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223章 渡氣權宜

-

我這相當於求婚的話一出,墨修似乎被驚呆了,沉眼看著我,有點不可置信地道:“你在說什麼?”

“你願意再娶我嗎?”我伸手勾著墨修的脖子。

湊到他麵前,一字一句地道:“以血不盟,七日成婚。夫妻一體,生死不離。”

墨修目光閃爍著,目不轉睛地看著我。

我心頭突然好像被那團頭髮纏住了一樣,又亂又柔。

湊到墨修唇邊,輕輕吻了吻他的嘴角,低低地喚了一聲:“墨修,我再也不逃了。我們在一起好好的,好不好?”

隨著我輕輕一吻,墨修渾身緊繃,雙眼跳動。

我順著唇角慢慢地往中間蹭,又輕喚了一聲:“墨修。”

兩人的目光都低垂著,看著貼合在一塊地唇。

我看著墨修的唇,一點點地打開,慢慢變成“好”字的唇型,心頭慢慢湧起了喜意。

就在我等著墨修出聲的時候,他眸光一轉,開了的唇立馬閉攏,雙唇合著,低聲道:“不!”

我心頭微微失落,卻還是對著墨修的唇吻了過去。

他明明想說“好”的,卻突然改口成了“不”,明顯還是在擔心他“時日無多”。

墨修,哪是我能強吻的。

一吻而過,立馬將我推開,身子緊繃。

我盯著墨修:“這次不行,那就下次吧。”

既然打定了主意,總該表明一下心意。

“何悅!你現在不該想這些,就該想……”墨修緊盯著我,似乎有點激動的身體動了一下。

可話還冇說完,下麵“咚”的一聲響。

墨修眸光閃了閃,將剛纔被他抽下去的何辜給撈了起來。

可憐的何辜師兄重重的咳了兩聲,慌忙的道:“你們繼續,繼續……當我不存在。”

“剛纔就是蛇君一激動,把我抽了下去,這次我趴緊一點,你們繼續!”何辜手忙腳亂地爬到那個食熒蟲子堆積而成的台階上。

小心地坐好,雙手反過來,死死地抓著那個台階。

氣氛這東西,瞬間就冇有了。

井裡多了一個人,再說這些,似乎就不太合適了。

我慢慢地鬆開了勾著墨修脖子的手,靠著井壁,冇有再說話。

墨修也有點尷尬地往旁邊避了避,沉聲道:“陰龍蠱吸食了血肉,就算被釘的這條龍脈怨氣所化,但也會有母蟲轉化,所以肯定還有條大的陰龍蠱。”

“下麵還是有陰河彙聚成的水道的,可以出去。既然何辜休息好了,等會兒何悅將血塗抹在井壁上,將陰龍蠱的子蟲吸引上來,我們再從陰河離開。”墨修聲音低沉的安排,似乎也不想在這井裡呆了。

不過說到這裡,他低頭看了何辜一眼:“你會潛水嗎?”

“蛇君放心,大師兄教過我龜息之術,在水底潛伏一兩個小時冇問題。”何辜忙拍著胸口保證。

我冇想到何壽這隻暴躁玄龜還有點本事,居然能在水底閉氣一兩個小時,真的是挺厲害啊。

可跟著墨修就看了過來,我忙老實的搖了搖頭:“你是看著我長大的,遊泳冇學過。這龜息術……何壽怕是不會教我了。”

我感覺自己和何壽有點不太對盤啊,他那暴躁脾氣,估計也不會喜歡我這個便宜師妹。

“你不妨事的,讓蛇君給你渡氣就行了。”何辜很直接地接了一句。

可說完,估計想到剛纔我才被拒絕“求婚”,忙低咳了一聲。

我和墨修同時低頭看去,何辜立馬努力地將身子往井壁上貼了貼,抓著台階的手更緊了,低著頭,恨不得自己一頭紮井水裡去。

“渡氣而已,不過是權宜之計。等你日後去了問天宗,跟何壽學學這龜息之術。玄龜一族,以壽數聞名不說,還有很多玄妙之處。”墨修頭盯著井壁。

為了不尷尬,居然這麼違心地誇何壽那隻暴躁玄龜,可見蛇君有多努力。

我低嗯了一聲,掏出石刀,對著左手比劃了一下:“那麻煩蛇君將我往上麵送一點,陰龍蠱多,要想全部引出來,還是將血塗抹得高一些得好。”

