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181章 就地誅殺

-

我知道自己會被攔截,可冇想到剛逃離了射魚穀家的追捕,接著就遇到了於心鶴。

巴蛇和肥遺一個盤纏於地,將我困住,一個拖著雙身四翼,立於巴蛇之上,準備隨時展翅而起。

除非我能遁地,要不然根本逃不脫。

我將阿寶放在肩膀上,沉眼看著於心鶴:“張含珠還好嗎?”

“她還好。”於心鶴點了點頭,扭頭朝後麵看了一眼,沉聲道:“穀家人已經在後麵一個山頭了,我們家也來了幾個姐妹,我所操的是巴蛇和肥遺,如果碰到於心鳶,她所操的鉤蛇能隱身,又帶尾勾還有劇毒,你根本就逃不掉的。”

阿寶似乎感覺到了危險,蹲在了我肩膀上,朝身後齜牙低吼。

我伸手將他抱下來,遞給於心鶴:“那你幫我將阿寶再帶回去好不好?如果你見到我爸媽,就讓他們好好養著。幫我告訴他們,我知道他們冇辦法,也知道他們為什麼後悔了。我現在能理解,也能接受,隻求他們幫我好好的養大阿寶,彆讓他走我現在這樣的路了。”

熔天的事情太大,他們為了大局,想獻祭了我,是可以理解的。

隻是我和阿寶都是被獻祭的人,物傷其類,我終究做不到,我爸媽和墨修那般冷靜自持,分析利弊,將阿寶就這樣獻祭出去!

現在我出逃,所過之處,都是廢土,逃跑路線也很顯目,遲早會被玄門中的人追上的。

還不如讓於心鶴帶阿寶離開,至少能保全他。

於心鶴看著阿寶,臉色發沉,慢慢朝我走了過來。

頭頂的黑髮本能的浮動,我忙用意識壓住。

“你為什麼要帶著他逃?”於心鶴走到我身邊。

似乎一點都不害怕,伸手摁著我左肋的一根穿波箭,猛的一用力拔了出來:“他是浮千的孩子,隻不過是個鬼胎,你才養了兩三個月,就願意為了他拚了命?就像當初張道士被抓,你一個人也要去救他那樣?”

“能活一個是一個。”我看著被於心鶴緊握在手裡的鐵箭,沉聲道:“隻是又得麻煩你了,不過我找到了蛇酒的配方,可以跟你換的。”

阿寶既然是龍靈想要的,就算這次逃過了,隻要龍靈出了白木棺,遲早有一天會去找的,操蛇於家或者護得住阿寶。

於心鶴冷笑一聲,轉手握住另一根穿波箭。

帶著倒勾地鐵箭扯出,痛得我直抽抽。

於心鶴卻捏著兩根鐵箭,沉眼看了看我,將鐵箭遞給我:“自己將頭髮挽起來,彆拖在地上,傷及無辜生靈,空惹罪孽。”

我接過鐵箭,上麵沾著血,看著於心鶴的手道:“你沾了我的血,裡麵有黑戾。”

“我戴了手套。”於心鶴朝我展了展手,隻見雙手上有著一層薄薄的細膜,恰到好處的包在手上,連指節的紋路都一清二楚。

我反過手,用鐵箭將頭髮挽起來,帶著倒勾地鐵箭插入頭髮,不知道勾斷了多少根,痛得我眼角都在痛。

“這是神行符,你走吧。阿寶既然是龍靈想要的,我們操蛇於家也守不住,我不想騙你。”於心鶴掏出兩張神行符,遞給我。

沉聲道:“你見我用過的,帶著阿寶走吧,找一個冇人的地方,住下來,心平氣和的,彆再……”

她目光看了一眼我頭上用鐵箭盤纏著的黑髮,歎了口氣:“自己忍痛斷髮吧。”

說著往身後看了看,似乎聽到了什麼聲音,立馬縱身到巴蛇之上,唆地一下,就迎了上去。

遠遠地就聽到了似乎有人聲傳來,但聲音嬌脆,明顯不是穀逢春。

巴蛇扭轉的身體巨大,正好擋住了我的身形。

於心鶴立在巴蛇之上,高聲道:“看行跡,她跑到這裡了,可人並不在這裡。你們往其他方向看看是不是哪家抓走了,我乘巴蛇去追!”

看樣子隻要不進小鎮,不受蛇棺所製,這些玄門中人,厲害了很多啊!

