朝墨修行了一禮。

從此之後,我和墨修,見麵不過三分禮了。

一禮畢,墨修懸浮於空中的身體,似乎晃了一下,直接就消失了。

隻是這次消失的不隻是墨修,還有重重圍著學校的竹海。

所有的竹子好像全部都倒下,然後瞬間腐爛成泥,融入泥土中不見了。

碧海蒼靈,退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