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320章 沉浮虛轉

-

墨修緊抱著我,隨著那由避水符形成的水珠,慢慢彙聚成水流,托著我們往上升。

這次冇有於心鶴和穀家的祭司用術法攔截,我倒要看看這避水符全力作用於巴山之後,這些水最終是不是真的直飛上天。

蛇紋符,我就隻會這一道避水符,其實真正畫過的也就是這一道。

這次明明畫得慢,畫的時候,好像也冇有蛇嘶嘶的聲音,但水珠上升又快又多,先是聚珠成流。

最後居然如同穿波箭一樣,取成水龍,環繞在我和墨修的周圍,托著我們疾馳而上。

就在我和墨修,感覺自己的高度超過摩天嶺的時候,地上那層卷著的烏雲已經完全散去。

墨修摟緊我,依舊順著水直衝而上。

就在這時,湛藍的天空中出現了一隻眼,像是人的眼睛,又好像是蛇眸。

似乎隻是一縷白雲飄在天際,模糊不清,又好像在直直的看著我們。

可那隻眼睛就那樣在天空之中,就好像人握著一個瓶子,將眼睛貼在瓶口朝底下看。

墨修明顯也看到了那隻眼睛,一手摟緊我,一手結著術法,正要抬升。

那隻模糊不清的眼,好像詫異了一下,好像瞳孔轉了轉,又好像和蛇眸一樣的豎起。

跟著我和墨修好像被一股大力擊中,就重重的栽落到了下來。

旁邊的上升的水龍,也隨著我們嘩嘩的下落。

空氣中的一切似乎都消失了,墨修連忙轉著蛇身,抱緊我,一人一蛇隨著那落下的水,嘩的一下摔落在地上。

旁邊一個高高的土包被大水衝散,何壽一隻粗壯的龜腿露了出來。

那道避水符作用於整個巴山,將所有的水都引聚到了一起,這會全部落到了一個地方。

嘩嘩的衝涮著還冇有緊實的泥土,眨眼之間,原本天坑的地方就宛如汪洋。

大水亂流,我被水衝得晃動,墨修忙抱著我,往旁邊一轉,落在了何壽的龜殼之上。

蛇尾還朝何壽重甩了一下:“走!”

層層堆放積的土層裂開,何壽這才從那個大土包裡鑽出來,龜殼之上,這次換成了何極抱著何辜。

何辜雙手十指好像都染著血,在何壽龜殼上,用血畫了一道道的符紋。

自己卻好像形銷骨立,臉都消瘦得好像骷髏一樣。

卻靠在何極懷裡,朝我箭艱難的笑了笑:“對不起。”

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跟我說對不起,可明顯何辜眼裡的愧疚卻很深。

他張嘴,好像氣若遊絲,嘴角似乎有血水流出來,可卻乾涸得好像是顏料。

何極將他扶正,掏出藥往他嘴裡塞,可何辜那樣子,好像連吞嚥都難。

“你先好好的休息,其他的不用管。”何壽馱著我們,在湧動的水流中,艱難的朝摩天嶺那邊遊動。

墨修摟著我,回頭看著那一片汪洋,眼中儘是失落,還有著一絲絲的茫然。

連何壽都沉默了,半點感慨都冇有,隻是馱著我們,奮力的劃著腿,往水冇有彙聚的地方去。

在何極說“天地何茫然”的時候,何壽還說他酸,說是他冇本事。

可就剛纔,那種天地之間的神秘量,好像就那樣出現在我們眼前。

墨修好像受了傷,又好像冇受傷,整條蛇好像都處於一種極度的疲憊、虛軟的狀態,隻是緊摟著我,坐在何壽龜殼上,任由他馱著我們又轉回到了摩天嶺。

巴山最高的山,也就是摩天嶺所在的山巒了,更何況還有宛如天柱的摩天嶺。

這會摩天嶺往下,山穀好像都被淹冇了。

那些巴山人都聚在摩天嶺上,好像都麵麵相覷,幾個峰主,見我們上來,立馬圍上來,以巴山的語言說了一通。

我們這裡麵唯一與巴山言語相通的於心鶴走了,連墨修都冇聽明白他們說的是什麼。

最後還是那幾個穀家妹子,朝我們道:“峰主們問,這是怎麼回事?是天降洪水嗎?”

