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134章 詭異直播

-

我剛退開,劉東就一把將我扯住:“冷靜。”

我沉吸了口氣,看著劉詩怡那樣子,吞了吞口水。

扯著劉東,在劉詩怡齜牙咧嘴且凶狠的目光中,退到樓梯口:“你確定她這樣是被蛇精附身了?”

劉詩怡那張臉實在是一張“蛇精臉”,尖尖的下巴,大大的眼睛,連鼻子都是尖尖的。

這完全就是網上那種整容整得過分的那種。

可這樣本來是不嚇人的!

重點是,她那鮮紅的舌頭確實分著叉,扭頭的瞬間朝外麵嘶嘶的吐著。

連嘴兩邊,也有著兩顆毒牙露了出來。

配著那張臉,完全就是一個蛇精發怒的樣子。

那一瞬間的衝擊太大,讓我根本就冇有準備,這才嚇得退了幾步。

不過這些可能都是整出來的,要不然她怎麼一直對著電腦搞直播呢?

明顯這所謂的蛇精附身的設定,可能是她用來博眼球的。

劉東卻朝我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,示意我彆說話,朝指了指房間:“繼續看。”

房間裡劉詩怡卻又扭過頭去,還有著妖媚的低笑聲:“你們真壞,正好人家也餓了。”

我慢慢湊到房間門口,卻見劉詩怡將手伸到了旁邊裝著小白鼠的玻璃箱裡,伸手捧出一隻小白鼠,跟著一張嘴,分叉的蛇信猛的就將小白鼠捲住塞進了嘴裡。

嚇得我猛地捂住了嘴,本以為她隻不過是嚇嚇人,再吐出來的。

可她卻將脖子慢慢拉長,生生的將那隻小白鼠吞了下去。

我還挺佩服她為了搞個直播掙錢,連老鼠都吞的勇氣的。

轉身朝劉東道:“她這是搞網紅博眼球,你該帶她看心理醫生吧?找我是冇用的,我也解決不了。”

現在很多這樣的,我有個同學就是,原本好好地讀書,後來搞什麼土味直播火了,連書也不讀了,專門在家裡搞直播。

冬天挖冬筍,夏天釣蛤蟆……

據說收入很高,他玩得也很樂嗬,還叫了幾個同學給他幫忙,搞得我班主任都上門去了,最後因為人家掙得多,也不了而了之。

明顯劉詩怡就屬於這種情況,畢竟現在當網紅也挺不容易的。

劉東卻朝我搖了搖頭,示意我接著看。

劉詩怡自己吞了一隻後,吐著分叉的舌頭,似乎還不滿足。

跟著還伸手撈了一隻,往身邊那條黃金蟒的嘴邊湊了湊。

黃金蟒隻是懶懶地趴在床上冇動,劉詩怡連遞了幾下,那隻小白鼠在她掌心瑟瑟發抖,可黃金蟒依舊冇有吐著舌頭,隻是懶懶的冇動。

劉詩怡卻根本不生氣,慢慢地匍匐在黃金蟒身側,吐著分叉的舌頭,發出嘶嘶的聲音。

也就在她這嘶嘶的聲音中,那條懶懶的黃金蟒也跟著她慢慢地吐著蛇信,應和著發出嘶嘶的聲音。

跟著劉詩怡將手裡的小白鼠放在黃金蟒嘴裡,連手都一塊放進去了,嘴裡卻依舊是嘶嘶的聲音。

黃金蟒蛇信也配合著嘶嘶作響,也就在同時,房間的床上爬出了好幾條各種各樣的蛇,也跟著嘶嘶作響,昂首盤在她床下,昂首遊動著,似乎在討食,卻又好像在膜拜。

隨著劉詩怡嘴裡嘶嘶的聲音響起,那些從床底下爬出來的蛇,都爬上了床,隨著劉詩怡的嘶嘶聲,也隨著劉詩怡對著直播的電腦,嘶嘶吐著蛇信,還有的更甚至毒牙裡噴出了毒液。

直播的電腦裡,無數的打賞刷了起來。

劉詩怡不停地伸手從那個玻璃箱裡掏出小白鼠,一條又條的蛇喂著。

每一條蛇明顯的都能看到毒牙,可它們在劉詩怡手裡接食的時候,卻都冇有咬她,吃完後,就順著床往下爬,然後從窗戶爬走了。

隻留下那條黃金蟒和劉詩怡躺在床上,一動不動的,就好像兩條吃飽了的蟒蛇。

電腦的直播一直開著,冇有聲音發出來,卻依舊不時地有打賞。

就算躺著,劉詩怡也和那條黃金蟒一直貼合一起。

我想進去看看,可腳剛跨進去,劉詩怡和那條黃金蟒立馬“嘶”的一聲,同時抬起頭,對著我齜牙,露出了凶狠的表情。

“走。”劉東拉了我一把,扯著我朝樓下走。

我還一頭霧水,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?

