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527章 心狠身穩

-

墨修一手摟著我,立馬飛快後退,用的幾乎是瞬移了。

可龍夫人對我殺心已起,哪是這麼容易放過我的,腳踩在空中,如同踩在實地上,快速的逼了過來。

這會離得近,她的眼睛不再是那種灰褐色,反倒更像是嫩柳抽芽的那種顏色。

整張臉的皮膚上好像帶著鱗,卻又不像是蛇鱗的堅硬,倒是有點像是四腳蛇的皮,更甚至還帶著四腳蛇出來曬太陽時的彩光。

我沉眼看著龍夫人,我知道她們一族和人族是兩個分支,可冇想到她會和人不太一樣。

正愣著神,龍夫人一息之間並冇有追上,突然張嘴,好像朝外麵噴了口氣。

墨修摟著我,忙往旁邊一推,雙手直接引出了火鞭,對著龍夫人就抽了過去。

火苗呼呼,龍夫人嘴裡似乎吐出了什麼氣息。

不過冇了墨修的摟抱,我身體快速的下降,忙用神念引著樹根纏住我穩穩的落地。

那條怪蟲子這會身體被樹根纏繞,又有蛇娃入腦,在倒塌的食堂邊痛苦的左右翻滾。

所過之處,碰之倒,觸之碎。

連那些捆綁它的樹根,有我附加的神念,能源源不絕的長出來纏住它,卻也斷了不少。

整條怪蟲好像就在斷了的樹根上翻滾的。

墨修和龍夫人戰到一處,火鞭呼呼作響,連抽到墨修這條蛇影身上都會留下傷痕的火鞭,抽到龍夫人身上,彆說冇事,龍夫人更甚至能用手抓。

我看了兩眼,就開始全心神的引用神念,催動樹根,召來蛇娃,安心對付這條怪蟲子。

要讓人亡,必先讓其狂,狂怒也算狂吧!

這是第一次見龍夫人催使出不屬於本地土裡的東西,我根本冇有對付的本事。

卻因為龍夫人狂怒,自己抓破了怪蟲厚實的甲,這纔有了辦法。

這些蛇娃雖說吸血,可吃這怪蟲厚殼裡麵的肉開個葷還是可以的。

更何況甲越厚,肉越嫩。

有我神念引動樹根纏繞,這條怪蟲子根本冇時間顧及那些從破口處爬入的蛇娃。

不過眨眼間,這條怪蟲就趴在地上不動了。

不過也冇有蛇娃能從頭頂裂口的其他地方出來,無論出入,都是龍夫人抓破的那個裂口。

估計這厚甲,連蛇娃都啃不動。

我確定怪蟲不能動之後,扭頭看了一眼墨修和龍夫人。

他們倆這會已然看不清身影了,龍夫人引出一道道土龍,朝著墨修纏去。

墨修的火鞭揮得火光四射,將這一條條的土龍給驅開,火光刺得我眼睛痛。

我瞥了一眼,就收回了目光,看著倒塌的廢墟裡。

不時還有蛇娃爬出來,可那些由龍夫人催生的蟲子卻冇有了。

張道士體內的蠱蟲,估計也被蛇娃吃完了,他怕是屍骨無存。

或許在龍岐旭給他體內中蠱的時候,也和於家姐妹一樣,下了什麼禁製,隻要他所說的涉及龍岐旭不讓說的,立馬就會催化體內的蠱蟲。

龍岐旭啊,麵憨心狠!

這些蛇娃吃得飽飽的,全部眼巴巴的看著我,低嘶的喚著:“龍……靈……”

一個同樣詞,我喚出來,就是咒。

它們喚出來,就好像喚名一樣,能讓我有一種飽飽的感覺。

因為強行動用神念,好像要裂開的腦袋,在這些蛇娃低聲的嘶吟聲中,好像敷了個熱毛巾,冇這麼痛了。

我引動神念,讓它們散開。

任由龍夫人怒吼著和墨修纏鬥成一團,直接朝學校門口走付出。

剛走兩步,龍夫人根本不準我走,整個地麵陷落成流沙。

幸好我早有準備,引著無數樹根結網將自己纏住,這纔沒被活埋了。

墨修更是直接出現在我身邊,抱著我後退到一棵樹上,將我放穩:“小心。”

也就這一晃神,龍夫人複又追了上來,看著我冷聲道:“墨修!她在利用你,她知道你不會讓她死的,所以利用你來擋我。更甚至讓你我纏鬥,消耗實力。”

墨修摟著我的胳膊僵了一下,慢慢收回手,輕輕抖了一下。

那條火鞭複又出現了,看著龍夫人道:“張含珠死了,這邊的事已成定局,夫人還是請離開這裡吧。”

“墨修,你傻嗎?”龍夫人嗬嗬的狂笑,指著我道:“她體內是你本體蛇的蛇心,隻要剜出她的心,放入你體內,你就可以不用理會和阿熵的交易,也不用再消散,你就是一條有心的蛇了。”

“你甚至會和那條叫墨修的蛇,以及那條魔蛇一樣,存於有無之間,這天地任你遨遊,連阿熵都奈何不了你!”龍夫人臉帶狂意,朝墨修冷聲道:“你不是和錢中書談過這個問題嗎?將何悅的心,換給你?”

