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158章 愛與不愛

-

柳龍霆送我出來,又施術法將那半層樓封住。

肖星燁似乎從哪裡急急地趕過來,見到我,愣了一下。

有點不好意思的道:“我想問蛇君來著,可他當時是條蛇,又在忙,不好說話。”

“見到了。”我朝肖星燁笑了笑,揮了揮手道:“你們忙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

那條雙頭蛇從房間裡竄了出來,在地上“唆唆”的遊動著,你一言、我一語地問肖星燁。

一左一右拉著肖星燁就往房間裡去,這個問奶茶點了冇,那個問小蛋糕是不是讓人家少放糖。

我這才發現,所有的樓梯和地板都刷洗得這麼乾淨,估計就是為了這條雙頭蛇和龍靈出來爬動。

腳踩在這好像一層不染的地板上,我連下樓梯的時候,似乎都好像有點腳軟,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踩臟了這特意刷洗過的地板。

到了外麵,我扶起電動車,柳龍霆沉眼看著我:“何必呢。”

“確認一下也好嗎,萬一他真的是被你們要挾的呢。”我朝柳龍霆輕笑。

拍了拍他的肩膀道:“冇有懷疑你的意思,隻是怕你見到龍靈,就會冇了原則。畢竟這麼多年冇見了,怕你們認錯,分不出真假。”

龍靈一出來,墨修隻不過是一眼,就好像確認了她就是真的!

“你見到她冇有感覺,因為你體內占了她的陰魂。所以你見到浮千,冇有恐懼感,見到她也冇有想要下跪的膜拜感。”柳龍霆沉眼看著我。

輕聲道:“無論是我和肖星燁,還是普通人見到她,就會生出膜拜的崇敬感。”

“看到浮千有多恐懼,看到她,就有多崇敬。隻要有這點在,就不會認錯。你明白嗎?”柳龍霆沉眼看著我,輕聲道:“你代她懷著蛇胎,不會有事的。先回去吧!”

柳龍霆的意思很明白,他們不會認錯龍靈。

那是一種讓他們一見,就產生出崇敬和膜拜的聖潔感。

隻是讓我冇想到的是,我這個蛇胎,也是代她懷的。

我費儘全力,也隻不過是朝柳龍霆擠出一個笑,騎著電動車就急急地走了。

怕自己再留一會,就會控製不住。

原來都是我多擔心了,墨修連蛇棺都能鎮,怎麼可能認錯那個他心心念念不知道多少年的龍靈。

就算是臨近大暑,夜風也吹得讓人心涼,臉上似乎還不時有水珠朝後湧去。

我腦子裡不知道想什麼,卻隻是感覺到夜風太冷了。

到了秦米婆家,月亮都冇了,秦米婆依舊坐在屋簷下搓著麻繩,見到我回來,沉聲道:“要不要吃點東西?”

“不用。”我朝她笑了笑,將車子放了,直接進去洗漱了一下。

看了一眼阿寶,似乎睡得還挺熟的,就回房間了。

秦米婆家的房間其實不大,可這會卻感覺空蕩蕩的。

我換了睡衣,伸手摸了摸小腹,已經硬硬的了,甚至在摸的時候,不知道是心理作用,還是真的……

隱約的感覺有什麼順著我手掌,慢慢地挪動。

就這樣一下又一下地撫著小腹,我沉沉地睡了過去。

夢裡似乎有人在喚我:“龍靈,龍靈。”

我最近很久都冇有聽到這個聲音了,突然聽到,還就算在夢裡,也還有點奇怪。

不過這次並不是那種空靈而悠長的聲音,似乎就在身邊。

我一個激靈醒了過來,一扭頭,就見浮千那張慘白的臉,趴在窗戶口,沉笑地看著我:“你看,你也被拋棄了吧?”

冇想到浮千居然出來了,我瞬間警醒,看著浮千,慢慢後退。

“你看,你比我還慘,我還有個名字。你呢?什麼都冇有了,家,父母,親人……連名字都冇有了。”浮千地頭慢慢地從窗戶裡鑽了進來。

她頭上的黑髮已經長出來了,身體依舊藏在黑濕的頭髮裡。

“你怎麼出來的?”我握著剃刀,沉眼看著浮千:“不是被釘了嗎?”

“他們不會讓我死。”浮千身體因為長期的囚禁,柔軟得跟蛇一樣。

左右轉動,慢慢地昂進了房間,盯著我小腹道:“等你生下蛇胎,就會完全跟我一樣了。”

浮千似乎很開心,身子慢慢昂起,嗬嗬的低笑:“這又是一個回龍村的開始。”

她好像半點都不怕我,還很開心地看著我:“為什麼要替她生,我們自己生下來不好嗎?”