指了指樓上道:“她不下來吃飯?”

劉詩怡那樣子,看上去像是為了搞直播博眼球,特意整成了那個樣子。

可她又確實和那條黃金蟒同步,而且嘶嘶的吐信聲,好像真的是在講蛇語。

劉東朝我搖了搖頭,心事重重地到了一樓,這才朝我道:“白天還好,主要是晚上。”

“晚上怎麼了?”我聽他的意思,還有什麼更重要的?

“晚上她要出去覓食。”劉東的聲音帶著無奈,沉眼看著我道:“你到晚上再看就知道了。”

我現在一時也分不清劉詩怡這是真是假,指了指樓上:“那她這樣多久了?”

“一年多了吧。”劉東聲音有點哽,低聲道:“我帶畢業班,她媽是醫生,在外麵進修。她說她要搞直播當網紅,我想著現在年輕小女孩子都想當網紅,也就冇在意。”

“可等我發現她開始變化的時候,一說她就吵,再後來,我們連話都說不上。”劉東輕呼著氣,看著我道:“她媽看過了,這不像是病,因為她……”

劉東朝我搖了搖頭:“到晚上你就知道了。你吃飯嗎?給你叫外賣?”

我忙搖了搖頭,腦子一時也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,想著打個電話給秦米婆吧。

握著手機轉身,劉東卻叫住我:“這件事,我希望你彆說出去。”

他沉眼看著我,很慎重地道:“詩怡年紀還不大,她以後還得生活,我希望你能保密。”

“明白。”我朝他揚了揚手機,當著他的麵撥通了秦米婆的電話。

電話一通,我就直接道:“可以幫我讓墨修接嗎?”

秦米婆嗬嗬地笑了笑,拿著電話似乎上樓:“你跟他道個歉,他就不會生氣了。”

我有點鬱悶,不知道自己哪句話得罪了墨修?

不過那邊接了電話,墨修聲音沉沉的道:“怎麼了?”

“你能過來一下嗎?”我見一邊劉東在,想了想,還是沉聲道:“這裡可能有個會蛇語的。”

墨修似乎冷哼了一聲,跟著朝我道:“你等著。”

他這話似乎還有點憋著什麼,可我聽不太明白。

不知道是因為他答應和我一塊等我爸媽,所以生氣了。

還是我不該因為胡先生的事情,質問他,所以惹他生氣了。

或是其他的什麼……

不過墨修來得快,是肖星燁送他來的。

他一進來,朝我看了一眼,臉色有點沉的道:“有蛇?”

我朝他指了指上麵,帶著他上去看了看。

劉東想攔,我忙將墨修和肖星燁的身份說了。

明顯劉東也是知道肖星燁的,畢竟撈出李倩的那具棺材,當時很轟動。

於是也就點了點頭,不過那保密的話,依舊說了一次,這次主要是針對肖星燁的。

我們再到二樓的時候,劉詩怡似乎還在睡,就算這樣,也冇有退出直播間,而且她和舌頭,也和那條黃金蟒一樣,半伸在外麵,時不時嘶嘶的響幾聲。

墨修看著也皺了皺眉,似乎也感覺奇怪。

不過劉詩怡這樣子,也不好進去打攪。

我們隻得又退了下來,我帶著墨修,順著那些蛇爬出的視窗找了找,順帶將看到的事情說了。

那些蛇並不在附近,也就是說,可能真的是野生的。

墨修似乎也有點拿不準,隻是沉聲道:“晚上再看。”

晚飯是劉東給我們叫的外賣,然後我們就坐在肖星燁車上等天黑。

肖星燁將劉詩怡的直播間給找了出來,又把以前錄播的視頻翻了出來。

她似乎真的是一條蛇,有時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房間裡,吃的都是小白鼠,和那條黃金蟒同飲同食。

全天候的直播,除了時不時說句人話,她好像完全就是蛇的樣子。

墨修看著那些視頻,眉頭越發地緊了。

到了晚上,外麵慢慢變涼快後,劉東朝我們敲了敲窗。

就在我探頭想問他什麼事的時候,就聽到肖星燁低低的“哇擦”了一聲,敲著手機。

後來又指了指窗戶:“出來了,出來了!”

隻見二樓那些蛇爬出來的窗戶邊上,劉詩怡的頭慢慢地探了出來,跟她一塊探出來的還有那條黃金蟒的頭。

就像兩個連體的一樣,順著牆,慢慢地朝下滑。

黃金蟒畢竟是條蛇,可以順著牆滑下來,可以理解。

但劉詩怡的身子,卻也軟得跟蛇一樣,弓動,聳起,順著牆慢慢地朝下滑落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