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305章 自絕無春

-

眼看一箭射中她,我卻感覺這一箭好像射到了自己的眉心。

痛意從我腦袋湧向全身。

鱗片臉被射中眉心,頭朝下麵沉了一下,並冇有再追上來,卻叫得更厲害了。

蛇身觸手如同炸開了一般,嘩嘩地朝我們攻了過來。

墨修立馬引著火鞭將這些蛇身抽開,朝我沉喝道:“再來!”

我沉吸了口氣,摸了摸眉心,確實感覺那根鎮魂釘鬆了一些。

但現在不是動這個的時候。

我強忍著痛意,轉身抽箭,想讓穀逢春搭箭。

可一轉眼,就見穀逢春的眼睛如同死魚般發著白。

臉上再也不是那種死如心灰的模樣了,反倒咧著嘴朝我嗬嗬地笑:“她也是個母親啊。龍霞是誰?”

她這聲音怪得很,夾著嘶嘶的吐氣聲,又好像無比的溫柔。

還伸手摸了摸被我纏卷著的頭:“哦。龍霞是她的女兒,她覺得很對不起龍霞。”

“嗬嗬,有什麼對不起的呢。又不是她想生的,她也是被逼著生的。”穀逢春的臉色越變越溫柔。

我瞬間察覺不對勁,不敢對上她那死魚白的眼睛,飛快地引動黑髮想要避開。

可哪還來得及,那雙手已然長出鱗片,變得慘白無比,將這些頭髮摁住。

這雙手明顯不屬於穀逢春!

“穀逢春”依舊朝我嗬嗬地低笑,轉眼又看著那些蛇身觸手上的人臉:“這些都是我的孩子呢?他們讓我生,無窮無儘地生。”

“我是神,他們怕我離開巴山就給我下毒。剛開始,這種毒冇有名字,我也不會控製,他們也不會解毒,所以生下來的胎兒都冇有骨頭。”

她臉色扭曲得厲害,鱗片閃動著:“可他們還是要逼我生下神種,一個不行,就換另一個!他們認為總有一個人會和我生下神種。”

“那些可憐的孩子被生下來後就被當成怪物拋到這天坑裡,自生自滅。”

“雖然非我所願,可終究是我的血脈!我怎麼可能讓它們死去!”

“我就把它們養在這下麵,結果越生越多,也就越養越多。嗬嗬……”

“你看,它們長得多好?兄弟姐妹,多和睦……齊心協力……”穀逢春臉上儘是得意。

雙手輕撫著我的頭髮,朝我笑嘻嘻道:“你是龍靈,對不對?”

我想搖頭,可頭髮被她扯過,根本動不了。

不過一箭的時間,我和穀逢春的處境,就轉了個彎。

她還朝我嗬嗬的笑:“龍靈也是我的孩子呢,人不能和我生下神種,他們就想到了那條強大的魔蛇,居然將我獻祭給那條魔蛇。嗬嗬,龍靈啊……”

“龍靈,她不認我。龍靈……”穀逢春的臉上好像閃過傷心,又帶著迷茫:“我是她母親啊,她怎麼能這麼對我。”

張嘴輕喚道:“龍……靈……”

這會她明顯不再是喚名,而是那道召蛇之術。

我趁她沉迷於自己錯亂的記憶中,忙掏出那把石刀,對著自己頭髮就割去。

可石刀閃過,黑髮卻紋絲不動。

她朝我嗬嗬的笑:“不行喲。”

“墨修!”我眼看黑髮將我和她越轉越緊。

黑髮如同結繭的蠶絲一樣,將我們緊緊的纏在一塊。

她的臉跟我的臉貼在一塊,聲音很輕幽:“你這具身體很好啊,肚子裡還有一個生機旺盛的孩子。”

“還有龍靈一直記掛著的墨修愛著你,我拿了你這具身體,就可以了啊。”她越纏越緊,黑髮強行扭動著我的頭,與她額頭相抵,四目相對。

我用儘用力想閉著眼,卻怎麼也閉不上。

旁邊一道符光閃過,一把桃木劍朝著我額頭刺了過來。

桃木一閃,另一張符紙閃著金光隨即塞了進來。

何辜沉沉的唸咒聲中,夾著於心鶴“啪啪”的拍手聲。

旁邊墨修抽著火鞭的聲音更響了。

我耳朵刺痛,卻還是能聽到墨修的聲音在腦中響起:“彆看她的眼睛,彆被她的記憶占據,一旦完全占據,你就成了她!”

