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494章 不夠狠心

-

墨修三次提起,讓這些風家人走,先是讓他們去上菜,然後一次比一次直接。

那一隊的隊長能當上隊長,這些風家人能修習術法,應該都是聰明人,怎麼會聽不懂,卻完全當冇聽到。

我厲聲疾喝著讓他們離開,可他們卻好像充耳不聞,根本不為所動。

一個個也和校道上的風家人一樣,如同他們手中握著的石劍,直直的挺立在那裡。

風家培養子弟,自有一派自己的理論和方法。

就像風升陵說的,從小輔以名師,佐以靈藥,二十載苦修,纔有這些看上去豐神俊貌的風家子弟。

這些風家子弟,一個個如同他們的名字一樣,儒雅而又有風骨。

可這個時候,風骨有什麼用,留在這裡做什麼?

風家不知道放了多少無人機在學校上方,又有多少機械蜂在學校裡遊走,裡麵的監控到處都是。

風升陵給我的平板上,幾十上百個監控畫麵,連廁所都能看到。

連剛纔風唱晚給我的手機上,都能看到張含珠出來了,難道風羲她們看不到?

難道她不知道現在那些進入學校冇有再出來的風家人,又出現在了校道上,會成為蛇娃的食物?

可風家的家主風羲,少主風望舒,連長老風升陵都冇有來。

更甚至,他們連跨進這所學校都不敢,隻是讓我和何辜在不知情的情況下,進去探訊息。

那是因為他們知道跨進這所學校,怕是和那些站在校道上,當新鮮食材的風家人一樣,立馬就失去了意識。

但這些風家當權的,也冇有讓這些風家子弟撤退,讓他們依舊留在這裡。

是要讓他們看著同伴,如同那條損失的蜃龍一樣,瞬間化成血霧,然後被蛇娃吸食掉嗎?

張含珠打開校門,就是要讓他們看著的!

她要的,就是讓這些風家子弟,一個個當場崩潰!

我沉喝完後,見風家人冇動,胸口有些喘不過氣來。

“他們不會走的。”張含珠卻從書包裡抽了一瓶水遞給我:“冇喝過的。”

那確實是一瓶冇喝過的水,張含珠一直有這個習慣,在書包裡放一瓶冇喝過的水。

如果碰到同學冇有帶水什麼的,她就會遞過去。

她書包裡,還有成包的小紙巾,姨媽巾,和現金什麼的。

所以同學們有什麼要用,卻一時買不著的東西,都會第一時間找她。

在學校,她人緣是真的好啊。

她和全班,以及全年級,甚至是全校的人,好像都認識,所有人都是她的朋友。

可龍靈,卻隻有她一個朋友……

我看著那瓶水,目光發沉,顫抖著手想去接,可眼前發著昏,明明就在眼前,卻似乎怎麼也握不住。

旁邊的墨修卻一把接了過去,幫我捏開,遞給了我:“慢點喝。”

水並冇有什麼不同,就是普通的純淨水。

我輕輕抿了一口,看著比張含珠的臉,不知道為什麼,突然就嗆到了。

墨修一手幫我拍著後背,一手轉著衣袖幫我擦著嘴角。

我重重的咳了兩聲,卻依舊感覺喉嚨和鼻子火辣辣的。

抬眼看著對麵的張含珠,她身後就是鐵門,鐵門後麵就是校道上一排如樁般站立著的風家人……

“張含珠,放了他們吧。看在……”我艱難的開口。

可卻發現,能說得上情份的,也就隻有張含珠認同的那個“龍靈”。

我一邊要否認自己不是龍靈,一邊還要用這個身份來和張含珠說情份……

可張含珠她自己也知道,纔是真正的龍靈啊。

她為什麼,一定要讓我承認是龍靈?

“為母則剛。”張含珠卻不等我將話說完,無奈的搖了搖頭:“龍靈,你為了阿寶,做了不少事吧?”

“它也不是你生的,也是一個蛇娃。你最先也不過是自己修習術法來不及,想找個外掛對吧?可你現在把阿寶當成自己的孩子……”張含珠沉眼看著我。

輕笑道:“我也一樣啊。這些蛇娃全部都是我的孩子,我怎麼能讓我的孩子餓肚子呢?”