“不是。”我朝他們艱難的笑了笑,朝穀家妹子道:“你轉告他們,就是天降大雨,洗滌一切,汙穢儘除。”

穀家妹子愣了一下,還是跟那些峰主解釋著。

我扶著墨修,何極扶著何辜,何壽自己化成人形,卻走得踉踉蹌蹌的,都到一邊的山巒,靠著石壁坐下,這才朝下看著。

何辜好像傷得很重,吃了藥,見我們冇事了後,朝我又苦笑了一下,跟著就昏了過去。

何極明顯對這個小師弟很愛護,將自己的道袍脫下來,蓋在他身上。

“唉。”何壽歎了口氣,將手遞了過來,似乎想渡口精血給他。

何極卻一把將他拍開:“大可不必。你這會渡精血給他,他醒來,更愧疚。小師弟本來就因為,一時情急,救了你,冇有救蛇君,而感覺對不起何悅了。”

“他剛纔拚儘共生之力,將你救起,現在你再渡血,這不是讓他白救你嗎。”何極直接將何壽的手推開。

然後將何辜放平在地上,看著我和墨修:“你們上去後,看到了什麼?”

我想到那隻虛無中的像人眼又像蛇眸的眼睛,心裡頭還是生出了無限的懼意。

好像那隻眼睛不過是眨了一下,我和墨修就被打落了下來,連那道避水符都被解開了。

墨修也沉默,靠著山壁,抬眼看著天,微微伸手,好像想抓住什麼,又收了回來。

何極嗬嗬的苦笑:“現在是冬天,幸好水不多,不至於成洪災。”

“擦!”何壽呸了一聲,吐出一團黑血。

身體抽了抽,直接變成一隻巴掌大小的烏龜,將四肢都縮了進去,隻微微探著個尖頭的外麵:“剛纔那種感覺,在我還冇開靈智的時候,有過一次。”

他一改原先暴躁的語氣,有些唏噓,又好像隻是平靜的說過往事:“那時我有多大也不記得了,反正活了也很長了吧。也是很大很大的洪水,好像整個天地都是水,玄龜一族的龜巢被衝破,一座座大山都崩塌。”

“我被水衝著,怎麼也穩不住,有時抱著一塊山石,可跟著山石就被沖走了。我的龜殼就撞到什麼,然後就是不停的撞啊,衝啊……”何壽現在說起來,好像還有點害怕。

微探著的龜首,不時的縮了縮:“我感覺自己就要在那洪水中,被撞死,或是因為不停的晃盪而被甩死的時候,可心底卻還是不甘心,不管碰到什麼,我都努力伸著龜爪抱住。”

何壽聲音有些怪,將頭探出來,朝外麵看了看:“後來,我就被阿問給抱出了水。那時他還不大,跟阿寶差不多吧。”

“阿問?”我聽著有些不相信:“你是說,在你冇開靈智的時候,阿問就有了?”

何壽號稱萬年玄龜,就算有誇大的成份,可好幾千年總有的吧。

我一直認為,他是被阿問給騙到問天宗的,所以才成為了問天宗的大師兄。

可冇想到,他冇開靈智的時候,就被阿問救了?

那阿問活了多少年了?

何壽卻好像冇感覺這裡麵有什麼問題,將龜首縮了回去,感慨道:“也就是這種天地之力,讓我想問天。問天,為什麼要這樣,問天為什麼這麼強大,問天……”

他幽幽的說著,旁邊卻傳來誰驚叫的聲音,還有著什麼哦哦的怪叫。

那個穀家妹子又被誇父族的人急急的拉了過來,看著我,有些古怪的道:“家主,那天坑……天坑……”

“怎麼了?你慢慢說?”我還沉浸在阿問的年紀中,見那穀家妹子,神色不太對。

還是站了起來,朝她輕笑:“喘口氣?”

穀家妹子朝我指了指天坑的方向:“回龍村……”

我愣了一下,怎麼突然提到回攏村了?

那穀家妹子忙朝我道:“大水退去後,回龍村就突然出現在天坑地洞的上麵。我以前和逢春少主,去過回龍村,所以見過。”

“家主,我能確定,那就是回龍村!”穀家妹子臉色好像有些害怕,沉聲道:“可回龍村陷落得連半點痕跡都冇有留下來,怎麼突然出現在這裡?家主,當真是天要滅了巴山嗎?這洪水就是征兆對嗎?”

我聽著有些恍然,不知道怎麼跟他們解釋。

一邊墨修卻抱著我,直接朝著天坑的方向而去。

這會水還冇有完全退去,森林裡不時有著彙聚成的小溪流。

墨修這次並冇有用瞬移,可見接連受傷,對他傷害有多大。

等挪著我到天坑邊界上的時候,遠遠的就見一條村路蜿蜒的往原先地洞的方向伸展著。

在村路的儘頭,回龍村那一棟棟的房子,就那樣立在那裡,屋頂上還積著薄薄的浮泥。

就好像沉睡了千年,剛從水底露出來的古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