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t小說 >  棺中詭事 >   第11章 升龍之棺

-

村頭進山的路很平穩,我雙手雖被綁,走路有點不穩,但還是朝前走著。

冇走多遠,那聲音的來處就變斜了,我一腳就踩到了灌木叢裡。

有什麼紮穿了褲子,我痛得倒吸著氣,可腳依舊不受控製的蹚著灌木叢朝那個呼喚聲走去。

身上不時的被樹什麼的刮到,渾身都火辣辣的痛,可我怎麼也停不下來。

不知道走了多久,久到我明顯感覺到太陽慢慢變得火熱,又慢慢地變得溫和。

那聲音好像越來越近,我身上也越來越熱。

昨晚那種剛中蛇淫毒的感覺又湧上來了,這次更慘,似乎渾身都在發燙,又好像哪哪都癢。

我渾身是汗,雙腿發軟,顛顛撞撞往前走。

漸漸的,耳邊除了那個呼喚聲,好像又開始有蛇吐信的嘶嘶聲了。

隱約中,我腳似乎踩到了水,跟著一個踉蹌就摔倒了。

戴著的眼罩被什麼勾了一下,直接被扯開了。

我這才發現,自己似乎到了一個廢棄的墳坑裡。

隻不過這墳坑底下長滿了齊腰深的草,明顯挖了很久了。

無數的蛇趴在墳坑邊上,層層疊疊的,半昂著蛇頭,朝我嘶嘶地吐著信。

有一條蛇的蛇尾上,還勾著我掉的那個眼罩。

我突然看到這麼多蛇,嚇得渾身發抖,卻不敢亂動。

不說彆的,這麼多蛇,隻是直接撲下來,就可以將這個墳坑給填了,把我活埋,更不用說這些蛇還會咬人,部分蛇還有劇毒。

我重重的喘息著,確定這些蛇,隻是盯著我吐信後,我這才緩緩地將被綁的手腕抬起來。

堂伯可能當真隻想著把我埋蛇棺裡,所以綁手腕的繩子並冇有打成死結,我用嘴慢慢咬著繩結。

同時緩緩地跪坐起來,墳坑一般都是半個人深,跪著直起身的話,是可以看到外麵的情況的。

那些蛇隨著我動作,也慢慢地昂著蛇頭,但依舊冇有直接衝進來。

看好外麵的情況,確定好逃跑路線後,我也將繩子咬開了。

我活動了下手腕,動作極其緩慢地將揣牛仔褲口袋的玻璃瓶拿出來。

那些蛇見到那個玻璃瓶,立馬朝我嘶嘶的吐信,露出了毒牙。

我手飛快地將玻璃罐子打開,對著四週一揚。

趁著玻璃瓶裡的藥粉灑開,我忙扯過脖子上紮著的衣服包著手,朝墳坑邊上一撐,用衣服隔著蛇,翻身就跳了出去。

玻璃瓶裡是我從家裡拿地驅蛇藥粉,我爸收蛇泡酒,也會找人家要驅蛇藥粉,平時店裡也賣這個。

昨天一整天遇到蛇的事情,讓我不得不注意,在揹包裡揣了幾瓶,還不放心,又特意在牛仔褲口袋一邊揣了一瓶。

我爸也說過,如果碰到蛇實在害怕的話,就脫了衣服朝蛇丟過去,蛇牙是彎的,穿不透衣服的,隻要不被注射到毒液,就不會有生命危險。

我手摁在那件衣服上,翻身飛快地朝外麵跑。

這個時候,我突然感謝高考前的體能測試了。

用儘所有潛能,我一路飛奔,也顧不得什麼灌木叢和荊棘了,無論是什麼,都直接衝過去。

可冇跑多遠,我就感覺雙腿被什麼絆住,跟著重重的栽倒在地,臉被荊棘劃了一道,火辣辣的痛,溫熱的血液順著臉頰流了下來。

我從地上爬起來,就見一條有我小腿粗大蛇盤在我身邊。

那條蛇又大又長,蛇身幾乎將我全部圈住。

也就在這時,四周的樹上慢慢地倒垂下來了蛇,灌木叢裡也有蛇慢慢地湧了出來,朝我嘶嘶地叫著。

“龍靈……龍靈……”

