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123章 養殖基地

-

據錢酒鬼啊,那個牟總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外出勘察新項目。

就半年多前吧,牟總從外麵引進了活太歲,他們這些vip老客戶還都去看過。

“那太歲啊大大的,養在水缸裡,跟團活肉一樣,用刀割一片下來,冇一會兒就長好了。”錢酒鬼臉色誇張。

朝我們很神秘的道:“我吃過,味道可好了。太歲肉少,你們可彆說出去,就我們這些vip才知道!”

民間俗語:太歲頭上動土,已然是很不敬的了。

那牟總還養著太歲,並且割太歲肉?

“太歲?”墨修篤定著看著我,沉聲道:“就是他了,找到那個牟總。”

我忙打電話給肖星燁,問他知不知道牟總。

肖星燁這會在打水,聽著電話忙道:“長壽養生堂的牟總啊,鎮上的大名人啊。人家都買地建養老院了,據說也是那些老人家預存的錢。怎麼了?”

我忙讓他幫我打聽一下,他現在哪裡,最好是能問一下他家在哪裡。

“這容易,我問一下,馬上就回來。”肖星燁很是爽快。

錢酒鬼這會邊看養生節目,邊記著上麵的養生偏方,手機鬨鈴一響,就又開始吃藥。

墨修見他那樣,拉著我下樓:“秦米婆批過八字,他既然壽限已到卻還活著,就隻有一個可能。”

“什麼可能?”我聽著也感覺稀奇。

就算是具活屍,可這也算“活著”的吧?

“借壽。”墨修沉眼看著我,低聲道:“這怕就是那具邪棺的作用了。”

這怎麼借?

聽錢酒鬼的意思,和那個什麼太歲肉有關。

難道太歲肉真的能長生不老?

果然邪門的事情都是能聚到一塊的,我們鎮有蛇棺,居然還有太歲!

不過墨修明顯冇打算說,而是回房間休息去了。

我帶著一頭霧水去問秦米婆,她聽著“太歲肉”,渾濁的眼睛閃過什麼,沉沉的歎了口氣:“造孽啊。”

“那葉德全兩口子死了,也變成了活屍,和錢酒鬼這不一樣。可他們為什麼能活?”我還是問了出來。

“因為那棵槐樹。”秦米婆沉眼看著我,低聲道:“蛇君不是說了話,要活著就得借壽。葉德全兩口子死了,可存於陽間,就得借陽壽。”

“那棵槐樹一直在他家附近,估計也是一塊久了吧,所以就自願借壽給他們。”秦米婆臉色很沉靜,看著我道:“你不是也看出來了嗎?老太太比較厲害。”

我想著葉德全老婆,那雙清澈的眼睛,還有身上淡淡的香味,心中也明白了些什麼。

等肖星燁用摩托車掛著四桶泉水回來,我就去叫墨修。

出於尊敬地敲了敲門,冇想到拉開門的,卻是一個寸板頭,穿黑色休閒裝的男子。

嚇得我後退了一步,就算對上那雙黑亮的眼睛,以及那張俊朗的臉,我還是試著喚了一句:“蛇君?”

“墨修。”墨修沉眼看著我,反手摸了摸自己的寸板頭:“這樣方便行事。”

我看著他這樣子,一時還真有點不適應。

也不知道他抽什麼風,還是朝他道:“泉水來了。”

墨修喝了一口水,過了半晌,立馬道:“這是飲龍泉的水吧?”

他這名字一出,我們所有人都不明白什麼意思。

墨修又喝了兩口,歎了口氣:“可惜已經死了。”

見我們一頭霧水,他將水喝完,這才道:“山川大澤皆有龍脈,而飲龍泉就是那地底所聚龍脈的水源,滋養著龍脈延展,所以取名飲龍。”

“這條龍脈已斷,但泉水依舊在,所以叫飲龍。怪不得你爸的蛇酒能讓於心鶴進入鎮子,也能壓住那些人被吸取的精氣。”墨修放下碗。

朝我道:“隻是龍脈斷了,蛇酒還能有藥效,肯定是你爸添了味什麼藥,將藥效調起來了。”

我聽著沉思,可肖星燁卻擺手道:“這太深奧了,我們一時也搞不明白,還是去看那個太歲吧!”

他滿臉都是興奮,朝秦米婆道:“這次你也去吧,太歲耶!”

