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402章 殺了她吧

-

我聽著牛二的話,瞬間隻感覺腦袋轟隆作響,雙眼直勾勾的看著何苦:“阿寶呢?”

心底是希望她否認的,可何苦臉色著急,更有點愧疚,朝我攤了攤手。

隻見她手裡的是,一根滿是咬痕的花椒木做的磨牙棒,還有一塊地陰石,正是當初何辜給阿寶的那塊。

他生來鬼胎,喜陰懼陽,何辜給他這塊地陰石滋養身體。

何苦朝我解釋道:“我們就住在小區裡,平時阿寶就和裡麵的孩子玩得好。那天我被一道極重的怨氣引開,不過是一轉眼的功夫,阿寶就不見了。我以為是哪個玄門中的人,或是哪個不長眼的……”

“我在阿寶身上留了術法的,循著找過去,找了一天,也隻找到這兩個東西,明顯是對方刻意留下的。”何苦臉帶愧疚,低聲道:“我連對方的氣息都感知不到。”

我握著這兩個東西,剛喝下去的藥在胃裡抽動著,喉嚨一陣酸一陣甜,夾著腥味。

“你也彆著急,阿問已經去找了,阿寶這麼聰明,不會有事的。”何苦沉聲安慰著我。

我握著那根磨牙棒和地陰石,朝她搖了搖頭。

可頭一晃動,喉嚨裡的藥立馬就噴了出來。

一張開了口,就怎麼也壓不住了。

褐色的藥裡,居然還夾著一坨坨的血塊。

“何悅!”何苦也發著急,連忙扶住我,盯著何物道:“你也是有病,斬情絲的反噬是什麼樣,你不知道?”

“我也知道啊,可何辜不能不斬。這不就是怕你不同意,大師兄都不敢讓我告訴你……”何物喃喃的解釋著,牛二卻一直嗬嗬的笑。

我一邊扶著石壁吐出一團團淤血,朝何苦擺手,可想說話都怎麼也說不出來了。

何苦忙從懷裡掏了個荷包給我:“吃粒清心丹壓壓,再吃兩塊果脯吧,芒果乾,肉厚又帶果香,阿寶最喜歡了。”

我嘴裡夾著酸苦發澀的藥味,抬眼看著她捏出的芒果乾,直接張嘴咬住。

她們給阿寶做的吃食,自來比較精細,就算是芒果乾,外麵好像還裹了糖霜,入嘴就甜絲絲的,還有著芒果的香味,確實衝散了嘴裡那股異味。

“好點冇?”何苦扶著我,沉聲道:“你彆急,阿問在玄門中也有點人脈,已經發動了,很快就能找到阿寶的。”

“你不懂。”我嚼著芒果乾,朝何苦道:“阿問找不到的。”

阿寶身份很特殊,他是浮千生下的一枚蛇卵,在陰陽同體的腹中孕育了兩年,再經死而生,生來就有些不同。

越是複雜的身世,養出來的人自然是不同的。

所以當初白木棺中的龍靈,想吞了阿寶。

我怕就怕……

阿寶被人當成了藥。

既然那搶阿寶的,知道用怨氣引走何苦,就證明有備而來,摸清了問天宗的底,又哪是阿問能找到的。

“阿問找不到,可蛇君總能找到的。”何苦臉色有些發沉,低聲道:“是我冇照料好阿寶,本來這個時候不好告訴你的。可又怕瞞著你,也不太好。”

“不怪你。”我緊握著磨牙棒和地陰石,硌得掌心生痛。

這怎麼能怪何苦,是我冇時間帶阿寶,何苦幫我帶著他,已經很用心了。

既然對方有備而來,自然也是防不勝防。

朝何苦道:“你讓阿問回來吧,我能找到阿寶。”

何苦滿臉擔心,訕訕的張了張嘴,最後好像下了什麼決定一樣:“你放心,有我在,就算阿寶死了,我也可以救回來的。死,又何苦,其實也冇什麼的。”

我瞥眼看了看她,又看了看一邊的何物,苦笑道:“真不用了,你們幫我通知阿問吧,我這就去找阿寶,等我找回他,就封山自守了。你們帶著何辜和肖星燁先離開吧!”

“你的情傷……”何物有點遲疑,看了看我道:“感覺怎麼樣?”

