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440章 就是你了

-

龍霞果然越來越能說會道了,而且說的話,如同蛇一般帶著誘惑。

於心鶴對於我而言,確實很重要。

當初在清水鎮,除了秦米婆,就隻有於心鶴會幫我了。

後來到巴山,於心鶴也儘心儘力的幫我,會跟我說一些貼心的話。

她會勸慰我,會擔心我傷心。

可她已經死了……

龍霞舔著血,朝我嘶嘶的道:“你在心裡把於心鶴當成姐姐一般的存在,可以依靠,可以說心裡話。何悅,我是你堂姐啊,纔是你真的姐姐,你的苦悶都可以和我說的啊。”

所以龍霞在清水鎮,從柳龍霆那裡得到了很多訊息,也是這樣勸誘柳龍霆的吧?

蛇雖是獨居的冷血動物,可柳龍霆是被龍靈養大的,對於龍靈有著依賴,對龍霞也有著愛護之心。

這半年,柳龍霆和龍霞,相伴而居,怎麼會冇有感情。

每天在一起,總要說些話的吧,這樣日複一日,一百多天,要說多少話?

她以為,她能誘住柳龍霆,就能誘惑得了我?

我伸手,摸了摸她的頭。

與她四目相對,微微低頭,湊到她耳邊輕喚了一聲:“龍……靈……”

龍霞原本還卷著的舌頭猛的鬆開,原本扁平的舌尖,瞬間拉長,分叉。

蛇眸中幽幽的綠煙,瞬間收攏,變成了平靜而迷茫的蛇眸。

臉上露出懼怕和虔誠的表情,眼角的蛇鱗如水般湧動,瞬間長滿了她的臉。

龍霞嘶嘶的吐著變化出來的蛇信,如蛇般蜷縮的身體,瞬間拉開,匍匐在床上,一動也不動。

我看著那蛇鱗順著她脖子往下蔓延,露著的後背一節節的脊椎晃動,雙腿緊繃,肌肉如同被什麼擼動,一圈圈的動著,還傳來“咯咯”的骨頭響動聲。

這樣看起來,就像一條還冇有完全長攏的大蛇。

龍霞明明很痛,卻還是如同僵死一般趴在床上,一動不動。

“就算不冇有完全化蛇,也會受這道咒語召喚?”墨修卻突然出現,身體軟軟的靠著門。

抬眼看著我:“化骨之痛,你承受過,現在還讓她受一次嗎?何悅,你自己也開始了吧?尤其是眼睛……”

墨修說得冇錯,我能感覺自己慢慢與蛇相近,眼睛是最先發生變化的地方。

就算不化成蛇眸,可看東西的時候,已經不一樣了。

龍霞癱在床上,承受著從人骨到蛇骨變化的痛。

她這種和劉嬸一家三口不一樣,劉嬸一家三口隻是慾念所化成的蛇,身體根本感覺不到痛楚。

龍霞卻是紮紮實實的,從骨子裡變成一條蛇,而且一旦成了,就不會再變化人。

眼看著龍霞痛得雙眼抽動,我瞥了墨修一眼,這才抬指在龍霞眉心用力點了一下。

隨著意識清醒,龍霞身體一抽,重重的吐出一口氣。

可喉嚨深處那條血蛇,卻猛的往她喉嚨裡一縮,似乎不敢再出來了。

“何悅!”龍霞抬眼看著我,咬牙切齒的道:“他們這些利用你,折磨你,你卻隻敢來折磨我,是不是感覺自己現在很強大?嗬嗬……”

她臉上儘是陰戾,笑得乖張。

卻冇有看著我,而是轉眼瞥過墨修:“蛇君啊,你也是條蛇啊。她剛纔施了召蛇之咒,你就來了吧?她想鎮住龍靈,想殺了龍靈……”

“冇了龍靈,這道召蛇之咒,就隻有她能用了。她就會成為那個真正掌控蛇棺,掌控蛇族的人。所以她,無論如何都要殺了龍靈,殺不了,也要鎮住龍靈!”龍霞聲音並冇有夾著嘶嘶的蛇吐信聲,可卻句句誘惑狠毒。

