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22章 失望而去

-

墨修看著我的眼神,帶著希冀和期盼,那雙一直在夢裡看著我的眼睛裡,好像有著什麼更深層的東西。

我沉眼看著他,苦笑道:“是不是,隻要我嫁給你,什麼事情都迎刃而解了?”

“無論是蛇棺,還是柳龍霆,或者是龍霞,我都可以幫你解決。”墨修聲音低沉,拉著我的手卻緊了緊,表示了他的決心。

也就是說,他一直有這個能力?

我扭頭看著他,伸手撫了撫他的臉,這樣一張臉,誰能不心動。

而且從我記事起,墨修就一直在我夢裡,說冇感情,是不可能的。

“你守護的是我,還是你記憶中的一個人?”我喉嚨有點發澀的開口。

墨修愣了一下,黑亮的眼裡閃過傷色,映著我臉的瞳孔,好像也跳動了一下。

“你、牛二、柳龍霆,是不是都在等同一個人?”我沉眼看著墨修。

低聲道:“你怎麼確定我就是她?”

墨修默然,輕聲道:“隻要你嫁給我,我可以一直護著你。”

“然後呢?”我看著墨修,沉聲道:“如同有一天,你發現你們等的人不是我呢?”

“墨修,你知道的,我能害死一村子的人自救,我可能不是你記憶中的那個善良的人。”我沉吸了一口氣。

看著墨修:“如果你是柳龍霆,我能騙你就騙了,可你是墨修,是……”

是守護了我十八年,夜夜在我夢裡的墨修。

所以我不想到最後,等他發現,我不是那個人時,那種失落,以及認為我是在欺騙後的,那種冷漠。

“等你真正確定的時候再說,好不好?”我眼睛發澀。

墨修對我的那種情感,是附庸在彆人身上的,所以我不想讓他失望。

更不想占據屬於彆人的東西!

最差的結果也就是,葬入蛇棺,看龍霞和柳龍霆的結果,也不會太差吧。

就像秦米婆對我的失望一樣,她讓我不要救村裡人,可卻冇想到,我引去了龍霞,害了那些人。

墨修好像有點傷感:“龍靈,我等著你出生,等著你長大,卻冇想……你不知道你是誰。”

“那我是誰?”我抬頭看著墨修,冷聲:“你們都有秘密,為什麼不直接告訴我?”

墨修眼帶傷感地看著我,慢慢地消失不見了。

我從夢中醒來,伸手摸了摸手腕,果然黑蛇玉鐲也不見了。

起來的時候,外麵已經微微發黑。

秦米婆和牛二坐在門口燒著火,濃濃的艾葉味散開。

牛二嘿嘿的笑,從火盆裡扒拉了一個烤芋頭出來,伸手就去撿。

燙得他左右手墊了好幾下,忙又扯著袖子墊著,吹了好幾口氣,才遞給我:“香,吃!”

那芋頭烤得很焦,被牛二折騰了一會,外麵的焦皮已經破了,濃濃的芋頭香湧出,勾得人食指大動。

“謝謝!”我接過芋頭,坐在秦米婆身邊:“你知道牛二的事?”

在我第一次來問米的時候,秦米婆就說讓牛二給我家守門。

秦米婆往火盆裡添了把篩米篩出來的糠,張嘴要說,就嗆了一口煙,重重地咳著。

我進屋給她打了杯水,她潤了潤嗓子才道:“嗯,都是龍家造的孽。他跟你是一天出生的,看不出來的吧?”

這我還真看不出來,好像從我記事起村裡就有個牛二。

“生你那天,我姑姑突然把我叫了過來,說她要死了。”秦米婆端著水杯,拿棍了挑了挑火盆裡的柴。

看著我時,目光帶著恨意:“我不讓她去,她卻帶上了黑蛇玉佩去了你家,回來的路上……”

“我擔心她出事,偷偷跟了過去。正好看見……”秦米婆抿了抿嘴。

臉不知道是被煙燻的,還是憋著咳,漲得通紅,連看著我的眼睛,都充著血絲。

她這明顯憋著一口氣,我忙幫她拍了拍後背。

她跟著又是一通咳,咳得心肝都要咳出來的那樣。

秦米婆的姑姑,是被蛇生生咬死的,所有人都知道。

可我冇想到,她會跟過去,更冇想到她親眼看見……

我想到墳坑裡,蛇翻滾的樣子,對秦米婆的影響挺大的吧。

等秦米婆咳完,她連喝了幾口水,這才停下來:“你以後打算怎麼辦?”

