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17章 以蛇壓棺

-

奶奶似乎想起了什麼,我想拉住她,她卻飛快地跑了。

我翻身下床,想追上去,可一動就感覺頭暈目眩,幸好扶住了門,纔沒摔倒。

可能是躺久了,一下子起太急。

“蛇婆出棺了啊……回龍村的報複要來了啊!”秦米婆拎著垃圾桶,扯了件衣服,丟進去,就在醫院的走廊燒了起來。

黑煙剛起,那些已經死了的絲蛇,似乎還想朝外爬。

墨修冷哼了一聲,這些絲蛇才趴在火裡,慢慢被燒成碳。

黑煙引來護士,也嗆得秦米婆咳得快斷氣了。

護士拎了水將還燃著的垃圾桶澆滅,又交代我們不能亂燒東西,就又忙去了。

小鎮上的醫院人手不多,病人又多又雜,她們也很忙。

“什麼是蛇婆?”我關了門,看著秦米婆:“為什麼奶奶這麼著急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問蛇君啊?”秦米婆又掏出一根針,在認真地縫著那個東西,看上去好像是個枕套之類的,卻很素。

我隻得低頭看著手腕上的黑蛇玉鐲,墨修和柳龍霆似乎都跟蛇棺有關係。

墨修這回直接出來了,坐在病床邊,看著我道:“蛇婆大概是守棺靈的一種吧,就像那些被蛇棺放出來的蛇一樣。蛇棺我也不知道是什麼,柳龍霆其實不過是龍家用來給龍家女陪葬的護棺蛇。”

“真正引著蛇棺的,並不是柳龍霆,而是龍家女。”墨修說到這裡。

有些擔憂地看著我:“既然蛇棺拒絕了龍霞入棺,將她變成了蛇婆,那蛇棺還會追你的,更何況還有柳龍霆,你自己小心就行了,彆管回龍村那些人。”

“既然有龍家女引著蛇棺,為什麼還要放柳龍霆這條蛇進去?”我感覺這事有點超出想象,明顯和堂伯說得不一樣啊?

“蛇盤棺,子孫旺。世代有蛇,世世發。”秦米婆嗬嗬的冷笑,扭頭看著我:“你冇發現你們村哪裡不對嗎?”

“哪裡不對?”我一時有點想不清了。

“回龍村的人大部都在外麵發展,一個個不是勢強,就是財旺。可每家每戶,如果冇了老人留守,就會讓老一輩回來守村。”秦米婆看著我。

沉聲道:“這就叫以人借勢,你們在借蛇棺的勢,還得就是每十八年送蛇棺一個龍家女。”

我聽著冷汗直流,看著秦米婆:“那如果不埋龍家女會如何?”

“我怎麼知道。”秦米婆眨了眨眼,儘是嘲諷地看著墨修:“蛇君說說吧?”

“如果我猜得冇錯的話,蛇棺已經在報複了。你那堂伯得了癌症,還有你那些在外麵發展的本家人,怕都有些不對頭了。”秦米婆好像很篤定。

冷笑道:“人啊,都是無利不起早,一旦不順了,就會從什麼祖墳啊,運勢找問題,從不會想想自己做得對不對。喪儘天良,哪會有好運勢。”

“那蛇婆出棺會怎麼樣?”我想到回村的奶奶,還是不放心。

秦米婆不是回龍村的人,所以不知道蛇婆會如何。

我轉頭看向墨修,他也搖了搖頭。

想到龍霞那詭異的樣子,還有我爸走的那晚發生的火,肯定村裡給我爸的壓力很大。

我想了想,還是不放心,給奶奶打了電話。

“龍靈啊,你七堂叔正好買出殯要用的東西,我搭他的車回去,你好好在醫院,餓了讓秦米婆幫你叫外賣。”奶奶在那頭很利索地說著。

我七堂叔是誰,我都對不上號,可怎麼纔出醫院就碰上了?

卻忙朝奶奶道:“我痛得不行,你快回來。”

奶奶還要說什麼,卻好像“唔”了一聲。

跟著就有一個低沉的聲音傳來:“龍靈啊,我是你七堂叔。”

“不記得了吧?就是過年時,你爸介紹,開旅遊公司的那個。你爸還說等你高考完,要找我報團,還你們全家旅遊的那個。”那男聲很爽朗。

可聲音卻發著沉:“今天村裡出殯,你爸媽不在,你也該回來表個孝心吧。”

我緊握著手機:“我奶奶呢?”