墳坑裡那個呼喚的聲音又開始響起來。

聽到聲音,我雙腳又不由自主地朝那邊走去。

從我站著的地方,到墳蛇邊,無數的蛇盤在兩側,如同“夾道歡迎”一般。

再次站到墳坑邊,我的腳好像自己就要往裡麵跳,那些蛇也不停地在我腳邊嘶吼,逼著我跳進墳坑。

我雙腿軟得厲害,努力沉著氣,扭頭看向了逃跑的另一個方向。

眼看著那條大蛇嘶吼一聲,蛇尾就朝我甩來,我側身避開,直接掏出了僅剩的一瓶驅蛇粉,對著那條蛇灑了過去,跟著轉身就朝另一邊山上跑。

可惜我爸冇教我,蛇是上坡跑得快,還是下坡跑得快。

剛纔我本能地往下坡跑,被攔住了,現在就隻能往山上跑。

可剛跑出墳坑冇多遠,我就聽到有什麼“轟”的一聲響。

緊接著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炮仗放完後、硝石的味道。

這突然傳來的聲音,讓我渾身一震,跟著就見上坡的方向,出現了兩個拿著棍子的本家人。

這兩人我認識,昨天還去過奶奶家幫著抬死豬,這會兒明顯就是來攔我的。

我冇想到自己藉著驅蛇粉,跑出了蛇嘴,又被人攔住了去路。

身後儘是蛇嘶吼的叫聲,以及唆唆的遊動聲。

我往後看了一眼,就見堂伯帶著幾個本家的人,一人一手拎了一個大袋子,從裡麵不停地掏那種很大的震天響炮仗。

那炮仗威力很大,扔進水裡,都能將好幾斤的大魚炸暈浮起來。

堂伯和那四個本家,不停點著炮仗,點燃後就朝那墳坑邊上扔。

除了那些單個的大炮仗,堂伯他們還準備了不少鞭炮,整掛整掛地往這邊扔。

轟隆的炮仗聲,夾著濃重的硝石味道,不一會就將所有的蛇給驅開了。

堂伯站在墳坑邊,朝我招手:“龍靈過來,給你看一下什麼叫蛇棺。”

“彆過去。”耳邊突然傳來墨修的聲音。

隻不過他聲音依舊微弱,想來可能是被那些炮仗給震醒的。

“快跑。”

我想跑,但我爸媽還不知道堂伯關在哪裡,如今生死未明。

於是,我隻能停住腳步,看向堂伯:

“既然找到蛇棺了,你們自己挖出來,想怎麼樣就怎麼樣,放了我爸媽,我們走得遠遠的。”

堂伯嗬嗬地笑,朝兩個本家人揮了揮手,看著我道:“龍靈,我也冇想到蛇棺還在這裡,這就是當年遷墳開挖的地方。”

我就說那個墳坑明顯廢棄很久了,原本還是十八年前的。

那兩個拿棍子的本家走到我身邊,掏出手機遞給我。

這次上麵卻不是我爸媽的視頻了,而是張含珠。

“你是不是想著張道士會來救你?”堂伯站在墳坑冷笑,“你確實挺聰明的,知道這些事說給彆人聽可能不信,就算信,也不一定有辦法救你,還知道去找張道士。”

視頻裡,張含珠被關在一個籠子裡,旁邊還有好幾個籠子,裡麵全是毒蛇。

我知道,這個視頻的出現,意味著張道士再不會來了。

伸手撫了撫手腕上的黑蛇玉鐲,我慢慢地走過去:“還要我做什麼?”

堂伯指著那個墳坑,命令道:“你躺進去。”

我有些詫異,但還是說道:“那你先放了我爸媽和張含珠。”

“龍靈,我跟你說過,蛇棺不是一具棺材,也不是一條蛇。”

堂伯目光暗沉沉的,抽出煙盒拿出根菸來,可剛一點燃,煙就熄了。

見狀,我心下大安,知道墨修在,於是隻開口問道:“為什麼是這裡?”

堂伯似乎已經篤定我跑不掉,有些奇怪地看著熄滅的煙,又點了一次:

“你被吸引到這裡,就證明蛇棺還在這裡,當年遷墳冇將你埋進去,所以遷墳冇有成功,蛇棺也冇有移走。”

“你不是中了蛇淫毒了嗎?隻要你躺進去,那條屍蛇,就會來找你,蛇棺就會出現。”

說到這裡,堂伯臉上終於冇了之前的陰沉,反而露出一種讓人懼怕的狂熱來。

“那具蛇棺都能讓一條屍蛇這麼厲害了,你說如果人躺進去,會怎麼樣?那本來就是龍家先祖給自己準備的升龍棺,憑什麼讓一條蛇享受!”-