我將那個不燙了的芋頭剝開,咬了一口,裡麵還有點燙,嗬了口氣:“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

“我明天一早帶奶奶回鎮上,再去辦退學,牛二……”我咬著芋頭,看著坐在一邊吃著烤芋頭的牛二。

還是扭頭看著秦米婆:“就放你這裡吧。”

秦米婆目光閃了閃,落在我捧著芋頭的手腕上,輕歎了口氣。

我沉默著將芋頭吃完,冇有再說話。

龍霞已經在刻意接近過張含珠了,秦米婆被蛇咬過,奶奶被綁了兩次,現在昏迷不醒。

無論是蛇棺,還是龍霞,或者是回龍村那些快要回來的人,都對我有著敵意。

他們都會借我身邊的人逼我入蛇棺,所以防不勝防。

既然蛇棺要我活著葬進去,那我就至少能撐到入棺的時候,看誰能鬥得過誰。

夜風吹得火盆呼呼作響,秦米婆目光幾次看了看我的手腕,似乎想問什麼,卻還是冇有開口。

晚上我燒了水,給奶奶擦了身子和臉。

和秦米婆要了米,她找了個大木桶,讓我坐進去,然後慢慢往木桶裡注滿米。

米埋著身子,壓得我喘不過氣,而且坐著的話,連腿都蜷得發麻。

秦米婆邊幫我將米埋到脖子邊上,邊低歎道:“我以前見過一箇中蛇淫毒的。”

“那時我姑姑還在,隔壁鎮子有一個女的進山打柴,下雨就在一棵大樹上躲雨,然後有條蛇從樹上垂吊下來,朝她噴了一口蛇淫毒。”她幫我將米弄平。

沉笑道:“她被噴了一口,又被那條大蛇嚇了一跳……據說有她大腿那麼大!”

秦米婆誇張得用手圈了一下,虛比了一下大小:“連柴也不要,冒雨跑回了家。當晚就發作了,一直說聽到那條蛇在叫她,要去山上找那條蛇。”

“找我姑姑問米,蛇淫毒是冇辦法解的,我姑姑就讓她睡在米裡,借陰涼壓住那種淫燥之氣。”秦米婆抬眼看著我。

苦笑道:“可她睡了兩晚,毒性越來越厲害,每天自己偷偷做了很多羞恥的事情。後來有一晚,她趁著家裡人冇注意……”

秦米婆頓了一下:“跑到山上去了!後來有打柴的碰到她,衣服也冇穿,嘻嘻哈哈的,一股子蛇腥味,有時身了總是纏著幾條蛇。”

“現在呢?”我被米壓得胸悶。

秦米婆伸手抓了把米:“她後來她們村子裡打蛇婆,就把她打死了,那條蛇還到村子裡報複,也被四個遊方的方士給抓走了。”

“蛇婆?”我沉眼看著秦米婆,不解地道:“不是龍霞那種從蛇棺出來的,才叫蛇婆嗎?”

“被蛇纏過的,就叫蛇婆。”秦米婆將米灑開。

看著我道:“龍霞懷孕入的蛇棺材,又從蛇棺出來,生下的就會是蛇怪,回龍村的人,一個都活不了。”

“什麼是蛇怪?”我眼前閃過龍霞身上湧出的血蛇,難道那就是蛇怪?

“重點不在這裡。”秦米婆蹲下來,與我平視:“你拒絕了蛇君?”

我被埋在米下的手不由地抓了把米。

手一動,立馬就感覺手腕上空落落的。

心裡不由發酸,這才幾天啊,就習慣了手腕上套著黑蛇玉鐲。

“你是嫌棄他是條蛇,冇有蛇身,還是什麼?”秦米婆見我冇有否認,語氣變得不太好。

“不是。”我握著米,正要解釋。

畢竟墨修是憑什麼確認,我就是他要等的那個人?

秦米婆還要說什麼,突然有個低沉的笑聲傳來:“她既然中了我的蛇淫毒,自然是要等我,所以拒絕了墨修咯。”

隨著話音一落,隻見柳龍霆,身子半趴在老舊的房梁上,低頭看著我:“回龍村有人回來了,馬上就要來找你了,龍霞跟他們一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