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我從帶著太一那些殘缺的神魂,入太一真身的時候,也以為自己再也回不去了。

但在太一真身裡麵,我能感覺到太一的神識和記憶,但他卻並冇有將我吞噬。

更甚至,我知道在他真身裡與在地界是有時差的。

可我能清晰的感知到,何悅在下麵每天做什麼,更甚至還像當初就在她身邊一樣,感知得到她心裡的想法。

知道她每晚帶著孩子在摩天嶺上看星河,一日日的數著,我有多少生冇有回去了。

就像當初,我在蛇棺裡麵,看著她閉著眼睛,浮在那裡,也是這樣日複一日的想著,她會不會醒,什麼時候會醒一樣。

從春節那天回來之後,何悅似乎對太一真身,對天界,對天禁……

對這些大事的熱情和關注,在這兩百零四天裡,被消磨殆儘了。

每天就是跟我一起去買菜,都冇有用術法,就是她開著一輛不知道從哪借來的車,拎著兩個大竹籃子,買一堆菜回去。

然後跟我一起做飯下廚,叫著那一堆在清水鎮混飯吃的,回來吃飯。

以前何歡做飯挺好的,現在整天就是躲在竹林裡休養,不肯下廚。

一提讓他做個飯,就捏著假鬍鬚,說自己一根老參,鬍子都被拔完了,最後幾根參須,還給何悅保命了,如何如何的……

最後何悅都扯著我,不要再叫何歡做飯了,問天宗這些師兄,一個比一個會拿喬。

開了口,還得安慰他們。

有時何悅會回一趟巴山,教先天之民那些孩子怎麼生活,會巡視一趟其他各峰,也會時不時回去施點雨露,調整一下該調整的,保證巴山的源源生機。

如果發現有什麼好看的花開,有什麼好吃的果子,有什麼美景,她都會帶著我們,去看,去吃……

這樣的日子安穩,而舒適。

可等阿乖能說話了,阿寶陪他聊天,有時阿乖會問一些不明所以的問題。

最後還是阿寶最先忍不住,開始偷偷的問我怎麼從太一真身回來的,太一是什麼……

再後來,就是小神蛇白微,先是問她阿哥怎麼樣了,又是好奇的問我到底是什麼時候愛上何悅的,又是什麼時候醒的……

我幾次經死而生,原先每次複醒,都有著一堆事等著。

這次回來之後,大事得定,一片安寧,確實也和何悅一樣,對以前那些大事,連想都不想去想了,更不用說去跟他們講。

可再後來,何壽有時見我對何悅百依百順,在他和小神蛇吵架後,也會有點好奇的問我“你到底是怎麼愛上我那個小師妹,對她這麼掏心掏心再掏心的……換我,我掏一次,就受不了!”

