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218章 三人觀井

-

何辜被我遷怒,隻是輕呼了一口氣:“所以向天九問,蒼生何辜。何悅,我現在也不知道,蒼生是不是何辜了。”

“就像你也不知道,問心何悅一樣?這些事情,誰又說得清?”何辜的聲音帶著嘲諷。

我盯著那條小路,火光閃起,尖悅的叫聲,在寂靜的街道中響起,隨即符紙上的金光閃過,這才壓下去。

跟著那些人又上車,開往下一個地方,尋找是不是還有死掉的東西。

“蛇君就像這壓住黑戾陰邪的符紙,集各家之所長,強大無比。可卻隻是一閃而過,不可久留,因為他每燃燒一會,消耗的就是無數的東西。蔡家的通靈木紙,意生宗的陳年硃砂,辰州符用精血畫的符……”何辜慢慢地開著車:“冇有誰能消耗得起,蛇君每多活一秒,消耗的生機,比我們所有人加起來都強。”

朝我沉聲道:“其實我很後悔!如果當初我來的時候,冇有依蛇君所言,用金針催動你奶奶體內的絲蛇,讓你奶奶奔向那個墳坑。你冇有中毒,和蛇君或許不會成婚,也許……”

“冇有也許。我與墨修成婚,並不後悔。”我沉吸了口氣,將車窗放了上來:“去找那個打豆腐的婆婆家吧。”

“可蛇君既然已知時日無多,你也彆強求。”何辜聲音發沉,看了看我道:“要為孩子著想。”

我輕“嗯”了一聲,扭頭看著窗戶冇有再說話。

隻是一扭頭,就見窗戶上麵,多了一個淡粉的血掌印。

那顏色像極了從浴室出來,跟在我身後的那個足印。

看樣子,似乎就在我放起車窗玻璃後,有人在車外麵,伸手想推開車窗,這才留下來這個手印。

我嚇得往後退了退,想叫何辜看,卻見那個帶著粉色血水的掌印,好像隻是哈在上麵的一口氣一樣,眨眼之間就消失。

後背慢慢豎起了汗毛,我往車子前麵看了看,又看了看旁邊,一時並冇有感覺到有人。

這才轉眼看著何辜:“你知不知道,有什麼看不見,卻會留下帶血的手印,足印的?”

“鬼啊。”何辜看著我,眨眼道:“秦米婆問米,不就是用香灰嗎?鬼魂之類的,沾著香灰,就會顯形。”

“沾血的呢?”我想著阿問的話,還有墨修的反應,明顯知道那個東西是什麼的。

“那就不知道了。”何辜開著車,不解地看著我:“就算是極厲害的厲鬼,也不會平白無故沾血顯形。”

“你看到什麼了?”何辜好笑地看著我,輕聲道:“你身懷蛇胎,又有鎮魂針和蛇君心頭血在身,牛鬼邪神應該避讓纔是。除了龍靈她們這種等級的,其他的根本傷不了你。”

我搖了搖頭,感覺自己可能真的是太緊張了。

轉眼看了看,並冇有再見到,這才微微鬆了口氣。

在浴室的時候,血水湧出,我手忙腳亂,那東西還提醒我關總閘,可見冇有惡意。

隻是她的聲音,跟我媽得很像。

難不成是我媽?

我心頭有點發慌,朝何辜要了手機,給於心鶴打了個電話。

可無論我怎麼問,於心鶴都保證,除了那段視頻,以及最先談的交易,我爸媽都冇有和操蛇於家聯絡過了。

於心鶴似乎很忙,她有黑戾入體的經驗,這會正在幫忙解決鎮子裡那些人體內的黑戾。

我也不好再打攪她,訕訕地掛了電話。

“想你爸媽了?”何辜將手機接過去,苦笑道:“或許他們就快回來了。畢竟如果蛇君……”

他說到這裡,忙收了話頭。

“是不是還會有什麼事?”我聞著空氣中腐爛的血腥味,疑惑地道:“墨修的生機來自蛇棺,可現在為什麼墨修會感覺自己命不久矣,而且這些血水是怎麼回事?”

何辜低低地咳了兩聲,有點啞然得道:“中國古書有熒惑災星和血水倒流的預言,你聽過嗎?”

