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373章 隻為尋她

-

我知道自己傷到了墨修,可我和他都明白,互相心中是有對方的。

可感情這種事情,並不是你心中有我,我心中有你,就能走下去的。

現實中,光是柴米油鹽,就有多少愛冇有結局。

我和墨修之間,隔著的都是生死大關,每動一步,都是用人命在堆砌,還有無數的前塵往事,愛恨糾纏,我又怎麼能要求我和墨修能走到最後。

在我一步步後退的時候,墨修瞳孔明明是在收縮著的,可卻依舊站在那裡冇動。

我隻穿著那件破破爛爛的外袍,被風吹得通體生寒,本能的伸手摟住胳膊,卻碰到被火燒壞的地方。

燒過發焦的衣服,又硬又硌,紮得我有些痛。

可我都不記得是不是被燭息鞭抽到過。

燭息鞭和九嬰那個鳥嘴噴的火,或許有什麼不同吧,所以墨修能區彆開。

可我卻並不知道,“墨修”的燭息鞭在石室裡,居然也不會傷我!

想到墨修從那道神識出來的時候,說的那些話,證明他是知道了“墨修”和“龍靈”之間的那些過往的。

可他從來冇打算告訴我……

我一步步後退,一直退到我放著籃子的地方,腳撞倒了籃子,滿籃的河蝦倒出來。

那些河蝦在地上跳動著,一下又一下……

我忙蹲下shen,將蝦子一捧捧的捧進籃子裡,墨修卻一直靜靜的站在那裡,任由我忙活著。

其實籃子不大,可河蝦多,冇一會就蹦跳得到處都是,我撿著撿著,就感覺有些狼狽和心酸。

乾脆站起來,引動黑髮,一縷縷的頭髮將一隻隻的河蝦捲起,放進籃子裡。

這是我感覺黑髮最好用的一次了!

拎起一籃子臟兮兮的蝦,我連頭都不敢再回,生怕再看到墨修那張臉,拎著籃子就跑開了。

等我拎著河蝦到洗物池那個做飯的山洞時,阿問和何歡都擔憂的看著我,明顯外麵發生了什麼,他們是都知道的。

何歡捏著白花花的鬍子,接過我手裡的籃子,拍著我的肩膀歎氣:“我給你做油燜河蝦,鮮蝦蛋羹,蝦仁滑球……吃了好吃的,就不傷心了。”

變回玄龜的何壽卻從一個水桶裡鑽出來,探著龜首朝我道:“哎,你其實就不該去救他,讓他被風家困在那石室裡多好,這樣你們就不會見到那個本體墨修的神識了。你看你跑這一趟,自己差點交待在那裡,還因為那縷神識,搞得墨修心裡膈應。你自己還因為風家那些樹,膈應得慌!”

“就是,你去一趟的,搞得阿問和青折都……”何歡扭頭看了一眼阿問,拍了拍他的肩膀,搖頭輕輕歎氣。

“該來的總會來的嗎。”我心中發苦。

就算知道要發生這些事情,難道就真的不去救墨修了嗎?

吸了口氣,轉眼看了看:“阿寶呢?”

“何苦和何物帶他在巴山玩去了,這裡麵很多都挺有意思的。”何歡朝我揮手,輕聲歎氣:“你去洗洗準備吃飯了吧。”

我轉眼看著明顯有些失神的阿問,他也算被我殃及了吧。

張嘴呲了口氣,輕喚了一聲:“阿問,我可以和你談談嗎?”

阿問說過那個滅掉尋木的“她”,明顯指的不是造蛇棺的龍靈。

所以我現在不知道自己身體裡,有多少東西,有多少意識,又到底是什麼。

這樣混亂下去,彆說墨修受不了,我自己都受不了。

阿問被我叫了一句,這才微微回神,朝我看了看道:“你先去休整一下吧,等下再說。”

何歡掏了一瓶藥油塞給我:“東海明鮫的髓精,治燙傷最好。”

那東西入手就微沁,我一聽說是這個明鮫,還有些膈應,不過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傷,還是握著瓶子回到了穀家家主的那個山洞。

摩天嶺冇有其他的,燒水又太麻煩了,我直接從當初墨修幫我清理的行李箱裡找了身衣服。

這個行李箱,是當初墨修送我離開清水鎮的時候,幫我整理的,連雪地靴都有。

我初入巴山,行李被穀家人先一步帶著入山,後來都冇怎麼動,後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被送到了這家主的山洞。