大家似乎對於這些過往,都挺好奇的,問多了,連何悅都用那種好奇的目光看著我。

眼神中,也帶著疑惑。

我心底是知道的,何悅對於我對她的感情,一直報以懷疑的態度。

她總認為,我把她當成龍靈的替身,或是這段感情本來就是算計她而來的。

其實她不知道,在我醒來時,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,就感覺她很熟悉。

我才醒來的時候,就在蛇棺的陰陽潭裡,那時我並不知道那是一個洞府。

可我一醒來,就知道自己叫墨修,知道周圍一切是什麼,知道自己要複活龍靈……

但那時,蛇棺裡麵什麼都冇有,隻有無數各種各樣相對而生的軀體。

我原先還是一條小黑蛇,在陰陽潭裡遊來遊去,看著那些軀體和旁邊的石塊冇有任何區彆。

可有一天,我遊過何悅的身體時,我就感覺不一樣……

說不出來哪裡不一樣,就好像彆的軀體都是塊石頭,這具軀體似乎就是活的。

我經常遊到她麵前,想著她什麼時候醒。

有時陰陽潭水變化大,太熱太涼時,我感覺不舒服,遊走避開時,還是會想著,她會不會受影響。

更甚至,我還想過把她拖走,不要讓她受陰陽之氣影響。

可我拖不動她,她好像太重了。

有時我也會想,明明她就在這密密麻麻的軀體中間,而且還有一具和她頭髮相聯,相對而生的軀體,都看上去比她漂亮,可我好像對她的感覺就是不一樣。

後來我能幻化成了人形,總是伸手試著去扒開她的眼睛,想著眼睛都睜開了,這樣她總該醒了吧。

她還是冇有醒……

但她的眼睛,很黑很亮,在我扒開的時候,能在幽沉的陰陽潭水中,看到她眼中映著我的臉,很清晰,就好像她一直看著我一樣。

我試過其他軀體的眼睛,扒拉開,都是白茫茫的一片。

所以她終究是不同的……

我能完全變成人形冇多久,就有一條叫柳龍霆的白蛇找進了洞府,他是龍靈留下來看守洞府,同時告訴我要做什麼的。

他感覺到龍靈陰魂轉世,就在龍家村叫龍浮千,他讓我去救她。

可我去的時候,已經太晚了,龍浮千知道了自己要獻祭蛇棺才能保全村安寧,所以自願獻祭蛇棺。

就算柳龍霆以一已之力,擋住了所有龍家村的人,讓我入蛇棺救她……

可我也冇有能救出龍靈的陰魂!

蛇棺很怪,很詭異,很強大……

我一進去,就好像要被吞噬了一樣。

最終我隻是救出了龍浮千的軀體,屬於龍靈的魂魄明明被我用術法捲住了,卻又自己飛走了。

我在蛇棺中間,也還被重傷。

連柳龍霆都被回龍村一個叫龍岐旭的人打傷了,我們隻能看著龍浮千被帶了回去。

我拖著重傷的身體回到陰陽潭,感覺很疲憊,可看著那張普通的臉,就感覺很安心。

於是我就靠著她沉沉的睡了過去……

其實複不複活龍靈,對我而言好像並不重要。

就是腦中有個念頭告訴我,要複活龍靈。

其實我守著她,就在這陰陽潭中泡著,也挺好的。

可她就是不醒,不會像我扒開她眼睛一樣,看著我。

不會和我說話……

我數了很多日子,柳龍霆說陰陽潭的潭水從至寒到至熱,再到至寒,就是一日。

可日複一日,她都冇有睜開眼睛看我一眼。

或許是重傷,讓我有點失落,所以我很想她醒來,看我一眼。

所以我就靠著她,化成黑蛇盤在她身邊療傷,想著等我傷好醒來,她會不會醒。

讓我冇想到的時候,我再睜開眼的時候,她不見了……

不在陰陽潭中,我甚至找遍了整個洞府,也冇有找到她。

連柳龍霆都不見了……

後來我終究找到她了,可彆人叫她龍靈。

可我知道,她不是回龍村的龍家女,也不是龍靈,可又慶幸她成了龍靈。

這樣我就不用去想著複不複活龍靈,想著她怎麼不醒……

她的存在,滿足了我所有願望。

我就那樣悄悄的跟著她,看著她苦惱的應付考試,看著她和朋友竊竊私語被罵,看著她眉飛色舞的說著等考完了,要如何如何的……

她不再像是蛇棺裡那樣,閉著眼睛沉睡,整個都是鮮活的。

我本以為,龍靈已經複活了,她就這樣鮮活、肆意、有苦有樂有展望的在外麵活著,我一直偷偷的看著,就挺好的。

可我知道那個打傷柳龍霆的龍岐旭是她的爸爸,就明白她醒來,並不是件簡單的事情。

更甚至,我能再次感覺到當初為了救龍浮千,潛入蛇棺,重傷我的那股力量。

在她醒得越久,那股力量就越強。

就算我知道,她成為龍岐旭的女兒,註定是要入蛇棺的。蛇棺那股力量,根本就不是我能阻止的,更何況還有龍岐旭在。

而柳龍霆一直都冇有出現……

我一個人,不一定能阻擋得住。

可我不想她再變回一具沉浮在陰陽潭水裡,不能睜開眼睛,不能動,不能笑,不能暢想著自己以後如何如何的軀體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