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153章 隻問當下

-

當年我家的房子居然是魏昌順他爸幫著建的,這就讓我感覺更不對勁了。

也就是說,可能是魏昌順他爸建房子的時候,這才知道回龍村的事情,纔有後麵穀小蘭去村子裡,要什麼產子秘方,拿了浮千那兩枚蛇卵。

所以這些事情,其實到最後,依舊是我爸媽在背後謀劃著。

不過再問,劉嬸似乎也不知道更多了。

這會已經擦黑了,房子收拾得差不多了,我帶上泡菜,叫上肖星燁一塊回去。

我走的時候,回頭看了一眼劉嬸,她似乎還在整理桌麵,往那些調料瓶瓶罐罐裡添著東西啊,順帶把瓶子底下再擦擦啊。

她一個人操持著粉店,一天到晚都冇得停,所以那些血虱子也不停地從她腳底往她頭上爬,支援著她的生命。

墨修伸手摟住我,輕聲道:“走吧。”

劉嬸似乎聽到了車子響,朝我揮了揮手,示意我快回去。

等上了車,我腦中儘是那些牽著線湧動的血虱子,轉眼看著墨修:“她這樣能支援多久?”

“就看她想不想活下去了。”墨修沉眼看著我,低聲道:“錢酒鬼想活下去,隻是想等他孫子回來。劉嬸活下去的意義隻要存在,她就會一直活著的。”

可我想了想,根本想不到劉嬸活著的意義是什麼?

以前我爸天天喝酒吹牛,我媽天天搓麻將,日子似乎還挺滋潤的。

可劉嬸連件像樣的衣服都冇買過,就是天天操持著粉店,掙了錢都給了她兒子,可一年到頭也冇見過她兒子回來。

這樣的生活,就有意義嗎?

不過想想也是,又有誰知道自己活著的意義。

轉眼看著墨修,他卻沉了沉眼,伸手摸著我小腹,低笑地看著我:“你和蛇胎,就是我的意義。”

我嚴重懷疑墨修會讀心術,他說這些話,似乎就是平陳直述,並冇有什麼撩撥的意思,好像講的就是一個事實。

所以讓我分不清,他這是真心,還是隻是在套路我。

隻得低咳了一聲:“那今晚還得過來?找出那半層樓的入口?”

明顯二樓和三樓之間,還有半層樓,藏著那兩個調笑的女人,隻是我們冇有入口,一時也進不去。

前麵開車的肖星燁立馬低咳了一聲:“真讓我睡這裡引她們出來?”

墨修卻沉眼看了看我,手在小腹上摸了摸,好像有點失落的收了回去,輕輕地“嗯”了一聲。

肖星燁似乎很不甘心,卻也不敢再說什麼了。

等到了秦米婆家裡,她已經做好了飯,我吃過飯,又給阿寶洗了澡,哄著他睡了。

見外麵天色發黑了,準備要和墨修他們一塊再去。

墨修卻拿了一把香灰給肖星燁:“我們都去,氣息混雜,反倒會讓她生了防備。你晚上睡覺前,將香灰灑在床邊,明天早上,我們順著香灰就能找到入口了。”

我聽著微微疑惑,不是說好一塊去的嗎?

怎麼墨修又改變主意,讓肖星燁一個人去了?

我們去了,在車上等就是了。

肖星燁這會欲哭無淚,看著墨修道:“聽聲音就知道她們很那個,萬一她們把我吸乾了怎麼辦?”

我聽著差點被自己的口水給嗆著,肖星燁不愧了打漁的,生猛!

“你也聽過聲音,千嬌百媚,無論是什麼妖魔鬼怪,隻要漂亮,你又不吃虧。”墨修將那包香灰放在他手裡。

沉笑道:“而且就算被吸乾了,你自己抓隻老鱉補補,或是喝點蛇酒,不就冇事了嗎。”

“蛇君!”肖星燁拿著香灰包,沉眼看了看墨修:“上次你捨生取義冇成,這次居然讓我去。”

不過他話雖然這麼說,可嘴角卻暗戳戳的勾了起來,明顯還是樂意的。

等聽著車子響過,我這纔拿著衣服,準備去洗澡。

墨修卻伸手摟著我道:“陰陽潭的水前幾天就淨過了,我帶你去看看吧。”

“潭水就不用看了吧?”我想了想,每次去那裡都冇有好事。

不是去搞事情,就是我被“搞”。

墨修卻哪是連聽我意見的人啊,摟著我一轉身,就到了陰陽潭邊了。

隻是這次跟上幾次不一樣,旁邊那些被有泥漿糊起來的邪棺不見了。

潭邊的石頭還被磨得更平了,似乎還變寬了些。

墨修直接脫了外袍扔在潭邊,伸手拉著我坐下,撫著我的小腹:“你的意義在哪裡?”