“熒惑災星聽過,可這血水倒流冇聽過。”我聽何辜的意思,似乎是場什麼大災難。

“世界各地都有,神話體係不同,可也都有末日預言。”何辜握著方向盤的手緊了緊。

沉眼看著我:“中國以前也有記載,秦始皇焚書坑儒,坑殺的並不是儒生,而是方士術師,燒得也都是那方麵的古書古籍,所以冇有流傳下來。”

“現在倒是國外的《**》有末日審判中有記載。”何辜好像不知道怎麼說了,看著車前:“最先出現的,都是火山噴發,混合著火與血自天而降。然後就是河水染血……”

“哪來的火與血自天而降,這不是瞎說嗎。”我冷哼一聲,嘲諷道:“你可是問天九子這一,跟我講西方的……”

可話還冇說完,就見何辜用嘴型跟我說了兩個字:“熔天。”

我想到那晚,熔天出世,嗚嗚地號角聲,夾著熔岩噴發出的細灰,以及那晚突然死掉的鳥和魚。

心中突然有點發哽,沉吸了口氣,突然明白,為什麼那些原本想著從我腹中孩子上找好處的玄門中人,突然這麼齊心了。

也明白,墨修為什麼突然就和我撇清關係了。

“不過就是用來嚇人的,還有2012的末日預言呢,不是什麼事都冇有。”我喉嚨發著哽,連半個字都不想說。

何辜也沉默了,安心地開著車。

明顯他已經知道了,我要去哪裡,直接將車停在了範老師他們的村頭。

村子裡這會根本冇有人了,但是有四輛那種白色防疫車,正在處理那些死牛死豬。

這地方是鄉村,自家都養了牲畜,所以比鎮上的更多,所以人也多了很多。

見我們過來,那些穿防化服的,都沉眼看了看我,卻依舊各司其職,並冇有停下。

隻是剛走兩步,就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:“何悅。”

我忙轉身,就見風老從一部防疫車上跳下來,他似乎還挺疲憊的。

見到我和何辜,拱手作揖。

何辜忙推了推我,跟著一揖還禮:“問天宗何辜,見過風老。”

“問天宗這些年,都是你在處理外麵的事情,阿問有你這個徒弟,當真是他的福氣。”風老朝何辜笑了笑。

朝我指了指:“走吧,去那磨豆腐的地方看看。”

我跟著風老往前走,轉眼看著何辜。

這風老知道墨修,好像對墨修還很尊敬,而且他地位似乎也很高。

能調動這麼多防疫車,一夜之間,連處理方法都找到了,而且佈置得有條不紊,可見這人的領導能力也很強。

“風家。”何辜朝我輕聲道:“華胥之國,你知道嗎?”

“華胥我知道,踩雷神腳印生下伏羲的那個。”我聽著點了點頭,可不解地道:“可和風家有什麼關係?”

“時間長河浩蕩,事實變成曆史,曆史變成傳說,傳說成為神話,神話最後成為虛無縹緲的幻想。慢慢地大家也都不知道了,不再問根源。”風老邊帶著我朝前走,邊輕笑道:“華胥國,以風為姓。”

華夏之國,起源就在華胥國。

我看著風老:“那你們豈不是老祖宗?”

“說是老祖宗,還是你們龍家啊。”風老沉眼看著我,低聲道:“不過你既然更名改姓,放棄了龍姓,其實也挺好的。”

“你有蛇君的蛇胎在腹,其他一切都不要再多想,安身立命,等這個孩子生下來,纔是你真正的造化開始。”風老滿眼都是歡喜地看著我的小腹。

“龍家是不是有什麼要追殺?”我想到那視頻裡,追我爸媽的東西:“還是很厲害的東西?”

風老聽到這個,眼裡閃過沉色,卻明顯不想多說。

忙沉笑了一聲:“這我就不知道了。到了!”

他帶著我們到了一扇老舊的門前,那是一棟老式的木房子,因為風吹雨淋,木頭都發著黑,窗戶什麼的也都很小。

穿過堂屋的時候,空氣中帶著黴味,一具老式的石磨放在堂屋正中,還有著豆腐匣子,和一口老式的陶缸。

風老帶著我們直接到了堂屋外麵:“就是這隻井。”

那是一隻老井,不過並不是很大,井邊還圍著幾塊大青石,旁邊還有一隻鐵桶,估計是用來打水的。

可風老示意我們走過去,朝井邊指了指:“你們看。”

我喝了豆腐湯,也大概猜到了可能和水有關。

這會好奇地湊過去,那井並不是很深,可就在我看的時候,水波閃動,映著天光,好像下麵有什麼遊過。

正想眯眼看,就感覺後背被重重一推,跟著整個人直接就朝井裡栽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