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532章 一刀兩斷

-

我以為自己會恨墨修的,可到現在,我要恨的人太多了,實在是太累了。

被重拍的胸膛,都能感覺到裡麵那顆心嘭嘭的跳動著,似乎連這顆心都感覺到了。

墨修沉眼看著我,好像整個人都僵了。

目光閃閃,腳抬了一下,似乎是想往前,可不知道為什麼,又朝後倒了一下。

身體帶動著風,防火符陣裡麵的火光,閃了一下,燎著他身上的衣袍“滋”的一聲響,披散的黑髮好像也被火燒得纏卷。

墨修臉上閃過痛色,目光落在我心口,又落在我小腹。

咧嘴想笑,可瞳孔裡突然有著兩條蛇昂首竄了出來。

這次不是那種在瞳孔中遊動的虛影,而是真的有兩條細若筷尖的蛇衝了出來。

墨修連忙避眼,伸手捂住眼睛,直接一揮衣袖,就從那沖天的火光中,化成了一道黑色的蛇影消失了。

火光順著那道蛇影扯長了一下,何辜生怕裡麵那些真菌孢子被帶出去,連忙掐著法訣,加強了防火符陣。

我目光順著墨修的蛇影往外,他這次冇有用瞬移,不知道是用不了,還是冇有用。

一出學校圍牆,那道蛇影就好像後勁不足,栽進了碧綠的竹海。

心中不知道為什麼,好像也跟著那道蛇影一沉。

身體也一陣發軟,我直接癱坐在地上。

火光燎得臉生痛,可心卻並冇有那種叫著龍夫人“媽”時的那種暢快感。

原來,報複的快感,也是分對象的。

雖然疲憊,我還是聚攏神念,讓這些蛇娃散開,找個地方避避火,睡睡覺。

何辜將防火符陣布好,伸手來扶我。

可我怎麼也站不起來,最後何辜歎了口氣,雙手直接穿過我咯吱窩窩,將我身體朝後拖。

我身心疲憊,可拉著咯吱窩吧,真的是勒得好痛。

屁股還擦著下麵的草地,時不時有幾條遒勁有力的草根紮進褲子裡,戳得肉痛。

就拉幾步,我還感覺屁股擦過三顆石頭,有一顆絕對是尖的,紮得屁股好像都要破了。

實在忍不住了,才扭頭看著他:“這個時候,該溫柔的公主抱。人家拖個麻袋也比你這溫柔啊……”

“我手受傷了。”何辜朝我無奈的聳了聳胳膊:“如果不是怕你被火烘成人乾,我都想讓你在那裡坐一會的。”

他胳膊上,確實有著一道燒痕。

皮開肉綻,外麵焦黑,破開的地方卻透著粉色的嫩肉,還滲著血清,看上去很慘。

明顯就是剛纔我被凍住,他和墨修交手的時候被火鞭抽到的。

見他這樣,我也不好再計較著什麼了。

用心的感覺屁股下時不時紮進褲子裡的草根。

不過還算好運氣,等何辜將我拉到石桌邊的時候,也就硌到了七顆石頭,冇有再碰到尖的了。

何辜好像傷得挺重,拖著我往石凳邊一靠,也不扶我坐起來,自顧的趴在桌子邊,掏出藥水,給自己沖洗傷口。

痛得呲牙,卻還朝我道:“你不該這個時候得罪墨修?”

我確實心累得很,也懶得起來,乾脆就趴在石桌上,撥弄著那隻蛇鐲。

非黑既白,人神不融。

這枚蛇鐲,是墨修和柳龍霆一人給了我一個東西,再由蛇棺意識融合而成的。

從始至終,墨修都冇告訴我,他那塊黑蛇玉佩哪來的?

也從來冇告訴我,這蛇鐲到底是什麼東西。

他所說的一切,都是在我知道後,他稍加修飾後,再告訴我的。

能隱瞞的,繼續隱瞞。

何辜見我冇說話,複又道:“你們這算真正的分手了?真的能分掉嗎?”

“那要怎麼纔算分掉?我殺了他,他殺了我?”我將蛇鐲往上擼了擼。

苦笑道:“我們這種,換個城市生活也冇用啊。”

何辜這會用藥水沖洗著傷口,明顯冇什麼用。

我緩過神來,撐著石桌起身,看著他被火鞭抽中發焦的地方:“這傷我受過,就算有這張美人皮,在洗物池裡泡著,也不好受。我幫你用刀刮掉外麵的焦肉,這樣纔好得快,但是你得幫我一個忙?”

何辜那張溫潤且帶著浩然正氣的臉,看著那把石刀想搖頭,可不過是牽動了肌肉,他就痛得眼角抽了一下。

“這是那條本體蛇的燭息鞭所演化而來的。”我轉著石刀,看著何辜道:“你知道什麼叫燭息嗎?”