“哦,二嬸啊,不會有事。畢竟那晚你堂伯也隻是讓幾個同村的嬸孃陪她聊天。我這次也隻是用了點藥,把她迷暈了。”七堂叔聲音發冷。

沉聲道:“不過這次村裡鬨蛇災,死了好幾個人了,你奶奶這麼大年紀了,落水啊,或者被蛇咬死啊,或者受不了刺激自殺什麼的,跟著去了,我們就不知道了。”

我聽著心底怒意迸起:“龍霞回來了,你們應該看到了。她變成了蛇婆,我奶奶是回去提醒你們的村裡要出大禍了。”

七堂叔嗬嗬地低笑:“龍霞掉蛇棺了,怎麼可能回來。蛇婆有什麼怕的,蛇棺我們都不怕。你如果不回來的話,反正今天出殯,好幾具棺材呢,哪具棺材裡多具屍體,誰知道。”

說完,他就掛了電話。

我聽著那頭“嘟嘟”的聲音,再打,卻已經關機了。

“整個回龍村的人,都藉著蛇棺的勢,他們以為,在外麵能發財旺勢都是因為蛇棺。”秦米婆依舊縫著東西,將針在頭髮裡順了順。

墨修也冷笑道:“十八年前你冇被埋進去,但他們分了那具棺材裡的金銀財寶,也就算了。現在肯定有誰多人過得不好,他們肯定想著是你冇葬入蛇棺的原因。”

“剛好你今年十八歲,又是第二次葬蛇棺的時候,加上你堂伯打頭,又惹出了這些事情,肯定要逼你回去的。”墨修聲音慢慢發冷。

我心裡也發著冷,想打電話給我爸媽,可他們明顯在逃避,哪還打得通。

隻得換鞋子準備回村,秦米婆沉歎了口氣:“救了你奶奶就行了,彆想著救村裡人。”

她將縫好的布袋遞給我:“裝米的。”

這才發現那是一個布褡褳,往脖子上一掛,兩頭都是口袋,正要垂在胸前,很好從裡麵抓米。

秦米婆又從床頭櫃下來掏出一袋米:“我托人從我家裡拿來的,拌了香灰的。”

我將米裝進布耷拉裡,看著秦米婆,想說什麼,卻又吞了下去。

“回龍村不歡迎我,我也不想救那些喪儘天良的人。”秦米婆想了想,還是下床:“不過我能叫人在村外接應你。”

我將布褡褳裝滿米,看著她道:“還有什麼防蛇的嗎?”

“蛇再毒,也毒不過人心啊?有蛇君在,你要防的不是蛇,而是人。”秦米婆冷哼一聲,看著墨修:“這點蛇君深有體會吧?”

墨修沉了沉眼,隻是看著我道:“自作孽不可活,你隻能救他們一次,不能救第二次。也不可能保回龍村,永遠興旺!”

墨修的意思很明白,他也不會再幫忙了。

我看著他,想到柳龍霆提到過,墨修死的事情。

以及墨修拉著我往回跑,救村裡人時,那一閃而過的畫麵。

或許墨修上次的死,就跟救回龍村的人有關。

我將褡褳的兩頭都裝滿米,出了醫院,準備打車回去。

剛出院門,一輛黑色的車就停到了我身邊,開車的是個麵熟的,到我家埋過死豬,也去過秦米婆家。

也是這個人在墳坑邊,叫我回去看一下堂伯的。

他推開車門,沉著臉,沉臉地看著我:“龍靈,上車。”

我冇想到村子裡想得還挺全的,還派了車在這裡等我,就算奶奶不想著回村,也會想辦法綁了奶奶吧。

上了車,那人開著車:“老七要安排人在醫院門口等著你,我就來了。”

我現在對回龍村的人,都冇什麼好感了,隻是“嗯”了一聲。

那人開著車,有點唏噓得道:“你這次回村,他們……”

“會把我再埋了。”這事我已經知道的,所以也冇什麼好說的。

村裡人,不會記得,那一晚我原本逃了,卻因為聽到他們慘叫回去救他們。

他們想的隻是,我本來就該埋進蛇棺裡,來換取他們財旺勢強,代代發!

開車的人看著我,臉上閃過羞愧,卻也隻是沉默地開車,畢竟他也是回龍村的人啊……

我腦子裡想著如果找到奶奶,怎麼逃,怎麼鎮住所有村子裡的人。

因為辦喪事,牛二在裡麵幫忙,也冇守在村口,車子直接開了進去。

車子到了村路上,就見一路都全部掛著白幡,每隔一段就停著一具棺材。

可壓棺的並不是公雞,而是一條條的死蛇,耷拉在棺材上,好像一塊斑斕的壓棺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