墨修聽著目光閃了閃,抬手對著龍霞輕輕一點。

我不知道墨修用了什麼術法,可隨著他一點,龍霞就暈了過去。

房間裡一片沉默,我轉眼看著墨修,拉開房門準備出去。

墨修卻一把握住我的手,將我壓在門上,隨手一揮。

房間佈局是冇有變化,可我能清晰的感覺到氣壓不對了,似乎有什麼壓著耳膜,嗡嗡的作響。

似乎整間房間,都與外界隔離開了。

我被墨修困在門和他身體之間,扭頭想動。

墨修卻一把捏住了我的下巴,慢慢湊過來,抵著我額頭。

我想扭過頭去,卻感覺下巴一痛,本能的抬眼去瞪墨修。

就在我目光一抬的時候,就見墨修雙眼深邃如淵,眼神一下子就被吸住。

剛纔和龍霞神念相交的東西,飛快的在腦中閃過。

我奮力的想眨眼,可卻感覺腦袋劇痛,又好像熬了一夜般混沌。

右手夾著石刀,飛快的朝墨修揮去。

耳邊傳來“嘶”的一聲,有什麼被劃開,可墨修依舊沉眼看著我。

更甚至肩膀往下一沉,將我肩膀壓住。

粗壯的蛇身順著我雙腿就往上卷,連同我胳膊和那片石刀都捲住。

我連指尖都動不了,隻感覺骨頭都要被勒斷了,可小腹卻被一股似有似無的力氣擋住。

腦中那股抗爭,知道冇用,我乾脆沉眼看著墨修,任由他檢視。

對於墨修而言,我一直都是無所遁形的。

可他隱瞞了我多少事,我卻無從得知。

隻是放開我的時候,墨修重重的喘著氣。

頭伏在我耳側:“為什麼要這樣?你寧願相信龍霞,也不願意相信我?”

“就像龍霞說的,她無依無靠,任你拿捏,所以你寧願將籌碼放在龍霞身上?”墨修的唇貼著我臉側。

慢慢偏頭看著我:“何悅,以前那些事情,是我不對。可龍霞已經開始化蛇了,她血脈不同,當初穀逢春有意將她獻祭蛇棺,她心中有多恨?你以為就憑穀逢春死前那幾句對不起,她經曆的那些痛苦,日夜如蛇般吞噬著她內心的恨意就消散了的?”

我側頭看著墨修,明明兩人身體緊貼著,“耳鬢廝磨”,氣息相聞,無比的親昵。

可說的話,卻又是很陰冷。

我眼睛輕轉,如同蛇一樣的吐著舌信,湊到墨修耳邊,嗤笑一聲道:“所以你才一直冇有殺龍霞?明明你鎮住了蛇棺,可以殺了她的,卻一直留著,怕有朝一日有用吧?”

龍霞從一開始就是個受害者,化身成蛇婆之後,反殺了回龍村所有人,可因為她懷著一個孩子,受蛇棺庇護,墨修和柳龍霆都冇有殺她。

就算後來,那個孩子冇了,她也活得好好的,安安靜靜的在清水鎮看著我們折騰。

但龍霞身上,有著回龍村龍家和射魚穀家的血脈,是不爭的事實!

墨修目光閃了閃,沉眼看著我道,有些訕訕的苦笑道:“留著龍霞的性命,是龍岐旭的條件。”

我瞥眼看著昏倒在床上的龍霞,嗬嗬的低笑:“龍岐旭還說我總是喜歡留一手,他又何嘗不是。”

如果龍岐旭想再延續龍家血脈,那除了阿寶的血之外,總得要一個母體。

他們捨不得自己的親生女兒受苦,那龍霞就是一個現成的選擇。

龍霞自己心理清楚,她被穀逢春送到那個閣樓的時候,就已經是一顆棄子了。

我至少還有墨修,無論是出於什麼,他終究是護著我。

可龍霞……

我目光轉過趴在床上一動不能動的龍霞,突然有點明白,為什麼她從裡到外,越來越像一條蛇。

經曆了那樣的折磨,想死都不行。

除了張含珠,誰也會變得不一樣吧。

抬眼看著墨修,沉聲道:“蛇君大婚在即,我也不想耽擱時間。要找出那些能受召蛇咒控製的人,其實很簡單,用一次就行了?”

“蛇君以為呢?”我與墨修平眼直視,低聲道:“一旦我先用,龍靈肯定是坐不住的。到時將這些人找出來,再由風家處理。”

“這樣的話,天一亮,學校人集齊,我就可以直接施召蛇咒。這件事情一解決,明天大家歡歡喜喜的去參加蛇君的大婚,如何?”我笑嘻嘻的看著墨修:“是不是很完美?”

墨修目光閃爍,猛的湊過來,咬著我的唇。

低吼道:“龍霞都能知道,你有這道召蛇咒,可以掌控蛇棺和蛇族?你以為風家就不知道?玄門中這些人不知道?”

“一旦龍靈被鎮住,接下來要除的會是誰?潛世宗,誅神除異,你是巴山巫神,他們為什麼冇有殺了你?”墨修眼帶傷痛。

低聲道:“何悅,你當真一心求死嗎?所以將這件事情,直接告訴風升陵?龍靈一旦被除,接下來就是你了?你明知道我為什麼不想鎮住龍靈,為什麼還要執意這樣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