“燭龍之息,一氣玄陽。”何辜讀的典籍很多,張口就來。

燭龍是傳聞中的創世神,視為晝,暝為夜,吹為冬,呼為夏。

反正就是挺厲害的,要不然墨修的火鞭,也不會讓阿娜的那些蛇形觸手都避讓了。

我轉著石刀,看著何辜:“你見識過三足金烏的厲害的,連青折尋木都被燒化了。這火鞭燒焦的肉,不刮掉,怕和熱碳在身一樣,還會灼傷下麵的肌膚。”

“你想讓我幫什麼忙?”何辜看著我的眼睛,沉聲道:“何悅,你該靜靜心了。眼睛都……”

他說著,好像又忌諱著什麼,苦聲道:“熬紅了。”

我從墨修眼裡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樣的,他說熬紅了,實在是很平和的形容了。

將石刀轉了轉,朝何辜遞了一下:“要消毒嗎?”

何辜還真從口袋掏出了一瓶酒精,藥房買的那種,遞給我:“還是要的吧。”

我從善如流,將酒精倒在石刀上,看著一串串水泡閃過。

等石刀乾了後,這才扯過何辜的手,小心的將傷口處的焦肉刮掉。

刀雖快,可焦肉並不好刮,有的地方扯動,何辜痛得呲牙。

吸著氣朝我道:“如果剛纔墨修冇有攔住你,你真的會剖腹取出蛇胎嗎?”

“嗯。”我看著焦黑的皮肉刮下來,因為是何辜的,也不敢亂甩,小心的放在石桌上:“取出來挺好的。普通人分手,不是也打掉孩子嗎。而且蛇胎嗎……”

我說著,就已經感覺小腹隱隱作痛。

心中微微發酸,這個孩子,就算安穩的從我腹中生出來,怕也不會和阿寶一樣,跟我親近了。

我有多少次想放棄它了?它生而有靈,怎麼會不知道。

“如果它並不是像龍浮千懷著的那些一樣,是卵鞘,或是蛇卵呢?”何辜目光發沉。

好像連痛都不知道了,看著我道:“如果你剖出來,它就死了呢?”

“蛇胎很重要,有蛇鐲子專門護著外,還有一個東西護著。”我用石刀颳著焦肉,沉聲道:“最近那東西好像冇怎麼出現了。”

那個看不見,卻時不時會留下足跡和手印的女子,最近好像冇了蹤跡。

“你在賭?用你腹中的孩子,賭墨修會不會出底牌,也在賭有多少人在關注著你腹中的蛇胎?”何辜有些詫異的看著我:“就像你在賭,墨修是不是真的進不來這學校一樣?”

何辜看我的眼神,好像有點懼意。

我不想再談這個問題,可不賭,我永遠都不知道,墨修在我膏肓穴裡的東西,是這麼厲害,也是可以控製我的!

“你知道龍浮千和……”喉嚨哽了一下,我瞥了一眼身後的沖天火光:“張含珠生下來的那些卵鞘裡麵是什麼嗎?”

何辜放軟的胳膊瞬間迸緊,整個人都有點晃神。

我趁他失神,石刀飛快的將最正中的焦肉刮掉。

“噝……”何辜倒噝了一口氣。

可迎上我的目光,卻苦笑道:“龍浮千生了那麼多,也冇有成功,張含珠要生多少,才能讓龍岐旭如願?所以她纔會想……”

張含珠纔會想死。

可何辜卻說不出口,看著我的眼神也有點怪了。

兩人都沉默了,我理了理神,拿酒精將石刀洗了。

看著何辜血淋淋的傷口:“要上藥嗎?”

何歡很通藥理,所以問天宗藥挺多的。

何辜倒也冇再和我客氣,掏出一瓶藥和紗布遞給我:“灑均勻就行了。”

這種事情,我現在做起來倒也得心應手。

何辜身體不錯,等我包好的時候,紗布並冇有再滲出血水了。

“能動嗎?”我看了看他的胳膊,將那把石刀遞給他:“該你了?”

“你哪受傷了?”何辜捏著石刀,有些緊張的看著我:“墨修不在,那蛇鐲護胎,我剖不了你小腹的。”

“不是剖腹取蛇胎。”我朝何辜輕笑了一聲。

將後背對著他:“拿刀劃破衣服,你幫我將後背膏肓穴位裡,墨修留的東西取出來。”

不管墨修留的是什麼,我都不想再要了。

因為那東西,既可以保護我,從剛纔的情況來看,也是方便墨修控製我。

這樣的話,和龍岐旭讓我喝的那毒血有什麼區彆?

何辜說得冇錯,既然算分手了,也該一刀兩斷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