翻著行李箱,裡麵厚的襪子,毛衣羽絨服,應有儘有,都是我平時喜歡的。

可我捏著這些東西,卻不知道,這是我喜歡的,還是龍岐旭的女兒喜歡的。

這種想法一經湧起,心頭就是一陣陣的煩躁,我乾脆胡亂清了身衣服,然後就站在那個山洞壁下的水潭邊,將身上的衣服脫下來。

被燒灼過的衣服,有的地方融化發焦緊貼著皮膚,還冇脫下來就扯著皮肉,痛得我直抽抽。

乾脆先拿瓢勺著水,往身上淋。

引水符引來的水,雖不如結冰的河水冷,可直接淋在身上,也是凍得我直打顫,整個人都在收緊。

小腹的蛇胎似乎也感覺到了,緊貼著肚皮,慢慢的拱動著。

我等全身濕透了,這才一把將衣服扯下。

淋濕後的焦衣,倒也冇那麼緊貼著皮膚,挺容易脫,隻是有的地方被扯下了燒傷的皮,還是火辣辣的痛。

我直接將衣服踢開,勺著水從頭頂往下淋。

隻是這次不知道為什麼,水居然不怎麼涼了。

我有些詫異的摸了摸引水的水潭,水居然真的溫溫的。

手不由的摁了摁小腹,想到青折用那歸塵術引得落葉化成火蝶要燒死我的時候,也是腹中的蛇胎引出了一道黑影。

難道這次是它感覺到我洗冷水澡太難受,所以剛纔動的那一下,用術法將水調溫了?

蛇胎當真生而有靈,還很強大,所以大家才這麼重視嗎?

我突然感覺有些心酸,摸了摸小腹:“謝謝你啦,下次我會注意的。”

小腹的蛇胎,好像冇了反應。

我用最快的速度沖洗了一下shen體,然後將何歡給的藥塗在身上。

等我洗了澡出來的時候,就見阿問已經等在山洞外了。

他看了看我身上的羽絨服,艱難的勾著嘴角笑了笑:“這樣穿,纔像你這個年紀的人。”

“是龍靈的年紀吧。阿問,我不是十**歲的小女孩了。”我將濕漉漉的黑髮撩了撩。

扯著那把桃木小劍,準備將黑髮挽起來:“我能用神念,能畫蛇紋符,能引黑髮纏住很多東西。可我連最簡單的入門術法都不會。阿問,我其實隻不過一直在了撿著我身體那些東西,會的術法罷了,冇有一樣是我自己的!”

就像墨修的火鞭,其實也不是他自己的,是“墨修”那個本體的。

我其實也差不多吧,黑髮和神念都可能是那個藏在我身體裡的某個存在的。

“可你纔是這具身體的主導。”阿問卻走過來,捏住那把桃木小劍,手指滑過我的黑髮,輕輕一點。

我感覺到騰騰的水汽在眼前一閃,就消失了。

黑髮暖暖的披在身上,好像連這冬日的寒氣都驅散了。

阿問沉眼看著我,手指捲起一縷黑髮,朝我沉聲道:“以前我一直想摸一摸這頭黑髮,可卻那麼遙遠。我一直在想,等我長大一點,或許就能觸及了。可還冇等我長大,她就……”

阿問自來比較隨意平和,連青折斷枝離去,他都隻是一臉茫然。

這會卻一臉的傷痛,好像往事不堪回首。

他明顯是透過這頭黑髮,看到了另一個人。

我不由的想起,最先和墨修在一起的時候,墨修也是這麼在意我的頭髮。

心中有些微痛,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

可如果這“情”是因彆人而起的呢?

終究不過是替身而已。

我微微往旁邊退開了一步,將頭髮從阿問手裡扯出來。

看著已然發沉的夜色,輕聲道:“阿問,你能和我說說她嗎?不是龍靈的那個……”

阿問手指在空中摩娑了一下,苦笑道:“你想知道什麼?”

“知道她是誰,為什麼滅了尋木,虞淵既然是日歸之所,應該也有神守護纔是,為什麼她能得手?她和龍靈是不是有什麼關係?”我腦中有些無儘的問題。

阿問嗬嗬笑了一聲,沉眼看著我:“她的存在,比龍靈早太多了。前麵可能冇有什麼關係,可巴山前任巫神,也就是你和何壽他們在地洞裡見到的那個阿娜,卻是因為尋她,才入的巴山。”

我聽著一愣,沉眼看著阿問:“阿娜入巴山,是為了找她?”

“何悅,阿娜既然是神,豈是古蜀國主能控製的,她為什麼要跟著古蜀國的國主回巴山,你就冇想過因為什麼嗎?”阿問放眼看去。

茫茫夜色中的巴山:“如果我知道,她曾經在這裡,我也會入巴山,隻為尋她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