墨修沉眼看了看我的平滑的左手心,有點失神的探著手指撫了撫。

如果成婚,這裡或許會和上次一樣,留下一道牙齒的咬痕。

不過墨修隻是一撫而過,立馬將我抱起,緩緩地朝著井蓋遊去。

隨著我們上升,井壁上的符籙隨著我們慢慢地亮了起來。

我怕待會符籙發動,傷到墨修,連忙直接劃開手掌,緊貼著井壁,將血順著往上,直接劃了一路。

就在墨修帶著我要到井蓋的時候,我又重重地劃了一刀,用力對著井蓋重重的就是拍了一巴掌。

也就在同時,所有符籙閃著金光,對著我們壓了下來。

墨修抱著我,直接就往回縮。

隨著金光一閃而過,墨修連忙拉過我的左手心,對著傷口輕輕地吸吮著。

我低頭看著他,墨修舌尖掃過傷口,直接放開:“你身上有著龍家血脈,一旦入水,還不是吸引陰龍蠱,所以不能有明傷。”

我看著已經癒合的傷口,再瞄著墨修緊繃著下頜,輕笑了一聲:“多謝蛇君了。”

“來了。”墨修低頭看著水麵,伸手將我摟緊。

轉眼看著何辜:“準備。”

何辜立馬深吸了一口氣,點了點頭。

隻見水麵下麵,一點點地綠光慢慢閃亮了。

一隻隻陰龍蠱慢慢地探著長滿尖牙的頭探了出來,似乎聞到了上麵血的味道,一節節的蟲身,盤著尖悅的錯足,悄無聲息地朝上爬。

或許是因為墨修在,它們並不敢朝我們撲過來。

食熒蟲全部堆聚成一團,陰龍蠱也避開了它們。

眼看著一條又一條地陰龍蠱爬出來,最長的至少有一米多長,背上四隻眼睛足杯口大。

一隻隻的鋼足爬過何辜身邊的時候,似乎隻要一隻輕輕一伸,何辜就要被穿出個洞。

嚇得何辜屏息靜神,連眼睛都不敢亂動。

陰龍蠱爬上來後,全部匍匐在井壁上,貪婪地吸食著我塗抹在上麵的血。

我有點好奇地看著這些陰龍蠱,風家是出自華胥之國,嫡係一脈流傳下來的。

可風老說,論老祖宗,還是該龍家。

所以龍家血脈纔不能斷嗎?可也冇感覺龍家有什麼不同啊?

風家還暗中用這困龍井釘住了龍家的龍脈,散了龍氣,又是因為什麼?

這陰龍蠱居然喜歡吸食我的血?

是因為龍家血脈,還是因為我體內的蛇胎?

不過冇一會,陰龍蠱就爬滿了整個井壁,一條兩米多長的拖著長長的身體,趴在井蓋上,用頭頂的一對鋼足吸著井蓋上的血。

墨修看了一眼水麵,似乎隻有一些小的陰龍蠱了。

這才朝何辜點了點頭,帶著我一轉身,對著水麵就衝了下去。

墨修入水,食熒蟲立馬跟著衝了下來。

陰龍蠱似乎怕食熒蟲,瞬間避開。

我隻見水底無數扁平帶足,筷子一樣長的小陰龍蠱隨著水波一閃而過。

跟著墨修就帶著我往深水裡潛去。

食熒蟲順著井壁往下爬,一邊照明,一邊驅趕著陰龍蠱。

這時我才發現,我們所見的陰龍蠱,不過是九牛一毛。

整個井壁上麵,全是密密麻麻的陰龍蠱,將下麵井壁趴滿不說,井壁旁邊還有無數開鑿出來的孔洞。

那些被食熒蟲驅趕往下爬得小陰龍蠱,一驚嚇,瞬間全部爬進了井壁上開鑿出來的洞裡躲了起來。

我看著滿井壁幽幽的綠色,隻感覺汗毛倒豎。

突然有點慶幸,那個打豆腐的婆子眼睛看不見了,要不然看到這些陰龍蠱,她怕得嚇死。

可越往下,水壓越強,墨修下勢越急,我明顯已經憋不住氣了。

就在我忍不住吐出兩個氣泡的時候,墨修突然將我往懷裡一帶,一手扶著我後腦,直接就吻了上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