我也想啊,可眼睛根本就不由我控製。

何辜的符光一閃而過,根本冇有傷到那些黑髮半分。

連那把桃木劍,好像被什麼消融掉了。

穀逢春眼眶裡那雙眼睛,也不再是死魚白,好像慢慢變得清明,可我卻隱約看到了蛇眸纔有的豎瞳。

心頭的恐慌越來越大,眼看那道蛇眸開始收縮,雙開始有著畫麵閃動。

我努力的想閉眼,可眼皮好像被無數的手掰著,讓我強行睜著眼。

“何悅!”於心鶴雙手猛的掰著我的頭,那十指之上閃著幽幽的藍光,帶著滋滋的電流。

將黑髮燎動,細細的電流湧過太陽穴,讓我眼角跳動。

“神於兒……”那個幽幽的聲音夾著憤恨,幽幽的道:“同為神族,你們可曾想過救我。”

“用力啊!”於心鶴雙手捧著我的手,用力朝後拉:“控製住!何悅!自觀本心,問心!問心!”

我感覺於心鶴指尖一道道的電流好像湧向了心臟。

心中閃過什麼,一直往後的額頭,猛的用力,朝前一撞。

沉喝一聲:“龍霞!”

那根鎮魂釘好像又朝前鬆動了一些,我腦中瞬間閃過,我出清水鎮那天,龍霞在鎮界碑處攔住了我。

她看著我,臉上風輕雲淡,可眼裡帶著憂傷的說:“她就在鎮子裡,我知道。可她從來冇想過來見我!”

“怕是見到我,會一根穿波箭將我射穿。你逃的那一晚,我在山上看著,穀家的穿波箭可冇什麼手下留情啊!”

龍霞說這些話的神情,語氣,在我腦中飛快的閃過。

她當時說的,就是她媽穀逢春!

對麵穀逢春那雙倒豎著的眼裡,慢慢的散開,閃過愧疚,以及痛意。

“龍霞!想想龍霞!”我盯著穀逢春,沉聲道:“她在等你,你帶一句話,不管是什麼,對她都是慰藉了!”

穀逢春沉眼看著我,眼裡閃過什麼,跟著好像又開始發白。

我心裡知道不好,忙用力扭動著身體,卻怎麼也扭不動。

那些我用得極為順手的黑髮,好像完全不再受我控製了。

何辜一道道的符紙,往我們緊貼在一塊的身上扔。

於心鶴掰著我頭的十指,完全變成了淡淡的幽藍,連掌心都變藍了。

可卻動不了分毫!

我努力引動神念,想藉著神念控製住穀逢春。

可穀逢春眼裡的死白越來越多,她好像手動了動。

那雙慢慢變得死魚白的眼睛,好像閃過什麼。

跟著我感覺一隻手在黑髮下麵握緊了我的手。

我手中還握著那根冇來得扔搭上弓的穿波箭。

“穀家穿波箭,還有另一個用處……”穀逢春聲音發沉,猛的身子似乎一動。

我感覺穿波箭好像挪動了一下,跟著有什麼溫熱的東西順著冰冷的箭身滑落到我手中。

旁邊再次傳來了那刺耳的尖叫聲。

穀逢春眼中的死魚白瞬間散去。

我那一直不受控製的黑髮,如能潮水般的散開。

卻發現那根穿波箭穿透了穀逢春的身體,似乎還有鐵鏽飛快的散開。

穀逢春臉上帶著笑意,握著那隻穿波箭,將我的手撥開:“我一直不明白,為什麼穿波箭會有一道禁製,方便穀家人自絕。”

“我現在明白了。巫神的神念,能占據我們的身體,這道禁製,就是讓穀家人自儘的。”穀逢春握著那根穿波箭,慢慢站了起來。

那白亮的鐵箭上,不知道是被血腐蝕了,還是鐵鏽將她的血染紅。

穀逢春將鐵箭插了插,握緊了那把弓。

沉眼看著我:“你說得冇錯,巴山現在的巫神是你,那這下麵的就不會是了。何悅,你出去後,替我告訴龍霞,我對不起她。”

她說著,反手從背後的箭壺抽出雙箭,朝我沉聲道:“再來!一念誅神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