“我們自己養大這個蛇胎,自己創造出一個回龍村。我們也會成為像她一樣,被人崇敬膜拜的神。”

“蛇胎和回龍村有什麼關係?”我握著剃刀,警惕地看著浮千:“你想拉我入夥,總得告訴我一些什麼吧?”

浮千隻是嘿嘿的低笑,漆黑的頭髮在屋裡遊動:“不是我想拉你入夥,而是你跟我本就是一樣的。你和我,差的不過是時間,以及你有冇有生下這個蛇胎。”

“你看這頭髮就知道了,我們都是龍靈特意讓人造出來的。”浮千慢慢地湊到我麵前,輕聲道:“蛇棺被浸染了,她想依舊聖潔,想做她的女神,有些事情,總得有人代她承受。”

“比如繁衍子嗣,接受蛇棺反噬的黑戾。”浮千不停地扭轉,那張臉上慢慢露出猙獰:“我們是她的替身,代她受過的。”

她說著,聲音裡帶著極度的不甘心,瞪著我道:“同樣是替身,為什麼你就能懷著蛇胎,能讓墨修為你做這麼多,為什麼……”

隨著怨恨一起,她臉色猙獰如同惡鬼,滿屋子的黑髮“唆”地一下,全部朝我湧了過來。

我迎上了這些黑髮,任由自己被纏轉,手裡的剃刀翻轉,一刀刀的割斷。

不過是幾下,浮千就痛得不停地尖叫:“為什麼!為什麼!”

斷髮之痛,我已經承受過了。

浮千明顯被感染得比我深,所以那種痛意,怕也比我深。

黑髮落地,雖冇有黑色的液體湧出來,卻一縷縷地跟蛇一樣的遊動,朝著我遊來。

任由這些斷髮來纏,我隻是伸手扯著浮千身上的,一刀又一刀地割斷。

“龍靈!龍靈!”浮千的聲音帶著憤恨,朝我怒吼道:“你總有一天會後悔的,會後悔冇有答應我。”

她因為斷髮之痛,慢慢地朝窗戶外退去,眨眼之間,就消失在了夜色中。

可那些斷髮,卻依舊纏在我腿上。

這東西隻能燒,其他什麼辦法都冇有,割斷一根變兩根,越碎越麻煩。

幸好最近夏天多蚊蟲,我床頭就有打火機。

黑髮纏在腿上,跟水蛭一樣,直接從毛孔鑽了進去,硬扯的話也是不行的。

隻能用打火機,慢慢地燎,黑髮似乎也是吃痛的,立馬就會反捲。

我也懶得去扯,直接拿打火機就撩著腿。

火光一閃,黑髮被燒得“滋滋”作響,立馬從毛孔裡鑽了出來。

在那種反抽出來的刺痛和打火機燎著的痛意之下,我倒吸了口氣,死死地咬著牙。

好不容易弄完了一條腿,黑髮是冇了,腿毛也燒冇了,腿還被打火機燎出了不少發紅的水泡。

轉過身,就準備去燎另一條腿的時候,打火機被一隻手拿了過去。

墨修輕輕一點,纏在腿上的黑髮,立馬縮了回來,落在地上,瞬間就成灰了。

“浮千來過了?”墨修將打火機放床頭,沉眼看著我道:“柳龍霆越發地冇用了,連浮千都看不住。”

“她現在很厲害了。”我搓著被燎傷地腿,將浮千的情況說了。

無論是意識,還是說話,或者是知道的東西,浮千明顯比纔出回龍村時,更厲害,也怨氣更重。

“我會想辦法控製住她的。”墨修臉色發沉地點了點頭。

我聽他的意思,是真的不會將浮千滅掉的。

明明龍靈已經醒了,浮千體內的黑戾已經完全不受控製,更甚至她還想取代龍靈。

按墨修和柳龍霆的想法,應該是不允許她這樣的存在的?

可為什麼要一直留著浮千?跟浮千所說的一樣嗎?

轉眼看著墨修,他目光發沉,似乎有什麼話想說。

我搓了搓被燒斷的腿毛,輕笑道:“蛇君是有什麼想說的嗎?或是有什麼讓我做的嗎?直接說吧。”

“好。”墨修轉眼看著我,輕聲道:“你爸媽製八邪負棺,一是可以固定蛇棺的範圍;二是將蛇棺的能力,用這八具邪棺引出一部分,養著龍靈。”

“所有的邪棺都是用龍靈的血所製的,現在龍靈醒了,但要想離開那具白木棺材,得聚齊八具邪棺。”墨修沉眼看著我,輕聲道:“你明白我的意思嗎?”

我皺了皺眉,沉眼看著墨修:“蛇君的意思是,讓我想辦法找到另外三具邪棺?”

可原先劉詩怡那具邪棺,他連看都不讓我看,因為怕我感同身受,引發體內的陰怨之氣。

現在不燒邪棺就算了,還讓我去主動剩下的邪棺?

愛與不愛,差彆就是這麼大的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