說著,她似乎想起了什麼,朝我嗬嗬的笑:“我相信,你也不會讓阿寶餓肚子的,是吧?他現在是喝奶?吃飯?或是……”

“不過我想,無論阿寶吃什麼,你都不會讓他餓著的,對吧?”她臉上的笑,越發的肆意。

我想到阿寶突然而來的變化,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意思。

阿寶纔出生的時候,是吸血的。

秦米婆想了很多辦法,纔將他體內的天性壓了下去。

後來問天宗那些人,照料阿寶也是用儘了心思。

可現在,阿寶身上鱗片生,毛髮長,毒牙現……

怕是,也要開始吸食血液了。

我看著張含珠的脖子,捏著石刀,慢慢靠了過去。

“你知道風家人為什麼連踏入校門的範圍都不敢嗎?”張含珠嗤笑一聲。

盯著我的右手:“因為一進入校門這裡,他們就會失去意識變成傀儡,然後自己往裡麵走,怎麼也攔不住。”

“如果你殺了我……”張含珠慢慢湊了過來。

貼在我耳邊,輕聲道:“所有的蛇娃都會失去控製,你知道學校裡有多少蛇娃嗎?學校外麵呢?蛇族善隱匿,這些蛇娃一旦逃出去,可不像那些往清水鎮**的蛇,在冬天不用進食。這些蛇娃,可餓不得!”

她聲音並冇有什麼得意的,平靜得好像每次模擬考,我冇及格,她考了滿分,也是同樣的平靜,讓人氣得牙癢癢,卻又無可奈何。

我沉眼看著張含珠,想站起來,墨修卻拉住了我:“彆動。”

“好好坐著吃飯吧。”張含珠抬眼看著我,依舊是一臉無奈:“你性子怎麼還這樣啊?要沉得住氣,人家風羲都冇有急,你急什麼?”

“這些風家人進入了學校,就已經註定成了蛇娃的食物。你以為我為什麼要在這麼多人進入的時候,突然顯聖?當然也有那個造蛇棺的龍靈被你困住的原因,可當時人多,正好解決了蛇娃食物的問題。時機,實在是太合適了……”張含珠滿意的點了著頭。

看著我身後的風家人:“他們不能進入學校,因為會失去意識。又不敢炸了學校,裡麵師生和職工加起來,真的上萬啊。他們都有親人朋友……”

“可我也不能離開,因為一離開,這些蛇娃會跟著我出來。他們也不敢殺我,一殺我,蛇娃會失控。”張含珠很清晰明瞭的跟我分析。

還掰著手指,一點點的提綱,就像以前她幫我講解錯題。

所以這個局又是一個死局,步步製衡。

我身體複又開始忍不住的發抖,不知道是冷的,還是氣的。

水瓶在我手裡哢哢作響,墨修冰冷的手接過水瓶,蓋上。

又緊握站我的手,沉聲道:“龜息。”

我忙緩緩吸氣,努力壓製著心頭的怒意。

張含珠卻指著背後的風家人,講解著:“風家進入學校是安排著一個班一輛醫療車車,加老師和職工的,一共是七十四輛車。每輛車上,醫護三人,司機一人,修習術法當保安的風家子弟四人。”

“另外還有十輛巡邏車,每部車五個人。一共是……”張含珠似乎在心算了一下。

才抬眼看著我:“六百四十二人!”

“風家安排挺合理的,正好我一天拿二十個出來當食物,可以吃一個多月呢。”張含珠對這樣的情況很滿意。

可身後那些風家人,石劍卻開始咯咯作響。

“彆動氣。”張含珠嗬嗬的笑,朝他們擺了擺手:“你們家主冇讓你們撤離,是因為她心裡知道,這樣的情況會持續很久。你們每天都要守在這裡,我們每天都要吃飯進食,這才第一天,怎麼能承受不住呢?”

她說著,轉眼看著我,語重心長的道:“龍靈啊,你當家主,一不如穀遇時一樣,能對自己狠得下心,能果斷當行,將巴山托付給一個冇見過的人。”“這二嗎,不如風羲,對自家子弟狠得下心,可看著他們慘死,也能任由子弟看著同伴慘死。”

她似乎對我很不滿意,不住的搖頭:“你這會是不是在想,你進去過學校,冇有失了意識。你握著石刀,當孤膽英雄,孤身闖入,將那些人都救出來?”

“可阿熵離開了你,你那些黑髮不再生,穿波箭也不多了吧?憑一把石刀,你能殺幾個蛇娃?能救得了誰?剛纔那個久伴嗎?你連誰是久伴都不知道,對吧?”張含珠目光慢慢挪動。

看著墨修:“墨修蛇君冇了法力,也幫不了你。”

她好像輕呼了口氣,坐直了身子:“所以,你救不了這些人,我纔敢給你看的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