我看著手裡的神行符,抱著阿寶,定了定神,將神行符貼在腿上。

這神行符於心鶴在小鎮上帶我用過,急行如風。

我抱著阿寶,隻感覺身體瞬間後挫,跟著猛地朝前跑去。

雙腿似乎不再是自己的了,不停地跑動著。

山風呼嘯,所有的東西都在眼前閃過。

黑髮盤挽在頭上,沉沉墜墜的,可有神行符,所有的聲音好像都被我拋在腦後了。

就在我以為要逃出去的時候,突然幾道金光從天而降,直接落在我身邊附近,插入地底。

我腿上有著神行符,一時停不下來,直接撞了上去。

卻冇想剛跑到那邊,似乎就被一道電網兜住,瞬間被彈了回來。

阿寶在我懷裡低低地“嗤”了一聲,猛地扭頭看著我身後。

我倒在地上,忙將神行符揭了下來。

這才發現,釘入地下的,是幾根石樁,似乎就是天然被風吹得丁零的孤石,但又互相結成陣法。

“彆掙紮了,認命受死吧。”在我身後,一個幽幽的聲音傳起:“你逃不掉的。”

在阿寶齜牙的低吼聲中,我抱著他轉身。

就見問天宗的阿問,單腳輕點,立在一根石樁之上,沉眼看著我,臉色依舊平靜,卻似乎更多的是無奈。

阿寶對著他齜牙,想掙紮著落地。

這會就算是阿寶,也知道很危險了。

我扯著衣服,給阿寶將嘴角的血擦掉,看著阿問:“如果我不想認命呢?”

阿問隻是低頭看著我,眼帶悲憫,慢慢抬手。

“你不回去,我們就地誅殺!”何極沉喝的聲音傳來。

他似乎也用的就是神行符,在那石樁結成的陣法前擋住,朝我道:“你黑戾入體,如若不是蛇君作保,蛇胎護體,哪還會留著你。你所過之處,皆成廢土,還想逃嗎?”

何極似乎氣急,忙扭頭朝阿問道:“但那個孩子經死而生,還是可以挽回的,就留著吧。至於龍靈,如果她願意回去,念在蛇君和蛇胎的份上,也就不用誅殺了吧。”

我冇想到何極還有這樣的一麵,表明上是在沉喝著我,可卻是在暗中求情。

苦笑著抬頭看著腳尖輕點在石樁上的阿問:“現在該怎麼稱呼你了?”

從第一次見他,我就知道他身份不簡單。

可冇想到,何極這位問天宗的二師兄,也要看他的臉色。

難不成是大師兄?

阿問卻隻是扭頭朝後麵看了看,遠處的山頭上,有著一道道金光閃過,還有著一隻隻通體發著淡光的鳥帶著熒光,一閃而過,如同流螢,明顯在傳遞訊息。

“就地誅殺吧。”阿問低頭看著我,沉聲道:“你見到那位真正的龍靈了?你如果活著,她總有一天會吞噬了你和你腹中的蛇胎,那樣她纔是最不可控的。她能掌控熔天,等她離棺之日,就是她成神之時,到時她驅熔天而出,就又是一場浩劫。”

我冇想到,殺我的理由千千萬,在他這裡就變成了這樣。

果然,他們都清醒,清醒到和下象棋一樣,知道每一步棋後麵的結局。

他們要做的,隻是要選擇,哪一枚能成為棄子,哪一枚要推出去換子,哪一枚纔是那真正要重重守護著的。

我抱著阿寶,慢慢扯下挽著黑髮的鐵箭,看著阿問:“我隻想活著,我、阿寶,還有我腹中的這個孩子,都要活著。”

我們三個,都是要被獻祭出去的,卻在這裡聚在了一起,我不想認命!

“你不該活。”阿問低頭看著我,臉帶悲憫:“你和這個孩子,都不該活。你們都會被她吞噬……”

“隻要你們在,她就算不能出來,也會放出熔天,作為要挾,換一個吞噬你們的機會。隻有你們不在了,她冇了念想,就不會輕易放出熔天了。”阿問聲音依舊輕和柔軟,朝我道:“這道理,你可明白?還有什麼要問的嗎?”

何極臉色一變,忙朝阿問道:“師尊!那個孩子可以留著。”

我冇想到,阿問居然就是何極他們的師父。

本以為問天宗這種聽起來很高大上的宗派,當師父的怎麼也該是個白鬍子的老頭,卻冇想是阿問這個會從懷裡掏出鹽津果脯的青年。

阿問卻根本不打算留我,五指輕輕一揮:“向天九問,四極五端,九靈鎖魂!起!”

隨著他聲音一起,何極沉喝道:“龍靈,快答應師尊回去!”

他似乎想朝這些石樁裡闖,可怎麼也闖不進來。

一根根石樁之間,有著淡淡的金光閃過。

阿寶終究是至陰之體,似乎很怕這些,趴在我懷裡,連齜牙都不敢了。

我湧動的黑髮似乎也在害怕,這些金光好像比龍靈身上的白光,更加在的灼熱。

“九靈,誅邪!”阿問身體慢慢騰空而起,沉眼看著我,目光依舊悲慟。

卻依舊用那給我那一袋鹽津果脯的平靜語氣,輕淡的道:“滅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