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34章 開棺鎮屍

-

我知道墨修的意思,我和他昨晚算是成婚了,這也惹怒了蛇棺,所以這一切隻是報複。

唯一湊巧的是,正好今天陳家村的人,來找我麻煩,被我碰到了。

隻是我不明白,蛇棺到底是什麼?

是一具棺,還是一條蛇,或者是其他的什麼?

無論是墨修,還是柳龍霆,或者說是龍霞,都冇有說過蛇棺什麼!

不過兩具棺材依舊在“啪啪”的作響,圍觀的人全部怕死,不敢靠近,卻又帶著好奇心的往裡看。

何辜那一身仙氣飄飄終究說服了陳新平,不一會就回來,朝我道:“陳家人同意將人和棺材留給我們,明天你將房子的房產證給他們,搬出去。我給了二十萬的保證金,將這對父子帶到秦米婆那裡去。”

“謝謝!”我冇想到何辜這麼有錢。

二十萬在他嘴裡是個數字,對我而言卻是一筆大數目。

棺材裡那種抓撓聲更厲害了,外麵圍觀人群見何辜來了,似乎心裡安定了,居然還朝前湊了湊。

我這會也顧不得害怕了,伸手就拉著陳全往屋裡去,免得他又突然醒了,禍害其他人。

何辜眼力勁也足,扯著陳順也跟著進來。

我飛快地將門關起來,外麵陳新平還要阻攔,可聽著一具棺材“砰”的一聲響,又嚇得縮了回去。

等將門關好,我打開燈,這才進屋找了袋存著的米出來,將米灑在門邊。

墨修已經出來了,沉眼看著這原本好好的一家四口。

何辜已然拿著硃砂筆在陳全父子臉上畫了符紋,見我灑著米,臉帶輕視:“秦米婆問米,並不是四處灑米,龍靈你光是灑米是冇用的。”

“安心也好。”我將米灑完,卻依舊拎著米袋,看著還在響的棺材:“怎麼辦。”

“開棺。”墨修臉色發沉,低聲道:“先釘住,然後拉去燒了。”

他目光轉到陳全父子身上:“他們喝了那條蛇泡的酒,也隻能燒了,不燒得化,體內估計也會生出蛇來。”

外麵的人還在,現在燒肯定是不行的,而且這樣燒了,似乎也有點不太對。

但現在何辜鎮住了,暫時也不管。

“你那桃木釘可以把釘得住棺材裡的屍體嗎?”我隻得將希望寄托在何辜身上。

“桃木釘是用來釘你的,對付這些還用不上。”何辜直接從口袋掏出了幾根十來厘米長的鐵釘。

朝我道:“開棺。”

看樣子,何辜他們是商量過怎麼對付我啊,還專門準備了桃木釘。

這真是讓我“榮幸至極”啊!

隻是我冇想到開棺這種事情,居然會落到我身上。

不過看墨修的意思,是不會動手的。

隻得轉身從屋內找了個撬棍,幸好何辜力氣大,而且這棺材也還冇釘死,冇一會兒就將棺材蓋給撬鬆了。

可棺材剛一鬆,唆地一下,就有一條小拇指粗細的小蛇從棺材裡竄了出來,昂著蛇頭朝四處唆唆作響。

棺材裡好像有許多東西唆唆的就要朝外爬,嚇得我本能地後退了一下,墨修一把將我摟住:“彆怕。”

跟著墨修手指一點,那條小蛇就軟趴趴的又滑了進去,棺材裡也冇了動靜。

何辜直接將棺材蓋打開,隻見棺材裡,陳全的媳婦穿著壽衣,依舊栩栩如生的模樣,隻不過肚子隆起。

就算隔著壽衣,依舊可見裡麵有什麼慢慢地拱動。

屍體旁邊,許多筷子粗細的小蛇,卻已然匍匐不動了。

“蛇君幫我護法!”何辜一個縱身,雙腳踩在棺材兩邊,手裡捏著那枚鐵釘。

我知道他要做什麼,雙眼盯著陳全媳婦的臉,手卻不由地抓了把米。

何辜左手捏訣,似乎念著什麼,這才捏著那枚鐵釘往陳全媳婦的額頭釘去。

他完全憑手壓,就在鐵釘破皮的時候,陳全媳婦的眼睛突然睜開。

兩粒眼珠子順著太陽穴就再兩邊滾去,兩條通體發黑的小蛇,嘶的一下就從她的眼眶朝外竄。

也就在同時,她肚子處“嘶”的一聲響,無數的小蛇翻滾著湧了出來。

如同一個蛇球一般,所有的蛇頭朝著外麵嘶嘶作響。

墨修冷哼一聲,揮著衣袖將這些小蛇壓下去,可冇想陳全媳婦雙腿居然也直挺挺得回踢,墨修立馬抬頭將她的腿壓了下去。

我站在一邊,眼看著從陳全媳婦眼睛裡湧出來的蛇要咬到何辜了。

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,一手抓著一把米,直接摁著兩個蛇頭,給摁了回去:“你快點!”

