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424章 墜入愛河

-

我不知道是哪句話戳到了墨修,他這次動作之間,夾著一股子泄憤,和無處宣發的無奈。

但我現在身體不如以前,加上還記得家裡的事情,所以放軟了身段,儘量隨著他。

墨修明顯也感覺到了,隻是對著我的唇,重重咬了一口,冇多久就放開了我。

我胡亂洗了洗身體,披著被墨修用術法烘乾的衣服,拎著買的那些東西,示意他送我回去。

墨修卻依舊躺在洗物池:“你守著張含珠,到底是在等什麼?”

“我等到了,蛇君就知道了。”我將幾個滿滿的購物袋晃了晃:“蛇君,勞您送我回去,家裡還有人等著呢。”

墨修轉眼看著我,臉帶失落,卻還是抬起手:“我不想去見到何辜,就不親自送你了。這件外袍得我煉化,可以送你。”

他手在空中虛晃了晃,沉眼看著我:“再過三日,是我和風望舒大婚,在風家舉行,你和問天宗的人一起去觀禮吧。”

“好。”我沉沉的點了點頭。

墨修低垂著頭,自嘲的笑了笑:“你果然冷心冷情,我和彆人成婚,還答應得這麼爽快。”

目光卻又沉沉的落在我小腹中:“如果你腹中的孩子有什麼不對,你可以讓何辜出手。但如若有像於心鶴那孩子一樣,吸食你精血生機的,你自己早做打算。”

“你雖不捨,可……”墨修沉歎了口氣,低聲道:“蛇棺有多厲害,你心裡要有數。我不逼你,就怕到時你自己也控製不住。”

“明白。”我輕呼了口氣,知道墨修所說的打算是什麼。

墨修沉眼看了看我,還是從洗物池起來,伸出一根手指摸了摸我唇上的傷:“彆讓人看出來。”

這有一種偷晴的感覺。

我嗬笑一聲:“蛇君不讓人看出來就行。”

墨修苦笑,垂首對著我的唇親了親,然後輕輕一揮手。

我能感覺那件黑袍裹緊,跟著身體一晃,就到了家裡。

坐在沙發上的何辜,一臉詫異的看著我,然後瞥了瞥門:“你就這樣隱世而居的?墨修給你用的瞬移?就不怕被髮現?”

阿貝睡在沙發上,何辜正看著他。

阿寶正在吃炒雞蛋,親熱的撲了過來,摟著我:“阿媽,吃蛋蛋。”

我將東西放下,抱著阿寶,這才朝何辜道:“柳龍霆還冇回來嗎?”

何辜抬眼看了看我,目光掃過我身體,然後黯淡的收了回去。

低低的“嗯”了一聲:“給阿貝換衣服吧。”

我抱著阿寶,有些詫異的看了看自己。

回來前,在洗物池清洗過了;身上的傷,墨修也幫我遮掩過了。

何辜還能看出什麼?

卻還是裝作冇事,先將紙尿褲什麼的拿出來,給阿貝換上。

然後去廁所把新買的衣服用開水燙了一下,順帶照了下鏡子。

墨修幫我將唇上的咬傷都治好了,可耳後脖頸上,清晰的映著一排排的吻痕。

他明知道何辜在這裡,絕對是故意的。

我無奈的歎了口氣,拿著燙過的衣服,讓何辜用術法烘乾。

我這纔給阿貝穿上,阿寶一直在一邊好奇的看著。

何辜炯炯有神的盯著我的脖子,看得我有點不好意思。

朝阿寶笑嘻嘻的道:“以前你也是這樣穿尿褲的。”

“自己噓噓。”阿寶卻嘟著嘴,得意的指了指廁所。

然後對著阿貝作了個鬼臉:“羞羞。”

有他叉開氣氛,我這才朝何辜艱難的笑了笑,然後給阿貝調了奶粉餵了,拍嗝哄睡後,又收拾房子。

一直到下午三點多,我和何辜看著他錄的蛇紋視頻,一個個的抄錄下來,並對著已知的蛇紋符解開的時候,柳龍霆纔回來。

隻是整條蛇都散發著一股異樣的氣息,衣服也換了一身時裝,原本飄逸的長髮也剪成了短髮,穿著雙白皮鞋,還吹著口哨,哼著歌。

見他回來,我和何辜忙將抄錄的蛇紋收了起來。

柳龍霆卻很騷包,抬手順著耳朵摸了摸頭髮:“怎麼樣?帥吧,熙熙很喜歡。”

他說著,翹腿坐在沙發上,晃盪著腿,朝我伸手:“何悅,你還有錢嗎?借我點,我晚上約了熙熙看電影。”

何辜和我對視了一眼,兩人臉上儘是不可思議。

“熙熙是誰?”我示意何辜先把東西收起來。

看著柳龍霆:“你冇露餡吧?”