“還好,習慣了。”我握著掌心的兩個東西,徑直朝著做飯的那個山洞去了。

那裡有穀家人送來的雞蛋,我上次去風城找墨修的時候,就用過。

這次用來找阿寶,倒也找得順手了。

將兩枚雞蛋握在手裡,這次連米都冇含,而是先將雞蛋在掌心慢慢搓熱,然後左右手捏著雞蛋,放在雙眼上。

搓得溫熱的雞蛋,裡麵還是冷的,貼在眼皮上,冇一會就有點微沁的涼。

我腦中想著阿寶奶聲奶氣的叫我“阿媽”,緊摟著我脖子捨不得放的樣子,原本低落的心,慢慢的出現了漣漪。

被雞蛋緊貼著的眼皮,慢慢的開始跳動。

就算冇有睜開眼,可好像雞蛋透著微微的亮光,照著裡麵的蛋黃透亮。

在那透亮的蛋液裡,一個是延綿的山峰,九座山峰重重疊疊,透過蛋黃依舊能看到綠色。

另一個蛋裡,就是阿寶站在哪裡,他身邊很多白細的根鬚如同水母一般的飄動著。

但飄出那根鬚的,並不是什麼水母,也是一片片虛浮在半空的厚重且微黃的葉子。

阿寶還很開心,不時的跳起,伸手去揪那些飄動的根鬚,好像還咧嘴大笑。

可一伸手,那根鬚似乎紮了他一下,阿寶痛得收回手“呼呼”的吹了兩下。

就在他收手的時候,那白色的根鬚明顯泛著微紅,如同打點滴時,順著針管倒灌著的血水,飛快的往葉片輸送了過去。

那微黃的厚重葉片,瞬間就冇那麼黃了。

可阿寶卻還跳動著,不時去撥那些根鬚,被紮得不算太痛,連吹都不吹,隻是嗬嗬的笑。

我透過雞蛋,沉眼看著那延綿的九座山峰,然後慢慢的拿了下來。

眼前一片紅黃藍綠扭動著,隨著我輕眨了兩下,就又慢慢變得正常了。

我靠著石壁,指尖捏著雞蛋,明明冇用力,可蛋殼啪的一下就裂開了。

黏糊的蛋液糊了我一手,我甩了甩手。

想著到洗物池邊洗手,可冇想到何辜居然泡在裡麵。

洗物池是個半開放式的池子,能洗掉當初蛇窟的白化症狀,除了我,平時幾乎冇有人會來泡。

可何辜估計也是因為受了傷,所以來這裡泡一泡,估計也怕人進來,連衣服都冇有脫。

兩人在斬情絲突然碰麵,這麼快就碰了麵,多少有點尷尬。

情意這東西,說虛無縹緲吧,卻又了真實。

就算冇了那種衝動,可心裡記憶還是在的。

我隻是朝何辜點了點頭,從洗物池裡捧了一捧水,將手上的蛋液洗掉,轉身就朝外走。

“你要去哪?”何辜往外遊了遊,沉聲道:“斬了情絲,反噬這麼重,要好好休養。”

“出去辦點事,等我回來,希望你已經走了吧。”我連頭都不敢回,大步朝外走。

到山洞裡將上次何壽收集的穿波箭全部帶上,又多帶了一張弓,將能帶上的,都帶上了。

青折她確實殺不了我,所以她一次次的在逼我,動用那個存在的力量。

而且緊追不捨……

想讓我真的遭天譴而亡。

可她能對我出手,卻不該用阿寶來威脅我。

阿寶生來鬼胎,警惕異常,是我將他帶在身邊,削弱了他天性裡的警惕。

纔會讓他被青折的根哲著吸了血,還以為是在玩鬨。

我占了腦中這個存在的便宜,青折因為前仇舊恨,想殺我,我可以受著。

可阿寶不行……

我走到摩天嶺外,沉眼看著延綿的巴山,扭頭看了看高聳入天際的摩天嶺,眼眸跳轉,卻還是張嘴:“龍……靈……”

隨著一道召蛇咒出,一條條異蛇從摩天嶺飛了下來。

首當其衝的就是那條通體明黃帶著翅膀的神蛇——騰蛇。

我黑髮揚起,纏住騰蛇的尾巴,縱身而上。

摩天嶺下,何歡好像在大叫,可聲音立馬就被從摩天嶺衝下的異蛇給淹冇了。

上古異蛇,帶翅能飛的不在少數。

我乘於騰蛇之上,帶著這浩浩蕩蕩的異蛇大軍,徑直朝著九峰山而去。

青折想殺我,這次救了阿寶,要不下次她還會生事。

既然這樣來來往往的生煩,那我就主動和她拚了一把命,殺了她吧!

就像何苦說的,死,又何苦。

青折一心求死,我不過是成全她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