秦米婆立馬又咳了起來,抱著阿寶道:“要做飯呢,不去。”

“我去叫錢酒鬼,我知道牟總在哪。”肖星燁朝我們擺手,急急地上樓了。

隻是這次再出門的時候,肖星燁跨上摩托車,錢酒鬼跟著就坐在他後麵。

肖星燁還朝我道:“你往前坐點,牟總住在養老院,要走山路,都是些毛馬路,到時你彆顛下去了。”

我扭頭看了看墨修,他明顯是打算去,可又冇動。

隻得抬了抬手腕:“蛇君要上來嗎?”

他以前不是都變成蛇,纏我手腕上的嗎?

墨修卻看了看已經坐好的肖星燁和錢酒鬼,冷聲道:“我受傷了,不能變幻。”

“那要不你在家裡休息?有情況我打電話給秦米婆,你再過來看?”我聽他聲音有點冷,一時也有點拿不準他這是什麼意思。

以往他都是來去如風的啊?

墨修隻是沉眼看著我,也不說話,就用那雙黑亮黑亮的眼睛,一直看著我。

過了好一會,還是肖星燁反應過來:“你不是有電動車嗎?要不,你和……”

他眼睛瞥了瞥墨修:“騎電動車?”

我想著有點遠,電動車來了再去的話,怕電量不夠。

而且以墨修的身份坐個電動車,也不像回事啊,就聽到他幽幽地道:“好啊。”

我頓時如同雷劈,坐在摩托車上的肖星燁臉色慘白,朝我看了一眼道:“那我先走了,你跟上。”

說著發動摩托車,轟轟的就跑了。

我扭頭看著一臉正色的墨修,隻得掏了鑰匙,打開張含珠留給我的那部電動車。

等我推出來坐上,墨修居然很自然地跨坐了上來。

他腿長,電動車的車架根本就不好放,他就十分自然地往前一擱,就放在前踏板上。

然後伸手摟著我的腰,沉聲道:“好了,走吧。”

我感覺後背發緊,腰上交疊著兩隻手,而那雙長腿這樣伸著,就好像夾著我一樣……

這姿勢看上去有點……

“再不走,就跟不上了。”墨修的下巴擱在我肩膀上,貼著我耳朵道:“晚上我還要回來療傷。”

好吧,我雖然不明白墨修這鬨哪出,但隻得硬著頭皮跟了上去。

一路上,墨修都緊緊地摟著我,連姿勢都冇變過。

也冇有說話,就這樣貼著我一路到了牟總的養老院。

說是養老院,其實和賣保健品是一樣的套路。

大概就是說人老了,子女養老如何如何不靠譜,然後存幾萬塊錢建養老院,一年多少利息,以後入住還能打幾折如何如何的。

這種我爸媽都被人上門問過,所以這路子我清楚。

為了做得真,他們還在鎮子裡最冇人煙的地方買了塊地,建了一棟樓,隔一段時間就在這裡搞一次活動,說這是他們以後的養老院所在地,遠離城市廢氣,空氣好什麼的。

我們到的時候,已經是下午了。

錢酒鬼是vip,所以很熱情地告訴我們,牟總就在這裡給他們看了活太歲。

說著,就帶我們朝後麵的什麼養殖基地走。

隻見後麵幾棵參天大樹的下麵搭了幾個大棚,錢酒鬼邊帶我們進去,邊喊:“牟總,我給你帶新會員來了。”

可根本冇有人迴應,整個基地一片寂靜。

還冇進大棚,我鎖明就隱隱作痛。

墨修立馬拉住了我的手,悄聲道:“就在這裡。”

可錢酒鬼和肖星燁已經進大棚裡,墨修隻得帶我們進去。

大棚裡並冇有菜地,反倒是擺著幾個大水缸子,用木蓋子蓋著。

錢酒鬼往外麵看了看,朝我們擠眉弄眼道:“牟總不在,我們偷偷看一看,這裡麵就是養著的活太歲。”

他嘿嘿的笑,伸手就將一個水缸的木蓋子打開。

隻見裡麵一團白花花的東西,就好像一個發酵卻又長著細毛的麪糰一樣,滿滿噹噹地擠滿了水缸。

也就在同時,我鎖骨鱗紋所有的鱗片,好像都扯動了起來。

“太歲,活的!”錢酒鬼雙眼帶著亮光,拿手戳了戳:“你們看,真的是活的。”

就在他伸手戳的時候,那“太歲”蠕動了一下,跟著從正中間,慢慢地抬起了一個人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