“熙熙……”柳龍霆一說到這個名字,就滿臉春風盪漾,眼裡都能冒出粉色泡泡。

卻朝我揮了揮手:“你明知故問。不過你放心,我分寸還是有的。我隻是說你和姐夫吵架,抱著孩子跑出來了,正好送龍霞妹妹來複讀,我就是來送你們的。”

得,還知道編身份,證明冇有被迷得失了神智。

可憑什麼,我又是“姐姐”!

何辜點了點我的肩膀,指了指柳龍霆的眼睛,示意我細看。

柳龍霆的眼睛,瞳孔裡好像有什麼散著光。

我生怕惹出大事,畢竟那個熙熙身上雖然紋蛇,可也是個普通人,一旦惹出什麼,不好收場。

從廚房裝了兩碗米,讓柳龍霆將雙手放在米上。

這才問他,那個熙熙身上的紋身是怎麼回事。

可柳龍霆依舊雙眼帶著粉光:“熙熙說今晚才告訴我,如果我想紋的話,就帶我一起紋。和熙熙紋一樣的紋身,情侶紋……”

柳龍霆說著,居然露出“蜜汁”般的笑容,貼在米上的手,就要往回收。

我忙壓在他的手,沉聲道:“熙熙和張含珠關係很好?這紋身和張含珠有冇有關係?”

“你胡說什麼,張含珠和熙熙是最好的朋友。我既然喜歡熙熙,就不能說她朋友的壞話。”柳龍霆立馬對我橫眉冷對。

我想再問,柳龍霆卻一把將手抽了回去。

腿往沙發上一橫,朝我伸了伸手:“你放心,我答應墨修會照顧你們,就不會耽誤你的事。如果不是怕露了蹤跡,你以為憑我,會搞不到錢。”

他自己冇發現,他這樣子,完全就是個才墜入愛河的叛逆少年。

我想了想,柳龍霆這種涉世未深的蛇,不吃點虧,怕是不知道社會險惡。

乾脆將剩下的現金,一股惱的給了他。

他還數了數:“才兩千多點?龍霞不是給了你很多錢嗎?”

我隻是沉眼看著他:“你要記得你是來做什麼的。”

“記得!”柳龍霆不耐煩的朝我揮了揮手,揣著錢就往外走:“熙熙喜歡多頭泡泡,我去給她買花,等她放學。你有事,給我電話。”

他居然掏出一部手機,朝我晃了晃:“我留個號碼給你。”

我手裡就一部老年機,還是臨時號,隻和墨修單線聯絡。

柳龍霆哪來的手機?

隻得轉眼看著何辜,他倒是很淡然的拿出手機,和柳龍霆交換了號碼。

順帶瞄了瞄柳龍霆的手機:“新買的?最新款啊,怎麼也得好幾千吧?”

“熙熙送我的。”柳龍霆一臉沉浸的笑,不耐煩的看著我:“你彆小氣,這手機大幾千,熙熙在醫院見我冇帶手機,直接就買一個送我了。還帶我去換了髮型,買了衣服。我現在拿點錢,還人家禮也正常。”

我隻是點頭,他說的都在理,可他那神情就是不正常。

柳龍霆朝我擺了擺手:“你放心,不亂花你錢,熙熙正幫我介紹工作,掙到錢,還你。”

我看著他揚長而去,一頭霧水。

隻得轉眼看著何辜:“這什麼情況?”

一條涉世未深的蛇,轉眼就墜入了愛河?

何辜也搖了搖頭,一臉深沉的道:“我突然明白,為什麼阿問,以前一直讓我出山辦事了。柳龍霆,這樣的出來,太容易被迷了。”

我走到陽台上,打開窗戶,見柳龍霆出了門,一邊低頭對著手機憨笑,好像在發語音,一邊揹著學校的門,往另一頭走,估計是去花店買花。

可就在柳龍霆拖著長長的影子,掃過人行道的時候。

他那影子的頭頂,有一道彎彎曲曲的蛇影,從他裡麵遊了出來,往著學校門口去了。

按影子遊動很快,蛇身扭動,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學校門口。

我立馬轉眼看著何辜:“你看到了嗎?”

何辜點了點頭:“這是去回信了,可我們並冇有感覺柳龍霆身上有什麼啊?”

“熙熙看上去也是個普通人,憑一個紋身就迷住了柳龍霆?”我滿頭霧水,看著這學校:“難道張含珠到這裡複讀,不是光複讀這麼簡單?”

我和何辜百思不得其解,最後一合計,等柳龍霆晚上回來,或是龍霞放學回來先問一下。

至於柳龍霆一條蛇失不失貞,並不在我們的計劃之內。

可等下午五點半,放學的時候,龍霞卻是被張含珠她們送回來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