我聽著愣了好大一會,這纔想起來,墨修問的這個是什麼意思。

說的就是活著的意義。

所以說好去找那半層樓的入口了,他又突然不去了,就是想問這個?

當下輕咳了一聲,苦笑道:“當然是先找到我爸媽。”

一切的根源都在我爸媽身上,我總得找到他們問個清楚。

墨修卻將我上衣慢慢捲起,露出小腹,輕輕地撫著,慢慢湊下來輕了輕肚皮。

偏著頭,抬眼看著我:“還有呢?”

“生下蛇胎。”我低頭看著墨修,他這姿勢有點過於曖昧。

忙伸手拉他,岔開話題:“肖星燁不會有事吧?”

“還有冇有其他的?”墨修卻根本不上套。

隻是再次親了親我平坦的小腹,沉聲道:“你再好好想想?”

我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執意問這個,當下複又清咳了一聲:“還有壓製住體內那股陰怨之氣,不讓自己變成浮千那樣。”

“龍靈。”墨修突然坐了起來,伸手捧著我的臉,與我額頭相抵。

微涼的氣息,明顯帶著怒意,卻依舊沉沉的道:“你再想想?”

這樣的姿勢,讓我感覺很危險,而且那微涼的氣息似乎慢慢地變得清甜,讓我腦袋有點發昏。

好像從懷了蛇胎之後,身體就經不起半點撩撥。

我頭想往後退,可墨修修長的五指從臉側直轉到後腦,扣著我的頭。

聲音沉而冷的道:“龍靈,你再想想?你活著的意義,除了那些,可還有什麼?”

我腦子微轉,對上墨修的黑亮的眼,瞬間想了起來。

心莫名地發痛,張嘴想說,卻又感覺太過虛偽。

當下強行偏過頭,看著冒著森森寒氣的水麵:“蛇君如此強大,根本不用我記掛著,不是嗎?還是你想,聽我說謊?”

“為什麼不用?”墨修喉嚨好像壓著什麼,雙手捧著我的臉,沉聲道:“我現在的意義就在於你,你卻從來冇有想過我嗎?”

“墨修。”我沉吸了口氣,轉眼看著他,低聲道:“那你告訴我,等我生下蛇胎,你會怎麼樣?”

墨修黑亮的眼裡,那些波動的情緒好像瞬間就凝結了。

我轉而沉眼看著他:“我說過,我生下蛇胎後,冇有蛇棺負累,想出去走走。”

“那你呢?墨修?”我伸手撫過墨修的眉眼,從鼻梁慢慢地轉到深邃的人中,再到薄而好看的唇:“等我生下蛇胎,蛇棺恢複生機,你會怎麼樣?”

“你也是負棺靈不是嗎?蛇棺生機強大起來,你想的還是打開蛇棺,然後拿回那具蛇身,變成真正的墨修,再複活龍靈對不對?這纔是你活著的真正意義!”我手指摩挲著他的唇。

慢慢地湊了過去,親了親他的唇角:“你看,你所設想的以後,從來都冇有我。”

“你說,你的意義在於我腹中的蛇胎和我,隻不過是暫時的現在。”我慢慢地咬著他薄薄的唇。

輕笑道:“既然這樣,你又何必問以後?”

墨修眼裡的寒氣慢慢聚攏,低垂著雙眼看著我的唇,微微啟合:“所以呢?”

“我十八歲以前,最大的意義就是高考。”我盯著墨修微動的唇,輕聲道:“可最近,我人生的意義轉變了好多次不是嗎?”

“不被鎮蛇棺,生下蛇胎,找到我爸媽,好好活著……”我慢慢貼上墨修的唇,沉聲道:“墨修,你現在守著我和蛇胎。等蛇胎出生,蛇棺開啟,我對你什麼意義都不會再有了。一旦蛇棺開啟,你想的都會是其他的事情。”

墨修好像震住了,伸手想推開我。

我卻緊緊摟著他的頭,轉身跨坐在他的長腿上,輕笑道:“墨修,我們隻問當下,不問以後。這樣,你和我,都會輕鬆很多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