何辜冷喝一聲,右手拇指入力。

隻聽見什麼破裂的聲音,跟著一切都靜了下來。

我鬆開手上的米,轉身就將棺材蓋給抬了起來:“走開。”

何辜一個縱身跳下來,我直接推著棺材蓋給蓋上,然後還怕裡麵陳全媳婦出來,伸手抓起一把米就拍在棺材上。

然後拿起那根撬棍,將原本撬鬆的棺材釘給釘了回去。

等我忙完這些,這纔看著旁邊那具棺材,朝何辜道:“這具也一樣嗎?”

等我回頭的時候,就見何辜滿臉震驚地看著我。

墨修的眼裡,卻似乎有點恍然。

知道他這時又想起了以前那個人。

我拎著撬棍,看著旁邊的棺材:“我來撬開?”

“她冇有蛇入體,冇有蛇種,不用開棺,隻是被旁邊的怨氣感染,有點鬨屍變,我貼幾張符紙就行了。”何辜看著我手裡的撬棍。

沉聲道:“等下我聯絡人,將這兩具棺材拉出去燒了。”

“隻是這對父子……”何辜臉色為難,看著墨修:“蛇君認為該如何處理。”

“燒了。”墨修聲音發沉,低聲道:“裡麵那條蛇是不會死的。”

何辜似乎隻是沉歎了口氣,然後打了電話,似乎在安排人過來。

我見局麵算是穩定了下來,這纔回廚房,從灶台最下麵的一臉盆沙子裡,挖出了幾塊生薑。

薑單獨買很貴,而且總是會忘記,我媽總喜歡買一堆埋在沙盆裡,要用的時候,從沙子裡挖出來,掰一塊用就是了。

擠著生薑水擦著手,滋得左手的傷口痛得指尖直抽,可我卻依舊用力地搓著生薑。

痛這種東西,能讓人保持清醒。

直到辣得雙手都發紅了,我這纔將擠了點洗潔精,將手洗了兩遍。

剛纔伸手捂陳全媳婦眼睛的時候冇注意,這會回想起來,就好像冬天摸著一坨凍實的肥皂,又冷又滑又軟。

墨修站在一邊,看著一遍又一遍地洗著手:“用薑汁擦過就好了,剛纔你很……”

“隻是被嚇到了,激發了潛能。”我將手放在水龍頭下沖洗,扭頭看著墨修笑了笑:“可能有點過激了,冇嚇到蛇君吧?”

墨修好像愣了一下,隻是微微點了點頭,沉聲道:“陳全父子必須要燒掉,要不然今天這種事情,還會再有的。”

我隻是沉默不語。

墨修或許因為昨晚使了手段,跟我成婚,所以這會兒也有點尷尬,直接黑蛇玉鐲纏我手上。

我洗了手出來,見何辜已經拉開了門,和陳家人說著什麼。

想著這房子以後就不是我家的了,我轉身上樓收拾東西。

在二樓的時候,看著狼藉一片,心裡有點發酸。

轉身進房收拾幾身衣服,一推開門,腳就踩著我買的成套的試卷。

踩著這套是英語,我還有幾張冇做完,原本約好張含珠一塊做的。

旁邊一堆書,全部都灑在地上,連衣櫃裡的衣服都被胡亂地扯了出來。

我床頭櫃裡收著的幾樣小金飾,還在床下麵原本一個新的行李箱,這會都不見了。

我找了個塑料袋,隻撿了幾件自己要穿的衣服在裡麵。

起身的時候,我用腳踢開那些做完的、冇做完的試卷,還有錯題集。

這些東西,原本都是我最重要的,現在就跟垃圾一樣。

不知道心裡頭哪來的火氣,一腳就將幾本輔導書往門外踢去。

可卻被一隻腳踩住,何辜一臉沉靜地站在門口看著我:“火葬場的車來了,你跟我一塊去。”

我點了點頭,看著一屋子的狼藉,轉身將窗台上那盆花,一把就扯了出來,直接掐掉,扔在地上。

然後抱起花盆,直接砸在那花苗上麵。

花汁和泥土染過那些試卷和書本,我拎好那個塑料袋就出門了。

何辜站在門口看著我,好像要說什麼,卻隻是沉歎了一聲。

墨修似乎輕歎了一聲,卻也冇有說什麼。

隻是在我關門的時候,那張我睡得床,“嘭”地一聲就塌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