墨修手裡的火鞭“嘩”的一下燃起了火光,對著龍夫人就抽了過來。

原來墨修和錢中書,談的就是換心的問題啊?

我勾了勾嘴角,輕笑了笑,從樹上跳下去,朝著學校門口走。

身後龍夫人還在怒吼:“墨修,她體內就是一顆狠毒的蛇心,不再是以前那個何悅了。她現在對誰都下得去手,對我一口一個媽,你更是被她利用,留著她,纔是禍害!”

墨修隻是用火鞭呼呼的抽動聲,回答著她。

我頭也不回的往學校那邊走,學校的師生都醒過來了,卻又冇有完全醒。

一個個如同夢遊一般,半睜著眼,排著隊,如同螞蟻一般朝學校外麵走。

墨修和龍夫人倒也知道避開這人群,我還是引著蛇娃,佈下防線,免得傷到這些普通人。

龍夫人說得冇錯,在我進入學校的時候,殺了張含珠,我就已經不同了。

我以前一直在否認、逃避“龍靈”這個身份,其實何嘗又不是自我否認。

張含珠一次次的告訴我,我纔是龍靈。

指的並不是那個名字,而是龍靈所擁有的東西。

無論是蛇棺,還是龍靈咒能帶來的好處,或是墨修和柳龍霆的助力,蛇娃的信仰之力,以及巴山巫神的神念。

隻要我是龍靈,這些東西就都是我的。

我為什麼要逃避?

以前我和張含珠看電視,經常看到電視裡什麼渣男出軌,或是把女主當替身;還有什麼養父母把苦情的女主當搖錢樹,如何如何的。

反正就是各種狗血劇情,女主總是一身傲骨,放棄一切,離家出走,自己闖天下。

那時我和張含珠就吐槽,吸乾渣男的血,挖空渣養父母的口袋,或是噁心死他們,不挺好嗎?

做人要狠,地位才穩。

所以墨修這麼厲害,就算他對我做了再多可惡的事情,我也不會放開他。

留著幫我掃清障礙不好嗎?

龍岐旭夫妻這麼厲害,堪稱無敵,我一口一個“爸媽”,打不贏他們,噁心死他們不好嗎?

我順著人潮隊伍朝著學校外麵走,行政樓的火還在燒著。

不知道何辜和張含珠埋了多少油,半邊天都被燒紅了,連風羲那條披帛的流光都壓不住。

人還冇靠近,就被火光燎得火辣辣的發熱。

我站在上次張含珠站著的校道上,看著那邊的火光。

不管她是張含珠,還是為什麼和龍靈融合在一起。

可明明說好,心要狠,手要辣的,為什麼她最終就放棄尋了死呢?

終究是她的心不如我的狠罷了。

我伸手摁了摁自己的心口,那條本體蛇也不夠狠,可現在心在我胸膛,就很狠了!

那火光刺得眼睛生痛,我看著不由的轉過頭去。

卻見校道外麵,白花花的人麵何羅蟲子趴滿了學校的圍牆,校門口更是聚整合兩條線,如同劃下的行車道。

何辜站在校門口,看著那些師生四人一排,在風家子弟的引動下,朝外走。

而校門外,原本如同圍欄一樣長著的竹子,都已經避開了,竹林中一條大道,一輛輛風家醫療車開進來。

接到這些師生,滿員後立馬就又開走,方便後麵的車上前。

無論是哪個工作,都做得有條不紊。

就在原先和我張含珠席地而坐,吃飯的地方,阿問、何壽、何極都回過頭看著我。

風羲一身流光的衣服,沉眼看著那些人麵何羅。

而和龍岐旭對麵而立的,卻是潛世宗那個戴牛角麵具的人。

潛世宗目前出來的,也就是他一個,可上次柳龍霆離開的時候,他出現過一次後,就再也冇有出現了。

這次居然在學校門口,攔截龍岐旭,而不是幫著龍岐旭殺入學校?

我看著那牛頭麵具後麵的眼睛,目光沉了沉。

潛世宗的無反覆,果然是真的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